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弄巧成拙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137 2021.08.17 23:56

  梦颜汐走到展离面前,蹲下身说道。

  “只要你帮我们一同扳倒司马溯,你们二人的事我们定不说,而且会让你们双宿双飞”。

  “你……你们打算如何扳倒他?”。展离低声说道。

  花子墨拿出一张纸笔,放在桌上,轻描淡写的说道。

  “简单,将司马溯暗地里干的所有勾当一一写上面即可”。

  展离望着桌上的纸笔,喉结上下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眼神中透露着恐惧,便扶住凳子站了起来。

  “好,我写,只要你们放过我们就行”。

  他疼痛的拖着受伤的腿子慢步移动桌前,右手抖动着拿起笔,看了看梦颜汐和花子墨一眼,低下头正要写时,立即将桌子掀翻,迅速的捡起地上剑,跑到芸娘床前,将剑架在她脖间,转过头对梦颜汐和花子墨冷道。

  “哼……想让我背叛老爷你们休想,我现在命你们立马放了我,不然我就杀了她?”。

  “展离,你……你要杀我?”。芸娘难以置信的说道。

  “喂……你是不是男人,拿自己的女人来威胁我们?”。梦颜汐恼道。

  花子墨双手抱胸,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感慨道:

  “哎呀,这世间的负心汉真是比比皆是啊,刚才二人还在你侬我侬,如鱼似水,这时便要杀她,薄情呐薄情”。

  “你给我住嘴,快将你脸上的蒙面摘了,让我知道你到底是谁?”。展离举着手里的剑微微颤抖,急道。

  “啊……”。

  芸娘一把抓住展离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他慌张中将剑一挥,锋利的剑朝芸娘脖间一扫而过,血喷涌而出,溅在他的脸上,花子墨和梦颜汐瞠目结舌的望着床上死去的芸娘,花子墨垂下手握紧她的手,小声说道:

  “别怕……”。

  展离仍下剑,将芸娘抱在怀中,哭喊道:

  “芸娘,芸娘,我不是故意要杀你的”。

  “展……展郎,我……我不恨你”。芸娘说完便倒在他的怀中。

  “芸娘,芸娘,你醒醒啊,我还要带你远走高飞的啊”。

  哭声惊动了周围的人,所有人冲了进来,其中一个丫鬟惊吼道:

  “啊……啊……来人呐,死人了,死人了……”。

  花子墨拉着梦颜汐的手打算跑出房内,被几个家丁拦住,质问道:

  “你们为何出现在这里?”。

  “你们快抓住他们两个,是他们杀了芸娘”。展离捡起剑向他们冲了过来。

  梦颜汐朝门口家丁向后踹了几脚,推开他们急忙抓住花子墨向外跑去,展里举着剑追了过去,所有丫鬟家丁也跟在身后抓其二人,就这样他们拼命的朝前跑,身后追赶的人越来越多,闹的司马府声势浩大。

  司马溯带着陆辰逸刚进府内,见所有家仆手中握着家伙不知在追谁,还以为是府内闹了贼,大声呵斥道:

  “你们在干什么?”。

  见一丫鬟急忙跪在他面前,低头哭道:

  “老爷十六姨娘在屋内被人杀了”。

  陆辰逸被人扶在一旁,听司马溯的妾室被人杀害,挑了挑眉,便站在一旁静观默察。

  “竟敢在老夫府内杀人,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是何人所为?”。司马溯怒目圆睁的大吼道。

  “老爷,那两人还在府内,展护卫正在抓二人”。

  “立马给老夫抓住,一定要将他们五马分尸”。

  “是,老爷”。

  司马溯转过头对身后的人说道:

  “还不赶快扶陆大人回房,再去请宫中御医来,为陆大人疗伤”。

  “是老爷,属下这就去请御医”。

  “司马大人,不必兴师动众,这点皮外伤过几日便好,眼下还是抓人要紧”。陆辰逸说道。

  “抓人虽紧,但也不能怠慢了陆大人你呐,你且回房好生休息吧”。

  陆辰逸便不再推辞,被他们扶着朝房间走去。

  后院

  正当梦颜汐和花子墨拐过一处院中时,被一带面纱的女人急忙将二人带入自己房间,随后将房门紧锁。

  “你是谁?为何救我们?”。花子墨问道。

  梦颜汐仔细盯着眼前带红色面纱的女子,她从头到脚一袭红衣,额头的花钿以及银铃圈住腰身,格外夺目,她的打扮不像中原女子的打扮,倒是像异国之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别有一番风味,被她所深深吸引。

  “我叫花影,是司马溯的第十四位妾室,是西域人”。

  “真好听,如你人一样花容月貌啊”。梦颜汐说道。

  花子墨附在她耳边小声说道:

  “我觉得还是你好看”。

  梦颜汐瞪了一眼,继续问道:

  “你长的这么好看,怎么甘愿当别人的妾呢?真是可惜啊”。

  “我是当礼物送来的,并非心甘情愿”。花影眼神中充满了哀怨。

  梦颜汐摇了摇头,对她心生怜悯,上前握住她的手说道:

  “你放心,司马溯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到那时候你就自由了”。

  “这该死的同情心又开始了”。花子墨喃喃自语道。

  “我知道你们两个是好人,我在暗中观察了你们几日,你们并非是府内的家丁,而是寻找司马溯的罪证对不对?”。花影说道。

  花子墨眉头一皱,将梦颜汐一把拽了过来。

  “你误会了,我们就是府内新来的家丁”。

  花影走到床边,抱起一个小盒子,放在桌上,将其打开,拿出厚厚的一叠纸递给他们。

  “我和你们一样都恨不得将司马溯置于死地,我来这里已有半年,暗中也偷偷搜集了他许多证据,这里有详细的记载”。

  梦颜汐又惊有喜,立即双手接住她手里的纸,与花子墨各分了一半,便低头看起。

  确实如花影所说里面的确详细记载了他多年所犯的罪证,如何陷害忠良于不义、贪赃枉法、结党营私排除异己,视人命为草菅,死在他手里的无辜人命数不胜数。

  梦颜汐看后不禁大骂道:

  “他奶奶的,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竟没有人敢出来揭发,那当今皇上也岂不是昏晕无道?”。

  花子墨急忙捂住她的嘴。

  “你小声点,不管皇上如何,与我们也没有丝毫关系,眼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个老贼绳之以法,为民除害”。

  “你们莫着急,我还知道他的金库藏在何地,只要将他的金库盗走,必定让他大伤元气,那可是他一辈子的心血,看的比他的命还重”。花影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