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自食其力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131 2021.09.04 23:55

  陆辰逸的双目经过阿福多日医治,已渐渐复明,再调养半月便会彻底恢复,但他打算继续装失明,由此引蛇出洞。

  阿福将每日服用的药交于秦风并嘱咐道:

  “一定要让陆大人按时服用,还有这瓶药是外敷,在水中滴入少许,将脸巾放入水中浸泡一会,便敷在陆大人双目,切记水温不可太凉亦不可烫,适中方可”。

  “嗯,我记住了”。

  “陆大人,您且好好养伤,我该回宫了,得向皇上禀告您的双目已逐渐恢复”。

  陆辰逸点了点头。

  秦风送阿福出去后,陆辰逸慢步走出屋外,望着周围景色时,双眼还是有些模糊,便回想起与梦颜汐在这儿朝夕相处的点点滴滴,喂他吃饭、喝药、每日在他耳边喋喋不休,想尽办法让他开心,想到这儿他嘴角微微上扬。

  “大人,您怎么出来了,阿福说了还不能让您的双眼受刺激,外面日头这么烈,我还是扶您快进去”。秦风扶着他急忙朝屋内走去。

  “秦风,回镇抚司”。陆辰逸眼神坚定的说道。

  秦风满脸担忧的望向他,但又不敢制止。

  “是,大人”。

  街上

  梦颜汐在京城找了不少酒楼去当账房先生,都以她太年轻无经验为由拒绝,因对于他们来说账房先生必是自己的亲信,是不会招外人。

  她一脸沮丧的走在街上,身旁的青鸾挎着一篮梅花糕安慰道:

  “小姐,你莫气馁,他们不要你,那是他们眼拙,没福气,况且还有我做的梅花糕嘛,说不定吃的人会很多,照样可以挣很多银子”。

  “那就只能看看你这边如何了”。

  “小姐,那我们打算开始在哪卖这些梅花糕呢?总不能挎着篮子卖,这样不太好吧”。

  她突然停下脚步,朝两侧的小摊瞧了瞧,这下难住了她,正当一筹莫展时,她向远处的汤饺摊看去,眼睛一转,满脸笑容的拉着青鸾向饺子摊方向跑去。

  “阿婆,你可认得我?”。

  陈阿婆疑惑的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想起,便露出慈祥的笑容。

  “你是花公子的朋友,上次和花公子一起来我这边吃汤饺,我自然记得”。

  “阿婆记起来就好”。

  梦颜汐一脸难为情的继续说道:

  “阿婆,我看你总是一个人在这里卖汤饺,怕你忙不过来,要不我给你打下手可好?”。

  “这……这万万不行呐,你是花公子的朋友,他待我有恩,能可使唤他的朋友呢,而我又是小本买卖,也雇不起人呐”。

  “阿婆,是他特意让我过来帮你,见你毕竟年事已高,腿脚又不利索,身边也没个人照顾,所以让我为你分担一二,至于月钱……你看着给便是”。

  陈阿婆听后顿时热泪盈眶,她卖汤饺已有半辈子,除了有一个不争气的儿子,便无依无靠,难得有人心疼她这老婆子。

  “花公子他真是大好人呐,他的恩情是我无法报答”。

  “若你不嫌弃,便来这里帮忙,月钱我陈阿婆不会亏待于你”。

  梦颜汐激动的握住陈阿婆的手,欣喜若狂的说道:

  “阿婆,你也是大好人呐,你今后叫我景轩便是,还有阿婆,咱们也可以在这里卖梅花糕,这可是江南的特色,入口甜而不腻,定会有人喜欢吃”。

  “好,一切听你的便是”。陈阿婆笑道。

  “青鸾,快将梅花糕拿出来,摆在上面”。

  梦颜汐取出一块梅花糕放入陈阿婆嘴中,笑盈盈的说道:

  “阿婆,你尝尝,好不好吃呢?”。

  “味道确实不错,软松可口,日后我陈阿婆有你们两个作伴,生活倒有点滋味咯”。

  梦颜汐和青鸾相互对视后,便开心的手舞足蹈。

  “阿婆,我的汤饺好了没?”。一旁客人喊道。

  “来了,来了,这就来了”。

  梦颜汐立即将汤饺放入食案中,笑容满脸的朝男子端去。

  镇抚司

  秦风抚陆辰逸刚到门口,门口的锦衣卫立马跑上去。

  “大人,您终于回来了,让我们好担心”。

  “大人双眼失明,快扶大人进去”。秦风催促道。

  “大人,是谁伤了您?我们为您报仇”。

  “梦景轩呢?”。陆辰逸问道。

  “我们这几日也没有见到他,兴许是看大人您不在,肯定是又跑哪喝酒去了”。

  陆辰逸顿时脸色一黑,冷道:

  “这些时日镇抚司可有什么事发生?”。

  “前几日上官大人来找过大人,便再无其他事”。

  他冷笑了一声,对秦风说道。

  “扶我进去”。

  “是,大人”。

  院内

  沈慕清黯然销魂的从房内走出,抬眼看到陆辰逸站在院中,她顿时潸然泪下的奔向陆辰逸,扑在他怀中,心疼的说道:

  “辰逸,你去哪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好担心你,我好怕你会出事,若真有什么万一,我该怎么办”。

  秦风心如刀绞的侧过脸,他不愿看到这一幕,只好默默忍受。

  陆辰逸一脸冷漠的推开她。

  “我没事”。

  沈慕清缓缓抬起头,从袖中取出一个香囊递给他。

  “辰逸,这是我在寺庙为你求的护身符,缝制在香囊里,可挂在腰间,它可以保佑你”。

  “这个图案,你可喜欢?若不喜欢,我重新为你绣”。

  “待我能看见时再说”。

  “慕清,你别难过,大人暂且失明,会慢慢好的”。秦风连忙说道。

  沈慕清一惊,手中的香囊滑落在地,颤抖的抬起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见他没有任何反应,大声哭道:

  “梦景轩告诉我们辰逸一切安好,为何突然会这样,难道他骗我们”。

  陆辰逸不耐烦的说道:

  “够了,秦风扶我回书房”。

  秦风冲沈慕清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让她别在打扰陆辰逸,便小心搀扶着他朝书房走去。

  书房

  秦风进入后,随手将门关闭,不解的问道:

  “大人,你已经能看到了,为何不让他们知道?”。

  陆辰逸坐到书案前,眉头紧蹙,盯着秦风说道:

  “你是怕慕青担心?”。

  “我……我……”。

  “秦风作为一个堂堂七尺男儿,莫让儿女私情乱了你的心思,你最为懂我,难道看不出我为何这么做?还要向你解释?”。

  秦风双手作揖,鞠着躬,慌张的说道:

  “大人,秦风知错”。

  他轻叹了一声,便眼神犀利的说道。

  “看来有人已迫不及待想确定我是否失明,那便将计就计,我今日回镇抚司,若不出我所料,他一会就到”。

  “大人,指的是上官云霄?”。

  “哼……我倒想看看他怎么演这场戏”。

  陆辰逸不屑的一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