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章 以假代真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3104 2021.08.07 23:43

  月色如醉,湖面清风荡漾,荷叶田田,杨柳依依,见身穿一袭白衣少年,在湖面上划动着小舟,悠然的漂在水面上,嘴角上扬,看似笑,亦不是在笑,手中拿着一壶酒,时不时的小抿几口,顽劣的眼神中暗藏着几许忧郁,蓦然间,无数只鸥鹭被惊起,平静的画面添了几分生动。

  “景轩,你要不要喝点”。花子墨将手里的酒壶递给她,笑道。

  梦颜汐坐在小舟上,两手托着下巴,看着湖面上的景色,虽是醉人,却无心欣赏,段婉儿的案子让她始终萦绕心中,脑海中浮现起段婉儿死在她怀中的情景,便抬眼问花子墨。

  “花子墨,何为爱?”。

  花子墨愣了一下,便放下船桨,坐到梦颜汐身旁,朝她笑了笑。

  “大概就是“入目无别人,满眼皆是你”,她难过时,你会心痛不已,她开心时,你便和她一起开心,若她有什么危险,你会恨不得替她去遭受一切,反之就是不容她受到任何伤害”。

  梦颜汐听的一脸茫然,对这男女之情她一概不知,脑海中除了想尽办法如何留在镇抚司,再无其他,便好奇的望着他。

  “哎哟,看不出你还是过来人啊,你是不是对妙珠也是如此?”。

  花子墨极力反驳。

  “我经常出入青楼,这些男女之事自然知晓的多,至于妙珠她顶多算是我的红颜知己”。

  花子墨向后一仰,轻叹了一声,摇着头继续道:

  “我这辈子才不要碰这鬼玩意,一个人逍遥自在多好,干嘛要碰儿女之情,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嘛”。

  “对了景轩,那你会喜欢怎样的一个人?”。

  梦颜汐身子倾斜,撩动了几下湖水,深思了一会说道:

  “若有朝一日能让我动心的,定是一个懂我之人,他会懂我的如鲠在喉,不言而喻”。

  “哈哈哈,你这小子心思好细腻啊,和姑娘家一样”。花子墨立即起身笑道。

  梦颜汐白了他一眼,伸手揪住他的耳朵,没好气的说道:

  “你再拿我和姑娘相比,我就将你的耳朵拧下来”。

  “哎呀,疼疼疼……你快放开我”。花子墨倾斜着头,叫唤道。

  “我和你不在这儿闲扯了。

  梦颜汐松开手,着急的问道。

  你不是要带我去抓花间道嘛?到底什么时候啊,你一会让我在青楼等,一会又大闹司马府,你是不是在戏耍我啊”。

  “哎呀,明日我定会将他送到你面前”。花子墨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总是这样,都一个月了,你能不能正经点啊”。

  梦颜汐气恼的站了起来,小舟一下子摇晃厉害,失去了平衡,花子墨眼疾手快的抓住她,不了二人一同掉入湖里。

  “救命呐……”。

  梦颜汐在水里使劲扑腾,见一只手在她腰间环绕住,立即抱起她从水里一冲而上,蜻蜓点水般的轻功踩在荷叶上,很快落入地面。

  两人浑身湿了个透,花子墨依旧紧紧将她揽在怀里,咧着嘴笑道:

  “是不是吓坏了?”。

  梦颜汐急忙推开他,转过身双手抱胸,因湖上较凉,冷的她不停打颤。

  花子墨上下打量着她,浑身湿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近乎透明,甚至隐隐能看到她妙曼的身姿和胸脯轮廓,疑惑的说道:

  “咦……景轩,这么一咋眼看你较小的身躯,倒与女子很是相似啊?”。

  梦颜汐侧过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便迅速的向前跑去并大声喊道:

  “我要回家了,别跟着我”。

  花子墨正要赶忙上前去追她,却被她的一句话制止住,停下了脚步,对着她的背影喊道:

  “你住哪啊?我明日该如何找你?。

  “上官府……”。

  梦颜汐说完,朝另一条街跑去,已不见她的身影。

  花子墨停在原地,脑海中有一个奇怪的猜测生出,但又不好断定,便朝城外的方向走去。

  大街上

  梦颜汐一门心思的赶往上官府,未注意来往的行人、马车……

  “哎哟……这谁啊,没长眼啊?”。

  她骂骂咧咧抬起眼,见一副冷峻的面孔正盯着她看,原本浑身发颤的身子,又生了一股寒意,她立即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抱胸,不由的垂下头,小声说道:

  “陆大人啊,好巧……”。

  陆辰逸见她从头到脚的水珠不断滴落在地,像是刚从水盆里钻出来似的,嫌弃道。

  “你又跑哪胡闹去了?”。

  “这……这不是不小心掉进湖里了”。梦颜汐哆嗦的说道。

  “梦景轩,为何每次见你,你都给本官带来不同的惊诧?你除了瞎混,闯祸,还会什么?”。

  “给陆大人添了不少麻烦,实属抱歉”。

  自挨了二十大板后,她现在对陆辰逸充满了畏惧和胆怯,不敢再正面和他顶撞,毕竟在他的屋檐下生存,不得不低头。

  陆辰逸不屑的看了她一眼,直径从她身边掠过。

  梦颜汐朝她背影做了一个鬼脸,骂道:

  “他奶奶的,你以为我愿意碰见你啊,你等着终有一日,我也要当上锦衣卫统领,到那时候起,你就滚蛋了,哼……”。

  梦颜汐说完,继续朝上官府方向跑去。

  翌日清晨

  上官府大门前

  花子墨依靠在墙上,时不时朝里面张望,转眼看着眼前的尸体,乐道:

  “这下总算帮你完成第二个任务了”。

  “少阁主,我们还要等到何时,这具尸体若一直放在这里,恐怕一会这里面的人出来,会报案啊”。

  花子墨上前将他屁股上踹了一脚,并指着他们二人嘱咐道:

  “一会我小兄弟出来,不许叫我少阁主,听见没?”。

  “是,少阁主”。

  原来花子墨命他的手下不知道从哪找了一具尸体,并且易容成他与梦颜汐初次见面时的样貌。

  另一边

  梦颜汐辗转反侧一宿,未合眼,一看天亮,便随意收拾了一番出门。

  “花子墨,你怎么在这里?”。她刚一出大门口,见花子墨站在原处,吃惊的问道。

  “哎呀,你再不出来,我就自个送去领赏了”。花子墨望着面前的尸体说道。

  梦颜汐这才看到原处有一具尸体,正被两个人抬着,便立马跑了过去,朝尸体仔细看去;

  “他是谁?”。

  “花间道啊,你不是之前放走过他嘛,你忘记了?”。

  “不对啊,你不是说他擅于易容,而且说他是一位风流倜傥的少年,怎么又是白发老人呢?”。

  “哎呀,你干嘛如此较真,不管他是以哪副面貌示人,总之都是他”。

  “他为何死了?”。梦颜汐满脸狐疑的看着眼前的尸体,问道。

  “自然是被他仇家追杀而死,我昨夜去了他的住处,本想抓个活得,谁知一进门他就死了”。

  梦颜汐点了点头,便不再做怀疑,脸色立马大变,欢喜的说道:

  “太好了,花子墨真有你的,那我们赶快将他带回镇抚司”。

  花子墨见她这几日一直垂头苦脑,今日终于见她眉头舒展,心中也莫名的开心起来。

  “一会若陆辰逸问起,你便说是你抓的,我只是协助你而已”。

  “那不行,我怎么能抢你的功劳呢”。

  花子墨拍了拍她的头。

  “笨蛋,你是镇抚司的差役,而我又不是,况且这是你的任务,你若说是我抓的,那么陆辰逸交于你的这个任务定不会作数”。

  梦颜汐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便应了下来。

  镇抚司书房

  “大人,两日后皇上就要回来了,这次得罪了司马溯,他肯定会在皇上面前告您的状”。秦风担忧的说道。

  陆辰逸坐在书案前,看着手里的书籍,冷笑了一声。

  “皇上对他早已动了杀心,岂能拿他的话当真”。

  “毕竟他是朝中元老,位高权重,即便皇上倾向您,起码要给他三分薄面,来日他的女儿当了皇后,恐怕我们树敌众多,也……”。

  陆辰逸刚要说时,便听见梦颜汐在院中大声嚷嚷。

  “陆大人,陆大人,花间道我已经抓住了,您快出来看看呐”。

  “大人,梦景轩抓到花间道了?”。秦风惊讶的说道。

  “走吧,出去看看”。

  陆辰逸刚一出房门,被梦颜汐上前急忙挽住手朝院中尸体看去。

  “陆大人,您且看……”。她揭开白布,一脸得意道。

  陆辰逸扫了一眼身旁的花子墨,邪魅一笑,煞有介事的说道。

  “哟,真让你抓住了,那他为何而死呢?”。

  “估计仇人太多,遭了暗杀”。梦颜汐一脸心虚。

  “嗯,那就这将尸体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陆辰逸转身走向书房,梦颜汐在来的路上想到陆辰逸会向自己问很多问题,都想好如何回答的,怎么就这么轻描淡写的完事了?她立即跑到他面前。

  “陆大人,这就完了?”。

  “那你以为呢?既然死了,本官怎么审问?”。

  “也是,那我这第二个任务可否过关?”。梦颜汐紧张的盯着他说道。

  陆辰逸低头一笑。

  “勉强过关……”。

  梦颜汐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激动的抓住陆辰逸的手。

  “大人,你真是大好人呐,我以为你这次会故意刁难我,我还担心了一路,竟想不到你这么爽快”。

  陆辰逸嫌弃的甩开她的手,向后背去,冷道:

  “别急着开心,还有第三个任务”。

  “对对对,陆大人说的是,那第三个任务是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