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牵涉其中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3569 2021.08.05 23:56

  “来人,将他们二人抓起,带回司马府”。

  展离带着一群人闯进醉香楼后院,将梦颜汐与花子墨团团围住。

  花子墨和梦颜汐正替段婉儿之死难过,突然进来的一袭人围住他们,花子墨立即将她护在身后,嘲讽道: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一群疯狗?”。

  展离愤怒的拔起手中剑,架在花子墨脖子上。

  “臭小子,你的嘴最好放干净点,不然一会到司马府让你死无全尸”。

  梦颜汐窜到前面,朝展离腹部狠狠踹了一脚,大骂道:

  “他奶奶的,老子还从未见过你们这群嚣张跋扈的疯狗,我呸……你们今日敢动老子试试?”。

  花子墨附在梦颜汐耳边乐道:

  “不错嘛,现在越来越像我了”。

  陆辰逸与秦风等人站在一旁,他望着梦颜汐不由的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你们还等着做什么,将他们带走……”。展离怒吼道。

  “慢着,本官在此,竟将本官不放在眼里?”。

  陆辰逸脸色一变,又恢复到睥睨一切的姿态。

  “原来陆大人也在啊,望小的眼拙未看到您”。展离立即对陆辰逸上前作揖,从刚才的狂妄瞬间谦卑有加。

  “司马大人何时起,抓人到我镇抚司门上来了?”。

  “陆大人,您……您的意思是他们两个是您的属下?”。展离吃惊道。

  “还需要陆大人再说一遍?”。秦风不好气的说道。

  “陆大人,他们就是当日大闹我们老爷寿宴上的两个小畜生,怎么会是您的属下?”。

  “你放屁,你怎么知道是我们两个,你有何证据?当日他们可化了戏妆,你凭什么认定是我们”。梦颜汐狡辩道。

  “闭嘴……”。陆辰逸说道。

  梦颜汐立即垂下头,不敢朝陆辰逸看去。

  按照花子墨的性格绝对会当即承认,可他这时犹豫了,一怕她会受连累,二怕自己的真实身份揭晓后,她会与他决裂,所以他眼下只好沉默不语。

  “陆大人,不管他们是不是,请您莫要插手,若您执意如此,司马大人会误认为当日是您指使他们大闹寿宴,恐怕对您不好”。

  陆辰逸冷笑道:

  “本官清者自清,从不在意他人如何说自己,再者抓人定要有证据,当日本官也在场,都无法认出那两人的相貌,你又从何断定当日辱骂司马大人的就是他们?”。

  展离抬起手向地上死去的段婉儿。

  “是她亲口所说,今日她在司马大人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要报仇,并说出他们二人的名字,花子墨、梦景轩,若不是我跟踪,岂能这么容易找到他们?”。

  花子墨走到展离面前,嘲笑道:

  “一个将死之人的话你们也信,看来你家大人年事已高,不中用了,你若再不依不饶,那你将她起死回生,若醒来,能当着你的面指出我们,我便无话可说,随你们处置”。

  “你……”。展离气的无言以对,便转头对陆辰逸说道:

  “陆大人,既然您如此袒护他们,我回去定会一五一十禀告司马大人,我们走……”。

  展离带着一袭人气冲冲的离开。

  梦颜汐长舒了一口气,走到段婉儿身边,惋惜的望着她。

  “婉儿说要将她的遗体烧了,我们就完成她的心愿”。

  “也好……虽然她出卖了我们,毕竟她也是个可怜之人,”。花子墨说道。

  “你们两个跟本官回镇抚司”。陆辰逸说完便拂袖而去。

  “我又不是你的属下,我凭什么去”。花子墨撇着嘴朝陆辰逸的背影大声说道。

  “完了,准没好事”。梦颜汐看向花子墨。

  “他奶奶的,老子就是不去,他算什么东西”。

  “那你若不去,那我先走了”。

  梦颜汐垂头丧气的朝陆辰逸跟去,花子墨立即抓住她。

  “去去去,我去,我可不是怕他,主要怕他再欺负你怎么办”。

  秦风紧跟在陆辰逸身后,急忙说道

  “大人,我突然想起来了,他就是花间道啊”。

  “嗯,你先稳住,没有我的指示,当作不认识即可”。

  “是,大人”。

  镇抚司中堂

  陆辰逸威严的坐在高堂之上,他们二人也随后走了进来,花子墨无所畏惧的朝身旁的椅子而坐,向后一靠,翘起二郎腿,随手端起桌上的茶水大口喝起。

  “呸呸呸……这什么茶水啊,你们镇抚司就是这么招待贵客的?”。

  梦颜汐则站在陆辰逸面前,朝花子墨使了一个眼色,但他装作视而不见。

  “贵客?你真拿自己当回事,见到陆大人为何不行礼?”。秦风对着花子墨斥责道。

  “老子凭什么要行礼,我又不是他的属下”。

  秦风准备上前要修理花子墨一番,被陆辰逸制止,他邪魅一笑,懒得和他计较,便看向梦颜汐,见她乖巧的站在那,低下头不敢朝他看。

  “梦景轩,本官交与你的第二个任务明日便到期限,你打算如何要与本官交代?”。

  “我……我明日会抓到他”。梦颜汐支支吾吾的小声说道,毫无一点底气。

  “刚才的气势去哪了,怎么在本官面前突然变的这么胆怯,与你那日大骂本官时的情景,倒判若两人了”。

  明日便是抓花间道的最后期限,若真抓不到,这次她真的要离开京城回到江南,好不容易出来,岂能就这么回去,所以眼下只好收起锐气,想办法该如何讨好陆辰逸,让他多宽限几日。可是这个陆辰逸油盐不进呐,正当她苦恼时,突然想起花子墨教她的三步骤,花子墨说的对,为了达到目的,必须不要脸,梦颜汐心中忐忑不安,便安了安神,内心说道:

  “只要不回江南,不要脸就不要脸吧”。

  梦颜汐猛然抬起头,拿出花子墨那副嬉皮笑脸的嘴脸,走到陆辰逸面前立马跪下,两手环绕在他腰间,趴在他怀里使劲挤出几滴眼泪,委屈的说道:

  “我的好大人呐,您不知道我这些日子过的得有多苦啊,为了找花间道我寝食不安,我太难了,我的好大人,要不您再多宽限我几日可好啊”。

  花子墨将嘴里的茶水大口的喷了出来,一脸惊诧的看向她,摇着头小声说道:

  “着实没有白跟我混”。

  秦风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还是梦景轩吗?”

  陆辰逸猛然起身,被他这一举动弄的措手不及,一脸嫌弃的掰开她的手,可被她在腰部死死扣住,怒忍火气,低沉的说道:

  “放开你的爪子……”。

  梦颜汐跪在地上双手抱的更紧,将眼泪鼻涕蹭在他的衣袍上,贴着他的身子说道:

  “我的好大人呐,我实在找不到花见道,您就行行好,再给我多宽限几日啊,您的恩情我永世不忘,即使到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您”。

  “本官再说一遍,放开……”。陆辰逸已忍到极致,恐怕她若这样下去,估计后果不敢想象。

  梦颜汐可怜兮兮的扬起头,冲他眨了眨眼,撅着嘴。

  “好大人,您就心疼心疼我吧”。

  陆辰逸看着她那双清澈且带着灵气般的眼神时,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便迅速躲过她的眼,朝花子墨看去:

  “他会帮你找到花间道”。

  梦颜汐侧过脸朝花子墨看向。

  “花子墨?陆大人你怎么知道他能抓住花间道呢?”。

  花子墨疑惑的问道:

  “陆辰逸你初次相识我,凭什么断定我能抓到他”。

  陆辰逸嘴角微微上扬,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本官说你可以,你就可以,你是梦景轩的朋友,想必你不会让他完不成任务吧”。

  “还不起来,本官已经给你指明方向,剩下的就看你的本事,但是说好的一月期限,绝不可超过一日,所以明晚亥时前,本官必须见到花间道”。陆辰逸低下头对梦颜汐严肃的说道。

  梦颜汐缓缓的松开手,从地上站了起,自言自语道:

  “他奶奶的,刚才白演了”。

  “景轩,你且放心,明日我一定帮你抓住他”。花子墨得意道。

  陆辰逸继续说道:

  “当日你们在司马府大闹,本官可以暂且不追究,但是穆家戏班子这起命案,虽然最后的凶手是段婉儿,可你们两个也有责任,若没有胡闹,司马溯也不会派人杀他们,今后最好小心点”。

  “我还害怕那个老贼不成”。花子墨不以为然的说道。

  “景轩我们走”。

  花子墨上前抓住梦颜汐的手腕朝门口走去,梦颜汐回头看了一眼陆辰逸后,便随他离开。

  “大人,你为何不当着梦景轩的面拆穿他就是花间道?”。秦风问道。

  陆辰逸笑而不答,同样朝房门口走去。

  “大人,过几日慕清就要来了,估计……沈师父要让你们尽快成亲”。秦风急忙走到他身边,垂下眼,伤心的说道。

  陆辰逸停下脚步:

  “何时要来?”。

  “估计是端午节那日”。

  “嗯,收拾一间房间出来”。

  “我早已收拾好了”。

  陆辰逸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秦风口中的慕清,是陆辰逸青梅竹马的师妹,在陆辰逸八岁那年,父母遭奸人所杀,便一直由沈修染带大,沈修染乃是陆辰逸父亲的结拜大哥,此人医术过人,常年在山中隐居,不问世事,曾兄弟二人在孩子未出生时,便定了娃娃亲。但陆辰逸从八岁那年发誓,找不到仇人,宁可终身不娶。自秦风跟随他多年,见过沈慕清,她知书达理,温婉可人,总是留在山中照顾一些受伤的小动物,因此秦风对她的善良慢慢产生了爱慕,由于知道她是陆辰逸的未婚妻,便将自己的爱深深埋藏心中。

  司马府邸庭院

  “混账,他陆辰逸分明就是不把老夫放在眼里”。

  司马溯将手里的茶碗扔向展离,他跪在地上栗栗危惧,不敢躲闪,茶碗正中额头,瞬间一股血滑落脸颊两侧。

  “老……老爷,陆辰逸确实太过嚣张,小的都……都已经说了是奉您的命令,可是他依旧不肯交人,差点还要了小的命”。

  司马溯眯着眼,一脸阴狠的说道:

  “陆辰逸是老夫太给你脸了,哼……那就别怪老夫开始与你为敌”。

  “三日后皇上与上官云霄就要回来,待上官云霄回来后立即让他来见老夫”。

  “是,老爷”。

  司马溯随手拿起桌子上一捆绳,朝老十六的房间走去,不一会,房间便传出阵阵的凄惨声,展离望着远处房间的身影,老十六双手吊在房梁上,衣服被司马溯撕去,他兴致勃勃的拿着鞭子,抽打着她的每一寸肌肤,越是叫声凄惨,他越是欢喜。

  “啊……啊……老爷饶命呐”。

  “哈哈哈……我让你笑,不许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