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不愿成为棋子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150 2021.09.18 23:53

  翌日清晨

  梦颜汐一夜未眠,便换了一身淡绿青衣,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俊美的脸上带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她缓缓打开门,青鸾立即起身,打着哈欠问道:

  “小姐,你醒了?我去给你打水洗漱”。

  “青鸾,你怎么没回房睡,是在门口守了一宿?”。

  青鸾点了点头,握着她的手,一点担忧的样子。

  “小姐,昨夜上官公子到底与你说了什么?”。

  她拍了拍青鸾的额头。微笑道:

  “我没事,你莫担心”。

  “景轩,你起来了?”。

  上官云霄朝侧院走进,梦颜汐顿时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凝重,不再向以往见他那么自然,便走向院内。

  “表哥,早……”。

  他面含笑容的将手中精致的小药瓶递给她。

  “陆辰逸这几日要去抓人,这里面的药丸想办法让他每日服用一粒,既可放茶水也可放饭菜,无色无味一般人不会有所察觉”。

  梦颜汐盯着他手中的药瓶,缓慢的抬起手,停在空中的手始终不愿去接药瓶,便垂下手,抬眼问道:

  “表哥,这是什么药?”。

  他将手中的药瓶放在自己的眼前,阴笑道:

  “这叫赤蝎毒,是用毒性最强的蝎王炼制而成,起初服用不会有任何不适,一旦长期服用,先会伤及五脏六腑,功力尽失,再者便是意志模糊,会被药性控制,最后便是全身腐烂,七窍流血而死,即使华佗在世也无济于事”。

  梦颜汐听后冷汗直冒,头皮发麻,自己的表哥竟如此毒辣,她想不明白到底有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致陆辰逸于死地,用这等卑鄙的手段,不是君子所为。

  上官云霄见她犹豫不决,眼神变得恐怖,伸手抓住她的手,将药瓶重重放在她手中。

  “景轩,现在就是你报恩的时候到了”。

  她看着手中的药瓶,深吸了一口凉气,紧紧握在手中,冲他点了点头。

  “时候不早了,快去镇抚司”。

  说罢他转身离去,青鸾站在远处听的一清二楚,便慌张的跑到她身边。

  “小姐,他是要你去害陆大人啊?”。

  “这万万使不得,小姐心地善良,是绝对不会做害他人性命之事,一旦踏入这条路,你这辈子就毁了”。

  梦颜汐目光坚定的说道:

  “他虽对我梦家有恩,但我不会为了报恩做违背良心之事”。

  青鸾瞬间松了一口气。

  “有小姐这句话,我便安心了”。

  “你放心我自有打算……”。

  青鸾点了点头,知道她已有主意,便不再多问,笑道:

  “小姐时候也不早了,我们一起出门,你去镇抚司当差,我去陈阿婆汤饺摊卖梅花糕”。

  梦颜汐转过头,望着青鸾,温柔的说道:

  “以后不要叫我小姐了,你我自幼长大,早已视你为我的妹妹,以后人前叫我公子,人后则唤我一声姐姐即可”。

  青鸾激动的抱住她,热泪盈眶的说道:

  “青鸾也视小姐为亲人,早在我心目中你就是我的姐姐”。

  “你这丫头怎么动不动就哭呢,我们快走吧”。

  “是,阿姐……”。

  镇抚司大门

  陆辰逸与秦风站在门口,交待秦风护送刘氏母女先回城外山下,并已带她认了花影蒙面后的模样,再次确实花影便是凶手。

  “娘,哥哥来了……”。

  宝儿摇着刘氏的手,指向远处走来的梦颜汐。

  陆辰逸抬眼朝她看去,见她脸色不佳,脑海中想起秦风昨夜说起她和花子墨在街上不雅行为,心中莫名的不爽。

  宝儿松开刘氏的手,朝梦颜汐跑去。

  “哥哥,哥哥……”。

  梦颜汐望了一眼陆辰逸,便蹲下身摸着宝儿的头。

  “宝儿,你这是要去哪?”。

  “陆大人,让我们回山下”。刘氏说道。

  秦风不满得看向她。

  “梦景轩,你这是睡醒了才来?”。

  “秦风,你去雇一辆马车带她们离开,山下的路不好走”。

  “是,大人,我这就去”。

  陆辰逸瞥了一眼她,便转身朝门口进入。

  她起身正打算有话对陆辰逸说时,听到身后有人大声喊道:

  “小心箭……”。

  她转头看时,突然远处一支箭挺挺飞来,像是冲着陆辰逸而来,她立即朝陆辰逸身后跑去并大声喊道“大人,小心……”。宝儿便也跟向梦颜汐跑,刘氏慌乱中见箭快要射来,怕伤到宝儿,奋力冲到宝儿身后,精准地挡住了那支箭。

  镇抚司内锦衣卫闻声听到梦颜汐的喊声,瞬间冲了出来,将门口围住。

  “大人,出什么事了?”。锦衣卫甲问道。

  陆辰逸和梦颜汐同时转过身时,见刘氏已倒地,箭已射进她胸口,她赶忙蹲下身抱住刘氏。

  “梦……梦公子……替……替我照顾好宝儿”。

  “刘夫人,你不能死,不能死啊,宝儿不能没有娘”。

  吓得一旁的宝儿哇哇大哭了起来,爬在刘氏身上,哭闹道:

  “娘,你怎么了,宝儿给娘吹吹,娘就不疼了,娘还要带宝儿去捉蝴蝶”。

  陆辰逸神色严肃的蹲下身,看到她胸口流出的血液是黑色,朝街上四处张望可疑之人时,却被刘氏抓住衣角,含泪道:

  “陆……陆大人,我家老爷生前……的确干了伤天害理之事,也……也算是应有得报应,可我宝儿是……无辜的,请……请替我……”。

  刘氏未说完,便两眼一闭死在他们面前。

  “哥哥,娘是不是睡着了?”。

  梦颜汐眼眶红润的摸着宝儿的头,喉咙中像是有什么卡住,迟迟说不出一句话。

  陆辰逸抬起头望向她,这是她第二次救自己,刚才若没有刘氏挡在身后,或许现在死的就是她。这让他开始心生疑虑,她到底是不是上官云霄派来的眼线,为何每次发生的事,她的做法总是出乎意料,从审问花影起,她句句都是向着他,没有一丝顾忌上官云霄,难道她真是单纯来镇抚司当差?。

  “大人,这是怎么了?”。秦风将马车停放在门口,跑上前惊慌的问道:

  陆辰逸起身后,眉头紧皱的说道:

  “刚有人行刺”。

  “行刺?是何人所为?”。

  “先将刘氏好生埋了……”。

  “是,大人……”。

  花子墨嘴里吊着一根草,漫不经心的正从另一条街走到镇抚司门口,嬉笑道:

  “哟,今日门口好生热闹啊,这是在迎接我?。

  他走进一瞧,见刘氏已死,将嘴里的草扔了。

  “景轩,她怎么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