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巧言善变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442 2021.07.26 02:49

  “好渴,青鸾我想喝水……”。

  梦颜汐抿着口干舌燥的嘴,腹中如翻江倒海般难受,微闭着眼,在床上翻了翻身,轻声呼喊道。

  花子墨悠闲的坐在床边,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起手帕在她脸上轻抚,不知盯着她看了多久,心生疑惑,这小子怎么比自己长的还好看呢?别说是女人见了都喜欢,连他一个大男人都心生爱慕,若哪日遇见富家女子,指定会拉去做男宠。

  “别闹,让我再睡会……”。梦颜汐挠了挠自己的脸。

  “梦景轩,你再不起,花间道就跑了”。花子墨笑道。

  梦颜汐正沉浸在睡梦中,一听是男子的声音,猛然睁开眼从床上坐起,没成想到与花子墨同时额头相撞。

  “哎呦……”。梦颜汐摸着头,疼的连连喊道。

  “梦景轩,你干嘛啊,你这属于故意杀人呐”。花子墨跌落在地上,捧着头,龇牙咧嘴的说道。

  梦颜汐下意识的朝自己身上看去,见衣服完好,顿是松了一口气,板着脸问道:

  “我怎么睡这儿了?难道我昨夜没回家?”。

  “哼……还回家?你昨夜喝的烂醉如泥,还抱着妙珠不放,若不是妙珠只卖艺不卖身,指不定昨夜被你这小子毁了清白,还好有我在,不然你今日就要对人家负责”。

  “不可能,我才不是那样的人”。梦颜汐即可反驳道。

  花子墨起身拍了拍衣袍,便坐在身旁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眯着眼坏笑道:

  “没想到你才是个假正经,一喝酒就暴露本性,真是看不出啊梦景轩”。

  梦颜汐穿好鞋,白了他一眼。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懒得解释,走吧,我们去找花间道”。

  “这……这个嘛……”。花子墨垂下眼,故作出一副很难的表情。

  “喂……花子墨,你别戏耍我,你昨日可答应我的”。

  “哎呀,我怎么可能戏耍你呢,这个花间道十分狡猾,擅长易容,着实有点难找啊”。

  “啊?易容?明明我见他是一位骨瘦如柴的老人啊,怎么可能易容呢?”。梦颜汐惊愕的说道。

  花子墨起身将梦颜汐拉在椅子上坐下,顺势倒了一杯碗茶放在她面前,忍者笑说道:

  “所以嘛,你什么都不了解,那么现在就听我娓娓道来……”。

  司马府邸

  “陆辰逸参见司马大人”。

  陆辰逸拱手,略躬着身,向司马溯行礼,虽然对他表面恭敬可内心对他忿恨切齿,恨不得立即寻到证据将他抓获,为那些含冤而死的人命报仇。

  司马溯正自在其乐的在院中下棋,左右手分别夹着黑白棋子,深陷其中,没空搭理陆辰逸。

  陆辰逸见他眉头紧皱,右手高举着黑棋不知下哪时,邪魅一笑,便从棋盅夹起一枚黑棋落入棋盘中另一角。

  “呀呀呀……好棋,好棋,本相怎么没有想到呢?”。司马溯见他下的那一颗棋正破了眼下的死局,顿时眉开眼笑。

  “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呐,陆辰逸你可解了本相一上午的死局啊,哈哈哈……”。

  司马溯起身走到陆辰逸面前,摸着胡须,打量了他一番,假意的笑道:

  “陆辰逸,你可知本相为何今日要见你?”。

  “下官不知,请司马大人提示一二”。

  司马溯正要转身朝椅子坐去,被身后端着茶水的丫鬟撞上,茶水撒了他一身,丫鬟瞬间脸色煞白,急忙跪在地上,颤抖的说道:

  “老……老爷,奴婢不……不是有意的,求老爷放过奴婢”。

  “混账东西,一点事都做不好,留你何用?”。司马溯狠狠一脚踹在丫鬟腹部,大怒道。

  陆辰逸站在一旁未出声,他了解司马溯的为人,在他要责罚一个人时,不可上前阻拦,反而会让他变本加厉。

  司马溯余光扫了一眼陆辰逸,便对身旁的仆人说道:

  “将她卖到醉香楼去……”。

  “是,老爷”。仆人拽起丫鬟离去。

  “老爷,女婢知错了,求老爷大发慈悲放过我啊……”。丫鬟一边被仆人拖拽在地上走,一边哭喊道。

  陆辰逸紧握拳头,眼神犀利的望着司马溯的背影,见他刚坐下,便朝自己挥手,立即恢复了严肃的神情走了过去。

  “陆辰逸,你说这个丫鬟该罚吗?”。

  “听闻司马大人家规森严,果然名不虚传,下官今日倒在司马大人这儿讨教了,今日不枉此行”。

  “本相向来惩罚分明,该罚则罚,该奖则奖,若非要在本相眼皮下另劈他路,那么结果就是自寻死路”。他边说边朝陆辰逸脸上探去,见他依旧镇定自若,便继续说道:

  “陆辰逸,听说你前几日抓了李宗,你可知李宗是本相的什么人?”。

  “下官身为镇抚司统领,抓人乃是下官的职责所在,即使凶手为皇亲国戚,下官也理应将他绳之以法,为百姓讨公道”。

  司马溯一听,气的将桌上茶水一扫而下,但又奈何不了他。他知道皇上对陆辰逸青睐有加,当锦衣卫多年,从未出过任何差错,为朝廷又破了不少积案,可见他的实力不容小觑,但在未摸清他的底时,对他还有所忌惮。

  “哈哈哈……不错,本相就欣赏你这样的人才,刚才只是试探试探你,你没让本相失望”。司马溯仰头大笑道。

  “对了,三日后则是本相的大寿,到时候你可要来啊”。

  “下官定会备好厚礼,前来为司马大人贺寿”。

  “哈哈哈……那便好,你公事繁忙,便不留你在这儿用午饭了”。

  “多谢司马大人体谅,下官告退”。陆辰逸说完便匆匆离去。

  司马溯眯着眼朝大门口看去,内心暗自说道:

  “陆辰逸,你的好日子也快结束了,哼……”。

  街上

  “大人,司马溯这个老家伙为何突然要见你?”。

  “哼……让我识时务者为俊杰”。陆辰逸冷笑道。

  “大人,这个老家伙为人阴险,今后我们还是要多多提防”。

  “提防?我看他应该多提防自己……”。

  秦风察觉去的方向不是镇抚司,而是另一条街,疑惑的问道:

  “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

  “跟我去便知……”。

  醉香楼雅阁

  梦颜汐听完花子墨的一番阐述后,对花间道这个人也算大致了解,但又反问道:

  “既然如你所说,此人行侠仗义,劫富济贫,杀的那些人也是该杀之人,那么镇抚司为何要抓他?”。

  “你刚忘了一句,他长得还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花子墨洋洋自得的说道。

  “你将他说的这么好,难不成他是你兄弟啊?”。

  “怎么会?我也是道听途说嘛”。

  “那我们怎么抓他呢?他善于易容,若每日换一张脸,这得抓到何年何月啊?”。

  花子墨差点被梦颜汐气吐血,给她讲了这么多,意思就是放弃抓花间道,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执着,真是对牛弹琴,无奈的说道:

  “不用抓他,等他亲自送上门”。

  梦颜汐眸子惊讶地大睁,觉得他对这个花间道好像非常了解。

  “送上门?”。

  “哎呀,他喜欢待在烟花场所,一月中有半月在这里,你就在这儿守株待兔,只要发现哪位男子在这儿呆的时日多,不用问,直接抓他便是”。

  梦颜汐迟疑了一会,便乖巧的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