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揭穿花影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321 2021.09.13 01:18

  陆辰逸紧紧抓着她的手腕,见她态度对自己十分冷漠,竟一点气也发不出,而那种莫名的感觉再次涌上心,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至今他也说不出,便依旧一副冷傲的模样说道:

  “别忘了,是你承诺要将这起案子结束后,才会离开,如今这起案子正在进行中,你还是我的属下”。

  花子墨的醋意生起,立即从他手中将梦颜汐拉到自己身边。

  “陆辰逸你凭什么将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我告诉你她以前是你的属下,可现在已不是了,你别想再欺负她”。

  “花子墨,你闭嘴”。

  梦颜汐愤怒的甩开花子墨的手,此刻令她生气的不是他刻意隐瞒身份,而是自己像个傻子一样被他戏耍,包括陆辰逸在内,回想起从挨板子到自以为是的抓住花间道,又在他面前得意洋洋的邀功,现在想想,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她眼眶湿润的望着他们二人,来镇抚司当差的这几月,不管受了多大的委屈,她不曾有任何抱怨,唯独不忍的就是他们拿自己当猴耍。一缕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涌出眼帘,她赶紧用手擦了擦眼泪后,失望的转身离去。

  花子墨急忙张开双手挡在她面前,自责的说道:

  “景轩,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可解释的,谁让我真蠢,当日你易容成司马溯的模样时,我应该就猜想到,但我还是无条件相信你,因为我拿你当我最好的朋友”。

  “被人欺骗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她推开花子墨,往前走时,秦风神色匆匆的朝这边跑来掠过她身旁,跑到陆辰逸面前说道:

  “大人,上官云霄带人闯进昭狱,要带走花影,我们的人已在昭狱和他起了正面冲突”。

  陆辰逸脸色一变,立即赶往昭狱。

  梦颜汐已掌握花影就是凶手,眼下只有她能揭穿她的罪行,便立马朝陆辰逸跟去。

  花子墨本想拦住她,自知她正在生自己的气,不可能听他的,只好也同她去昭狱。

  昭狱

  陆辰逸刚进牢狱,见上官云霄直径朝他走来,淡定自如的问道:

  “陆大人,你这是要唱哪出?先用双眼失明糊弄我,再让你的手下抓我的人,请问您是何意?”。

  他不屑的扫了一眼上官云霄,对秦风说道:

  “将花影带到审讯室”。

  “是,大人”。

  陆辰逸朝审讯室走去,上官云霄的目光正落在梦颜汐身上,走上前,便抬起手在她肩上重重的拍了几下,眼神略带深意的看了看她,便转身往里进。

  “表哥这是什么意思?”。她心道。

  花子墨瞧出上官云霄的寓意,便小声对她说道:

  “一会进去,什么都不要说,最好静观其变”。

  梦颜汐也觉得上官云霄刚才的眼神像是在暗示她什么,尽管再生花子墨的气,眼下也不是置气的时候,便点了点头,二人走进审讯室。

  审讯室

  花影的双手被绑在木桩上,见到上官云霄时,满眼担心的说道:

  “恩公,你不该来此”。

  上官云霄冲她使了一个眼色,花影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陆辰逸便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眼神犀利。

  “花影,本官抓你,你可知原由”。

  “陆大人,花影实在不知到底是哪得罪您,为何要无缘无故抓我?”。

  “哦?是吗?难道本官抓错人了?你说呢上官大人?”。

  上官云霄顺势朝身后的椅子而作,嘴上微微翘起:

  “陆大人身为锦衣卫首领,抓人自然有你的缘故,可本官的人似乎对这起案子没有任何牵扯,明日便是第五日,莫非陆大人要找个替罪羊不成?”。

  陆辰逸邪魅一笑,摇了摇头,便缓缓伸出手,秦风迅速将手中的卷宗放在他手里,他拿起卷宗念到:

  “花影原名阿依珊,是西域公主,来中原的目的便是刺杀皇上,因皇上刚登基时,歼灭了西域一些蠢蠢欲动的小国,而她便是其中一个小国的公主,花影本官说的可对?”。

  梦颜汐和花子墨同时面面相觑,难以置信的朝花影望去。

  花影急忙反驳道:

  “陆大人,花影的确是西域之人,但你所说我是西域公主,又来中原刺杀皇上,如此大的罪名花影是宁死不认”。

  “花影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会有能耐刺杀皇上?”。

  上官云霄听后,便笑了起来:

  “陆大人呐陆大人,你仅仅凭借几张纸所述,将这个掉脑袋的罪名扣在我的人身上,甚是荒谬”。

  “您做事向来讲究证据,请问证据呢?”。

  陆辰逸早已猜想到上官云霄和花影会狡辩,证据他自然有,只是还不到时候,至于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无人揣测到他内心,刚才先是试探了一番,他正要张口时,被梦颜汐打断:

  “手无缚鸡之力?花影你别装了,今晚我明明看见你将其中一人不费吹灰之力杀了他,还打算要解决剩下的人”。

  “你今夜出现在巷子里,就是要杀那二十六条人命,我说得可对?”。

  陆辰逸起身走到梦颜汐面前,冲她摇了摇头,但眼神不再那么锋利。她这是第一次见到他用温柔的眼神看她,心总生出一股暖意,与他四目对视。

  “景轩,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为何要陷害我,我出现在巷子里,也是帮恩公调查这起案子,你非但不帮你表哥,反而要加害我,为什么?”。花影无辜得说道。

  花子墨慢步走到花影面前,看到她脸上的刀疤,低眉一笑,便抬起手撕去她脸上的刀疤,一副妖艳的面孔展现的众人面前。

  “女为悦己者容,我还头一次见到以丑示人的女子,花影从我见你第一次面起,我就知道你不简单,你说你是弱女子,那么你手上的茧从何而来?这是常年习武练剑之人所导致,而且你身上怪异的香味,你曾说司马溯在所有妾室中最信任你,即使再信任,他也不能蠢到将自己干的数年勾当告诉于你”。

  “依我看,你定是用了你们西域的迷香,让他在你们面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胡说,我没有,你莫血口喷人”。

  上官云霄再也坐不住,便起身说道:

  “陆大人,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抓花影,可否让我带花影回去?”。

  “上官大人,明日可是第五日,你要打算如何了结这起案子?”。

  “明日你便知晓”。

  “那本官拭目以待,若没有结果,这起案子你便不用再插手”。陆辰逸冷声道。

  上官云霄紧紧握着拳头,极力压制着怒火。

  “我现在要带花影走……”。

  “待明日上官大人抓住凶手后,花影的嫌疑不攻自破,本官便会放了她,她的生死可掌握在你的手里”。

  上官云霄已知中了陆辰逸的圈套,两眼冒火的冲出审讯室,走到门口时,对梦颜汐说道:

  “景轩,还不跟我回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