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暗中调查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108 2021.08.13 00:47

  醉香楼

  “怎么这几日闷闷不乐?可有什么心事?”。妙珠依偎在花子墨怀中柔声问道。

  花子墨心烦意乱的将妙珠推开,起身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脸色暗沉。

  “我走了……”。

  妙珠立马跑了出去,见花子墨头也不回的朝大门走去,泪水潸然而下,心中更是伤心不已,曾经对她百般柔情的花子墨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对她渐渐冷淡,她摸着自己的胸口蹲在地上,这时她才意识到自己竟爱他如此之深。

  “哎呦,我的好女儿,谁欺负你了,怎么哭的这般难过”。苏妈妈立即上前扶起她,心疼的说道。

  妙珠摇了摇头,抱住苏妈妈哭的更是厉害。

  苏妈妈拍着她的背,轻叹了一声,已猜想到她是在为谁哭,便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世间男儿本是薄情郎,我早都与你说过,万不可将真心付出,谁若认真,就已经输了”。

  “我为他守身如玉多年,无怨无悔的留在他身边,可是他怎么就是看不见啊?”。秒珠哭诉道。

  “你呀就是太单纯,他若真喜欢你,早已将你赎身,为何还让你待在这里,时不时还被人调戏,按我说他就是拿你寻开心而已”。

  “苏妈妈,我的心好痛,我该怎么办?”。

  “现在放下还来得及,我们身为女子还是要为自己的今后做打算,什么情呀爱呀,都是放屁,照我说还是找个有权有势的才是我们的依靠,你还年轻,一定要为自己着想”。

  妙珠使劲摇着头,哭道:

  “我不要,我不要,我只要他……”。

  苏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将她从怀里推了出去,握着她的手说道:

  “妙珠,众多姐妹中,我最疼爱的就是你,我不能再让你任性妄为,司马大人早已瞧上你,昨日已派人送了聘礼过来,让你三日后嫁过去”。

  妙珠吓得面容失色,一下瘫坐在地上,抱着苏妈妈的腿祈求道:

  “不……不能这样啊苏妈妈,司马溯他不是人啊,他是个禽兽,你不能这么狠心呐”。

  苏妈妈弯下腰将她扶起,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泪水,难为情的说道:

  “傻女儿,只要他能看上的姑娘,谁能逃得出去呢,我就求求你,乖乖的嫁过去,不然我们都会遭殃,我待你也不薄,就算报恩了”。

  妙珠万念俱灰的望着她,冷笑了一声,这就是人心,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将她人的安危置之不顾,翻脸竟如此快,是啊,她一个烟花女子,即使守身如玉,在所有人看来她本就低贱,更何况在花子墨心目中呢,她眼神呆滞的朝房间走去,只淡淡的留下了一个字。

  “好……”。

  傍晚时分月如银盘,星空斑斓

  梦颜汐乔装打扮成家丁的摸样混入司马府,怕他们认出,便在鼻子下粘了两撇小胡子,脸上花满了麻子,是为陆辰逸寻找证据,而那晚司马府的家丁也无辜消失,本想抓住一两个逼他们招出实情,竟然像人间蒸发似的,因此司马府内也出现了新的面孔,所以混入进去不会起疑。

  她自个拿着扫帚装腔作势的一边打扫院内,两眼时不时的观察周围环境,心道:

  “他奶奶的这么多房间,到底哪间才是他的书房呢?”。

  “喂……你是新来的啊,谁让你这里打扫,快滚”。展离走上前,呵斥道。

  梦颜汐一听是展离的声音,便立即低下头,结巴的说道:

  “是……是,小……小的……这……这就……去别……别处打扫”。

  展离听的浑身不自在,不耐烦的说道:

  “这是哪个不长眼的将你招了进来,竟是个结巴,快滚,别在这碍眼”。

  梦颜汐转身出了这个小院,待她走到拐角处时,停下了脚步,暗藏在一处,朝里面探去。

  展离左顾右盼后,见无人,大步的跨过台阶,小声的敲着房门,见一女子打开房门,双手环绕在他脖间,娇滴滴的说道:

  “讨厌,怎么才来,人家等的好着急”。

  展离立即将她抱了起来,向房内走入,将门紧闭。

  “那女子的声音好似在哪听过”。梦颜汐思索道。

  好奇心促使着她,想一探究竟,这个家伙胆子真大,敢在司马溯眼皮底下偷腥,定有猫腻,她朝附近看了看,便鬼鬼祟祟向院内进入,蹲在房间门口,将耳朵贴在门口,向里面仔细听。

  “哎呀,你慢点,弄疼人家了”。女子柔声细语的说道。

  “我不是怕老爷突然来此,若被他抓住,那我还能活命啊”。展离急促道。

  “你放心,他今晚要去老十四那里过夜,不会来我这里”。

  “那也不行,我今夜还要将那些尸体找个没人的树林埋了”。

  “你是说那些家丁?老爷下手真狠,活活十几条人命就这样死了”。

  “哼,他的狠毒你又不是没见过,为了能将陆辰逸铲除,这些人命在他眼里一文不值”。

  “展离,你带我离开这儿吧,我们远走高飞,我真怕有一天我会被他折磨致死,我真的好怕”。女子哭诉道。

  “芸娘,你暂且再忍耐一月,我已在老家置了一处房院,但眼下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办”。

  “什么事?非要你现在去办,我真的等不急了”。

  “自然是他的金库,我已找到金库所藏之地,待我将这些金银珠宝统统偷走,那么芸娘我们后半生就吃喝不愁了”。展离激动的说道。

  “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只想我们两个过个平凡的日子,我不想大富大贵”。

  梦颜汐听到里面的一番话后,让她一脸咋舌,小声说道:

  “这家伙真是找死,竟敢睡司马溯的女人,看来他什么都知道,那么倒不如就从他下手”。

  她正蹲在房门口自言自语时,却未发觉身后已有人朝她悄悄走来,蹲在她的身后,抬起右手捂住她的嘴,梦颜汐被这猝不及防动作,吓得立马从地上跳了起来喊道:

  “啊……”。

  屋里的人一听院外的声音,慌张的穿好衣服朝门口走来。

  梦颜汐被他急忙拉出院外,朝前面的草丛躲了进去,见周围的家丁都跑了出来,寻找刚才谁在大声喊叫,她躲在里面不敢出声,转眼向自己身旁的那人望去,吃惊道:

  “花子墨?怎么是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