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尸体在哪?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1872 2021.08.25 23:56

  陆辰逸沉思中,到底是谁杀了他们,为何偏偏挂在城门,凶手的目的是什么?而尸体又去哪了?这些问题在他脑海中不断徘徊……

  “大人,已取下”。秦风跑到他身边说道。

  “先带回去再说”。

  他朝后一看,见梦颜汐像是受到惊吓似的,浑身瑟瑟发抖,两眼呆滞,便邪魅一笑,转身朝镇抚司方向走去。

  “你说说你,就几个人头,瞧把你吓的”。秦风说道。

  “我真怀疑你不是人”。

  “我这叫习以为常,你这才哪跟哪,放心吧,你会慢慢习惯”。

  镇抚司

  沈慕清见他脸色暗沉的走进院中,便上前问道:

  “大清早出什么事了?”。

  陆辰逸没有理会她,直冲书房,秦风连忙说道:

  “慕清,今日有五个官员莫名被杀,大人正查此案,心情难免受影响,你别往心里去”。

  沈慕清点了点头。

  “那你们两个快随他进去,我去沏一壶茶,送到他书房”。

  “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你们快进去吧”。

  梦颜汐看他对沈慕清格外殷勤,边走边说。

  “秦风,她可是陆大人的未婚妻,你别打什么歪主意”。

  “管你什么事……”。

  书房

  陆辰逸已换好一身紫色飞鱼服,手持利剑,见二人刚进来,冷道:

  “你们随我出去”。

  “大人这是去哪?”。梦颜汐问道。

  他不屑的撇了她一眼,神色匆匆的离去。

  “你废话真多,快跟上大人”。

  “嗯……”。

  上官府邸

  上官云霄站在庭院中,朝池塘中撒了一把鱼食,便端起桌上的茶碗抿了几口,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嘴角上扬。

  “事已办妥了?”。

  “回恩公,都已解决”。

  他放下手中茶碗,转过身,冲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花影,这半年让你呆在司马溯身边,着实委屈了”。

  花影立即跪在地上,眼神恳切的说道。

  “不委屈,没有恩公,便没有花影”。

  上官云霄微微弯下腰朝她伸出手,花影眼神闪过一丝诧异,便抬起手,搭在他手中,缓缓起身,他温和的说道:

  “花影,以后不用叫我恩公,直接唤我云霄便可”。

  “不,花影不敢”。

  “那便随你,今后待在我身边,穿着要换换,还有将你脸上的面纱也取了”。

  花影捂着脸,使劲了摇了摇头。

  “花影面容丑陋,不敢污了恩公的眼”。

  上官云霄抬起手将她脸上的面纱轻轻摘下,她的右脸一侧是深深的刀疤。他记得当初救她时这个刀疤便有,这么好看的女子却被人毁了面容,着实可惜,但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嫌弃,而是宽慰道:

  “以貌取人,不是君子所为,在我这里你不用掩饰”。

  花影被他的一句话而深深打动,眼泪夺眶而出。

  “谢恩公,今后花影便对你誓死效命,一辈子跟着你”。

  上官云霄欣慰的点了点头,朝身后凳子而坐,阴笑道:

  “我倒想看陆辰逸如何破这起案子,哼……估计这时正到处找尸体也说不上,被贬官员之死,已轰动京城,想必连皇上都已坐立不安了,接下来我们静观其变”。

  已过傍晚,夜幕笼罩,夜色弥漫,街上的百姓寥寥无几,经过今日人头事件,已引起百姓的恐慌,便早早回了家,

  陆辰逸、梦颜汐、秦风三人已走访了其中四人官员的家中,让他们疑惑的是官员的妻儿也莫名消失,不知去向,便带着最后的希望来到张县令府中,可大门已上了锁。

  “莫不会连张县令的家人也失踪了?”。梦颜汐说道。

  陆辰逸走到大门外一旁的墙围,起身一跃,朝院中而进,秦风同他一样也飞了进去,只有梦颜汐在原地傻站。

  “他奶奶的,也不知道等等我”。

  她挽已袖角,搓了搓手,向后退了几步,望着这堵围墙,铆了铆劲儿,一鼓作气的朝前跑去,起身一飞,一下卡在房檐上,前半身已在里面,而两腿还外面,她急忙抓住房檐,若这样直接掉下去,指定摔个狗吃屎,她吃力的抬起头,见陆辰逸和秦风正站在远中看她。

  “大人,帮个忙,我快撑不住了”。

  “梦景轩,你到底能不能行,你这样会耽搁大人破案”。秦风恼道。

  陆辰逸又气又好笑,便一跃而起将她从房檐上一把提了下来。

  “看来我又高估了你,连三脚猫的功夫都不如”。

  “这不是太黑,没瞅稳嘛”。梦颜汐尴尬的笑了笑。

  陆辰逸转身朝里面走去,院中奇黑无比,各个房间的门也是紧锁,他继续向里面走进,同时观察周围的动静,梦颜汐紧紧跟在他身后,她朝远处一间房间瞧去,只有那间房间未上锁,便说道:

  “大人,你瞧那间房屋子没有上锁,我们快过去看看”。

  他们来到未上锁的房间门口,一股风突然吹来,门“吱”的一声开了,吓得她立马躲在他身后,秦风朝她身后踢了一脚。

  “胆小鬼……”。

  陆辰逸小心谨慎的走进,屋子黑的渗人,待他们进入后,门又狠狠关上,梦颜汐立即扑在陆辰逸怀中大叫道:

  “我的妈呀,鬼啊……”。

  陆辰逸将她推开,对秦风说道:

  “火折子可有带?”

  “大人,带了”。

  秦风感觉有什么东西落在他头上,察觉不对劲,向后退了几步,拿出火折子一吹,瞧到身后有一盏灯,连忙点燃,房间瞬间亮了。

  房梁上吊着四个人,分别是一个妇女,三个小孩。

  “大人,这是张县令的妻儿啊”。秦风惊道。

  陆辰逸拨开剑,起身一跳,将手里的剑朝房梁上的绳子一挥,四具尸体同时倒落在地,他蹲下身神情严肃,伸出两指,,一一放在她们鼻间。

  “大概死时不到一个时辰”。

  梦颜汐望着三个小孩,他们年龄也不到十岁,两儿一女,痛恨的说道:

  “这个该死的凶手,连小孩也不放过,一定要抓住他,将他五马分尸”。

  “张县令为官数载,好像也没有与谁结下仇啊”。秦风说道。

  陆辰逸摇了摇头。

  “他的妻儿并非是他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