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第一个朋友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209 2021.07.18 02:48

  翌日晨曦,雨已停,花子墨推着架车从后山缓慢的往下走去,坑坑洼洼的泥泞路面寸步难行,他下意识的将两边抓手握的更紧,一袭白色衣袍被泥水溅满,倒一点也不在乎,嘴角边弥散着笑容,酒窝荡漾其中,他的笑如沐春风一般,瞬间能让人抛去所有烦恼忧愁。

  花子墨垂下眼向架车上的江寿禄与江允南看去,半死不活的躺在上面,眼中没有半点同情,而是露出活该的表情,他便转过头冲梦颜汐咧嘴一笑。

  “陆大人,要不你也上来,瞧你一瘸一拐的,要走到何时,才能到城门口”。

  梦颜汐精疲力竭的拄着木棍,望着架板上的二人已占满空隙,匀不出半点位置,即使有位置,她也于心不忍,便强撑着身子,摇了摇头。

  “我没事,这里离城门口也不算很远,我们加快步伐,一个时辰便会到”。

  花子墨停下架车,脱下自己的外衫,递给梦颜汐。

  “这里还是比较凉,你又受了伤,莫让自己再染了风寒,快穿上吧”。

  梦颜汐突然一愣,仅仅认识不到几个时辰的陌生男子,为何对自己这么好?是有什么目的?还是另有企图?花子墨的这一举动,让她内心一股暖意涌起,正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

  “你为何这般看我,难不成被我这英俊潇洒的样貌吸引了,是不是胜似潘安?”。花子墨微微俯下身,与梦颜汐四目对望,一脸坏笑的说道。

  梦颜汐嫌弃的立马推开花子墨。

  “没见过你这名不要脸的人,还英俊潇洒,我呸……”。

  花子墨嬉皮笑脸的将手中衣衫搭在梦颜汐身上。

  “我向来不要脸,日后你便会慢慢发现,不过我可没有断袖之癖,你千万不要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我只喜欢美女”。

  梦颜汐白了他一眼,懒的和他废话,向前继续走去。

  “你等等我,腿脚不便,还走的这么快”。花子墨推起架车追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

  “哎呀……终于到城门口了,到镇抚司还有一段路,陆大人,要不你歇息会,我找个人到镇抚司报个口信,让你的手下接你?”。花子墨打趣的说道。

  “我没那么娇气,既然都到城门口了,还差那几步路?你别废话了,快走”。

  花子墨忍不住笑了几声,他倒要看看这个冒牌的陆辰逸能装到几时,一会到了镇抚司,看他再怎么演。

  “是,陆大人”。

  二人从城门口走到镇抚司,街上的百姓用异样的目光纷纷投向他们,花子墨倒还好,除了衣角沾满了泥水,脸颊还是十分干净,而梦颜汐站在他身边,显得格格不入,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发丝上满是泥土,拄着木棍,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小乞丐,而架车上的两个人气息奄奄躺在上面。花子墨小声说道:

  “陆大人,你说他们是在看你,还是看我?”。

  “你闭上你的嘴便是,只管走”。

  梦颜汐感觉到脚底磨出了许多水泡,每走一步,便疼的她直冒冷汗,两间的眉头恨不得要贴在一块,撕咬着干裂的嘴唇,抬头朝远处的匾额望去,上面写着大大三个字“镇抚司”,内心说道:

  “我一定要坚持住,这是陆大人交代的第一个任务,我要当着他的面告诉他,我完成了”。

  这时陆辰逸身穿一身紫色飞鱼服,头戴鹅帽,眼神犀利,他领头在先,身后的数十名锦衣卫压着一个犯人,从她身旁经过,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傲与威严,再次冲击到梦颜汐眼中,陆辰逸高视阔步的从她身边走去,秦风扫了一眼边上的梦颜汐,差点没有认出她,一脸诧异。

  “梦景轩?你怎么如此狼狈?”

  走在前面的陆辰逸停下脚步,转过头朝梦颜汐看去,上下打量着她的囧样,鼻息中发出轻微的冷笑声,瞟了一眼,继续向前走去,

  “原来他叫梦景轩”。花子墨内心说道。

  梦颜汐没有搭理秦风的,而是怒火中烧的望着陆辰逸的背影,他刚才的眼神中,是对她赤裸裸的羞辱和嘲讽。她以为陆辰逸起码会说一句关心的话,没想到他如此冷血无情,若昨夜自己真死了,估计也不会寻她,浑身的疼痛她都可以强忍,唯独刚才的那个眼神像一根刺扎在心口,鼻子一酸,想起昨夜的种种她再也忍不住,眼眶顿时湿润。

  “你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进去,不然这两人真的要死了”。花子墨拍了拍梦颜汐的肩,低头一看她的眼中泛起泪光,满是委屈,继续要说时,被秦风打断。

  “梦景轩,你今日没来镇抚司,这月可俸禄没有了”。秦风严肃的说道。

  “你瞎啊,你没瞧见他受了伤?他抓了一夜凶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人抓住,险些丧了命,还扣俸禄,你们镇抚司真是畜生呆的地方”。花子墨走到秦风面前,又气又恼的骂道。

  秦风瞧他有点眼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便拔起手里的剑,指向花子墨,

  “你有胆再说一遍,信不信我让你现在人头落地”。

  “住手,他是我朋友,若没有他,以我的本事也抓不到凶手,他也算这起案子中的有功之人,难道我们不应该要感谢人家?”。梦颜汐立即呵斥道。

  “梦景轩即使没有你,陆大人照样也会在今日抓到凶手,所以不要以为有一点点功劳,就掂量不住自己有几斤几两”。

  秦风又向架车的两个看去,继续说道:

  “好了,你现在立马将他们带进去,还有你,今后最好给说话注意点,锦衣卫杀人向来不问理由”。秦风说完便收起手中剑,朝镇抚司走去。

  花子墨双手环抱,脸上依旧挂起笑容,对于秦风刚才的一番话,他压根就没往心里去,因为他从来不把镇抚司里面的一群疯狗当人看。

  “你走吧,我还未向你说声谢谢,谢谢你,今后你的恩情我会报答”。

  “你说错了,是我在报答……”。花子墨差点说漏嘴,便急忙改了口,

  “你前面承认我是你的朋友,那么我也认定你这个朋友,便无需报答,今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梦颜汐挤出一丝笑容,应了一声,便推起架车,打算离开。

  “好……”

  花子墨立马夺了过来,笑道:

  “你这小身板,能推动嘛,还是我来,我送进去后,我就走了,改日我会找你来玩”。

  梦颜汐看着花子墨推动着架车,心中倒欢喜了几分,这次案子也算因祸得福,结交了一个朋友,也是她来京城的第一个朋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