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凶手出现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398 2021.07.16 01:40

  梦颜汐本能的向后退了两步,将手里的木棍捏的更紧,冲那男子微微俯了俯身,一脸歉意的说道

  “我不是有意打扰公子,只是外面雨下的太大,而我又迷了路,实属无地可躲,可否能在您这借宿一晚?”。

  “你……你快走,咳咳咳……”。那名男子越发咳的厉害,便摆动着手,示意让她离开,

  梦颜汐立即从桌上提起水壶,准备给他倒碗水喝,却发觉水壶轻晃晃,连一口水都没有,她打量房内四周,除了一张破旧的桌、椅、床,再无任何家当,什么叫穷的叮当响,如今是百闻不如一见,她一瘸一拐的拿起碗走向屋外,待雨水盛满碗中时,急忙走到他身边,递给他,并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你润润喉,别喝下去,你告诉我打水的地方在哪?我去给你烧点热水”。

  那名男子抿了一口水后,向身旁的罐子吐去,一把抓住梦颜汐的手腕,语气极为低沉。

  “你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难道这里有野兽出没不成?”。梦颜汐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名男子抿了抿干裂的嘴唇,一脸哀怨的摇了摇头,从他的神情看出,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梦颜汐顺势坐在床边,关心的问道。

  “你可有苦衷?与我但说无妨,我会尽我之力帮你”。

  “你帮不了我,咳咳咳……我要你现在离开,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这名男子眼中泛起泪光,祈求的说道。

  梦颜汐见他三番五次赶自己走,脸上倒有点挂不住,虽不知他情绪为何如此激动,可若再强行留下,只怕会让他咳的越急,没准会害死他。梦颜汐看向窗外,见雨势非但没有减弱,下的比之前更大,纵使她心中百般不愿出去,但也扭不过这个虚弱的男子的催赶,只好向他点了好头。

  “那我走了,改日我会带一名大夫来看望你,今夜还是多谢你”。

  那虚弱的男子顿时松了一口气,向身后的床上躺下。

  “你快走吧……”。

  梦颜汐看了一眼他,便拿起木棍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门。

  “允南,爹回来了,李捕头已经为我们寻到最后一名男子,太好了,药引子总算凑齐了,你的病不出几日就好了,哈哈哈……”。

  梦颜汐刚打开房门,被身穿蓑衣的中年男人挡在门口。

  “你是谁?为何出现在我家?”。

  中年男人摘蓑帽,三角眼,目露凶光,满脸胡渣,嘴角下方有一颗豆子般大的痣,痔上还有一嘬长毛,此为凶相,乃非奸即恶之人。

  梦颜汐看到这位中年男子的样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故作镇定的微微一笑。

  “大叔,我……”。

  “爹,他是朋友,是专程看望我的,刚与我寒暄几句,正要走,你别为难他”。年轻男子扯着虚弱的声音连忙说道。

  中年男子没有理会他儿子,上下打量着梦颜汐,脑海中思索着什么,露出邪恶的笑容。

  “哼……你少放屁,你有几个朋友老子我还不知道?”

  梦颜汐见他不是什么好惹之人,便拄着木棍准备从他身旁绕过,谁知中年男子随手将门紧闭,插上门栓,冲着梦颜汐诡异一笑。

  “你要干什么?你让开,我要走……”。梦颜汐将手里的木棍指向中年男子,蹙眉说道。

  “爹,你就放他走吧,我们不要再杀人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年轻男子在床上声泪俱下,苦苦哀求道。

  “你给老子闭嘴,送上门的肉,岂有放走之理”。

  “杀……杀人?”。梦颜汐顿时神经一紧,咽了咽口水,举着木棍向身后一步一步退去,一不留神踢翻了身后的一口坛子。浓烈的血腥味瞬间散布整个屋子,坛中一块拳头大的红色肉球直入梦颜汐眼中,血液流向地面四处,渗在她脚底,吓得梦颜汐跳了起来,跑到门背后,便瘫坐在地上。

  “啊……啊……”

  中年男子大步流星般的冲到坛子面前,双手捧起那块肉球,像疯了一样嘶吼道:

  “允南,快啊,快找坛子,不然就不新鲜了啊,快啊……”。

  “爹啊,你快扔了吧,这个东西不治病”。

  中年男子心疼不已的望着手里肉球,转眼间又凶神恶煞的看向门口的梦颜汐。

  “你这个杂种,竟敢坏了我的好事,你可知道我是废了多大功夫啊,明日再凑一个人心,便可齐活,你现在居然浪费我一个人心,我要杀了你”。

  梦颜汐迅速转过身,慌忙的推开门栓,眼看门就要打开,身后却被一只粗厚的大手将她一把提起,甩向茶桌上,桌子与茶碗同时与她摔落在地上,

  “噗……噗……”。

  梦颜汐连吐了几口血,便重重的倒在地上,在地上挣扎了几次,始终都没有起来,经过今夜的几次折腾后,这次已消耗了她所有力气,她抬起头愤怒的望着中年男子,

  “原来……原来你就是专门挖人心肝的凶手,真是天助我也,让我抓到你了”。

  而另一边,年轻男子滚落在地上,哭喊道:

  “爹,我求求你,你不要再杀人了,他们都是无辜的啊,我求求你放了他”。

  “住嘴,你再敢多说一句话,老子现在就送他归西”。

  中年男子上前走了两步,抬起右脚重重的踩在梦颜汐的手指上,便蹲下身将手里的肉球搁在一旁的碗中,立马狠狠的掐住她的脖子问道。

  “小杂种,你刚说你要抓老子,你难道是官府之人?”。

  梦颜汐疼的眼泪在眼眶中打滚,但就是不让它掉落下来,咬牙切齿的冲他脸上碎了一口,大骂道:

  “哼……我就是官府之人,是来抓你这个畜生,不,你连畜生都不如,你简直丧心病狂,我要将你身上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来祭奠死去的六条人命”。

  中年男子不怒反笑道:

  “哈哈哈……官府又如何?老子怕你们不成,我告诉你,衙门当差的就是我兄弟,谁敢抓我?”。

  “说,你是在哪当差?等你死了,我还能好好埋葬你,哈哈哈”。

  梦颜汐知道她今夜凶多吉少,没有人会来救她,此时她脑海中依旧回想起爹爹对她说的“为什么死的不是你?”,现在真的要死了,可是她却不甘心,她才十六岁,大好的年华还在后面,还要为自己争气,那么眼下只有靠自己,必须要垂死挣扎。

  “你愣什么?你说话啊,听见了没有”。中年男子再次用力掐住她的脖子,不耐烦的说道。

  “我乃镇抚司锦衣卫统领陆辰逸。”

  “什么?你……你是陆……陆辰逸?”。中年男子一惊,掐住梦颜汐脖子的手抖动了一下,面如土色。

  陆辰逸这个名字已在京城家喻户晓,同样让人闻风丧胆,在百姓眼中,他是一个心狠手辣,冷血无情的锦衣卫,落在他手里的犯人,多半是被他活活折磨而死,牢房的酷刑一般人只用忍受到一到二个,便总以终身落残,听说他常用的刑法便是将人的手指一根根活活拔下,然后当着犯人面喂狗,还有便是挑断脚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