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水落石出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2389 2021.07.19 23:59

  梦颜汐站在镇抚司院内,无助的望着院内锦衣卫,他们各个冷漠,装作视而不见,竟无一人上前搭手将架车上的两个人拖下,她轻叹了一声,嘟囔着嘴说道:

  “真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有什么样的上司就有什么样的属下”。

  “你嘴里嘀咕什么呢?还不将他们带进刑房,杵在这当门神啊”。秦风站在身后催喊道。

  梦颜汐强忍着一肚子的火,正愁没地方可撒,却被秦风冷不丁的一句话瞬间引爆,她紧握拳头,迅速转过身,赫然而怒的瞪着他,像是要将秦风活剥了似的。

  “你们都是睁眼瞎啊?就不能帮忙抬进去,这可是陆大人要抓的犯人,现如今已经被我抓到,难道连送进刑房都没人帮忙,你们这一群冷血的家伙”。

  “昨夜你和陆大人纷纷去追凶手,都不管我的死活,我从山坡上滚了下去,差点摔死,又紧接着遇到凶手险些丧命,我以为你们会来救我,可是呢?一见面又是嘲讽又是数落我,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梦颜汐说完侧过身,红着双眼,将快要溢出来的眼泪,立即用袖口拭去,摆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像极了小时候明明有一肚子委屈,却还要在爹爹面前故作坚强,始终不低头。

  “哟……哭鼻子了?梦景轩这是陆大人交代给你的第一个任务,是要你自个完成,可没吩咐让我们协助你,你还在这委屈了起来,哼……”。秦风幸灾乐祸的说道。

  “咳咳咳……这是哪儿?”。江允南肉眼松弛的从架车上缓缓坐起,看到身旁的江寿禄面白唇裂,气若游丝的躺在他身边,急忙摇晃着江寿禄的身子,哭喊道:

  “爹……爹,你醒醒啊……你不能死啊,你若死了,我该怎么办啊?”。

  梦颜汐走到架车前,伸手向江寿禄的气息探去,被江允南立马推开。

  “你滚,我昨夜不应心软,就让我爹杀了你这个杂种啊”。

  梦颜汐不可置信的望着江允南,她本想带他来这里,为他寻个大夫给他治病,没曾想到一醒来便还是喊着要杀她,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

  秦风二话不说上前将他从架车上一把拽在地上。

  “既然醒了便最好,一会审问起来也不费力”。

  “我们带他们进去……”。秦风对着身旁的锦衣卫说道。

  梦颜汐一瘸一拐的跟在身后向刑房走去。

  刑房是牢房酷刑审讯地,一进大门,两边则是牢房,专门关押重刑犯,再往里面走去,便是陆辰逸常常审讯犯人的地方,里面只有一张太师椅和桌子,周围摆满了刑具,脚下放着熊熊燃烧的火盆,上面是触目惊心的烙铁,烧的甚是通红,这要是烙在肌肤上,瞬间烫烂,毋庸置疑。

  刚进一去,便听见里面传来的凄惨之声,梦颜汐的心立即提到嗓子眼,脊背不由发寒,这比验尸房还要恐怖万分,那里只看到死者被折磨后的惨状,而这里却能看到犯人是如何折磨致死,这二者相比后者最为惊骇。

  陆辰逸坐靠在太师椅上,两手搭在扶手两边,他冷瞧着对面被两手捆绑在木桩的犯人,双脚带着重重的脚链,身旁的锦衣卫正用沾了盐水的鞭子抽打着犯人,全身皮开肉绽,鲜血淋漓,陆辰逸淡漠而无情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你说,还是不说?”。陆辰逸冷冷的说道。

  “陆大人,小的何错之有啊?”。犯人龇牙咧嘴的哭喊道。

  陆辰逸微微起身,走到犯人面前,盯着他邪魅一笑,动作敏捷的拔出身旁锦衣卫手中的剑,快、准、狠的刺透犯人脚面,他连眼睛都带眨。

  “啊……啊……”。

  刑房再次传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牢房,牢房中的重刑犯吓得栗栗危惧,蜷缩在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

  “大人,凶手已带到”。秦风拽着病怏怏的江允南走到陆辰逸面前,以及身后两名锦衣卫架着不省人事的江寿禄。

  梦颜汐躲在他们身后,不敢朝里面望去。

  “舅舅?”。江允南朝身旁的犯人望去,立马大惊失色。

  “允南,你……你怎么也被抓来了?”。

  陆辰逸瞟了一眼梦颜汐,便向身后的椅子坐去,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们二人上演苦情戏。

  “舅舅,都是我不好,害了你和我爹,我罪该万死啊”。江允南泣不成声的一脸自责。

  “陆大人,人都是我杀的,与他们二人无一点关系,求求您放过他们啊”。犯人立即求饶道。

  “哼……李捕头,你终于招了,可是本官的忍耐是有限的,现在求饶为时已晚”。陆辰逸不屑的说道。

  陆辰逸唤这个人为李捕头,名叫李宗,则是张县令手下的一名捕头,在衙门当差数十载,为人奸诈,趋炎附势,平时总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到处欺压百姓,陆辰逸对他的作风早已耳闻,但他从来不插手与自己无关的事,可如今落在他手里,那么新账旧账一并算。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

  陆辰逸的属下立马将二人架在木桩后,便恭敬的退在他左右。

  “陆大人,这个江允南不是凶手,凶手是他爹”。

  梦颜汐虽然对江允南很是气恼,但也不能因为这个,将事实隐瞒,起码那也是一条人命,他是无辜的,该死的是他爹。

  “你从何得知他不是凶手?既然他不是凶手,又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陆辰逸厌烦的问道。

  “陆大人,小的现在立马就招,只要您放过他们,您怎么处置我都行啊”。李宗急的连声说道。

  “本官一向最讨厌威胁,即使你不说,本官也自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的说”。陆辰逸冷笑一声,轻视的说道。

  这是梦颜汐头一次见陆辰逸审问犯人的场景,着实让她胆怯,想想她之前如何谩骂过他,真是懊悔不堪,今后更要在他面前言行谨慎,若惹的他不开心,这里的任一刑具足足能让她落残,此时她倒庆幸陆辰逸对她的宽宏大量。

  “陆大人,小的现在就说……”。

  片刻后

  经过李宗的一番交代,事件的来龙去脉也统统掌握。原来这个江寿禄的妻子是李宗的妹妹,当年妹妹失足坠崖让他万分痛苦,可他不知妹妹真正坠崖的真相,却被江寿禄糊弄了过去,此后自己的外甥因受打击,便卧床不起。

  他们二人寻了众多名医,也无人瞧出任何病状,眼看江允南日渐消瘦,再后来日日咳出血迹,见此情况,李宗认为江允南撞了邪,便请了江湖术士,说得了阴病,据说是死去的亲人久久不愿离去,日日吸取阳气,解决办法则是挖七位阳年阳月阳日阳时的男子的心,做成药引喂其灌下,便可大好。

  李宗是一名捕头,对挨家挨户的情况了如指掌,只要随意一打听,找这七人不在话下,得知后,这几人都是富家子弟,整日游手好闲,又常常去后山打猎,李宗便也装作喜欢打猎的理由,将他们一一带入后山,与江寿禄联手同他们残忍杀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