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官锦衣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可怜之人

女官锦衣卫 竹夕颜 4286 2021.08.04 02:21

  陆辰逸派秦风将穆家戏班子六具尸体带回镇抚司,而他独自留在戏园中继续寻找可疑线索,挨个查看六个房间,当到二楼尽头的第一间房间时,他停顿了一会,朝脚下看去,见门口有少许的白色粉末,便蹲下身,伸手将地上的粉末沾了一点,放到鼻息间嗅了溴,并无异味,起身推开房门朝里走入。

  这间房间一看便是女子的闺房,整洁、干净,房内有淡淡的清香味,桌上摆放着一盆兰花,他走到梳妆台前,停下了脚步,胭脂水粉井然有序的摆放在上面,抬眼时发现铜镜右下方,用红色胭脂写着四个字“时候已到”,这四个字虽小,但每个字看上去非常有力,陆辰逸眉头微蹙,思索这几个字的含义后,继续朝床前看去,床上倒无任何异常,只是床檐前挂着五个不同颜色的香囊,这五个香囊上绣的花纹较为奇怪,而不是日常中所绣的鸳鸯、花草等其他图案,却是五个小人,这个五个小人胸前分别绣着一个字,“堂、耀、业、杰、秀”。

  陆辰逸抬手将其中一个香囊取了下来,打开朝里面一看,竟不是香料而是白色粉末,同样与刚进门时发现的白色粉末一样无味,凭他历来的经验,这起案子绝非灭门如此简单,他将剩余的四个香囊取下,行色匆匆的离开这里。

  镇抚司验尸房

  “大人,您来了”。

  秦风刚验完尸,正要走出房门,见陆辰逸急忙朝里面进来。

  “验尸如何?”。陆辰逸问道。

  “回大人,其中五具尸体死的略有蹊跷,只有一具尸体属于一刀致喉”。

  “继续说”。

  “大人,他们被人杀害之前,就已经中了剧毒,即使凶手没有出现,他们也活不过一宿,属下猜测,定是先有人下毒,才有凶手灭口”。

  “进去再看看”。

  陆辰逸朝六具尸体方向走去,一一揭开他们的白布,脸上、身体逐渐发黑,他走到一具女尸身边,这女子的毒速略比其他几人更重,他仔细的探去,这女子的右手中五个指甲缝中有淡淡的血迹。

  “大人,是有什么可疑之处?”。秦风看向那女尸问道。

  “走吧,出去说”。

  “是,大人”。

  院中

  “秦风,他们的卷宗给我看看”。

  秦风立即从袖口掏出卷宗,递给陆辰逸。

  陆辰逸接过卷宗,仔细的翻看里面内容。

  穆原堂祖籍洛阳,是穆家戏园的班主,携妻儿于半年前来到京城,并开了戏园,早年间行走各地依附其他戏园唱戏,挣了不少银两便来到京城,这半年戏园生意不错,经常都是客座满堂,但此人吝啬,将钱财看极重,戏院请的伙计每到付工钱时,总是以各种理由克扣不少,因此伙计们对他生了不少埋怨。他共有三个儿子,一个义女。三个儿子名叫穆少耀、穆少业、穆少杰,年龄均在十七八左右,义女名段婉儿,年龄则在十六,妻子名朱莲秀,

  陆辰逸拿出五个香囊,对照上面的名字一看,这上面绣的字与穆原堂连同妻儿的最后一个名字一致。

  “大人,这香囊绣的字为何都是穆家戏班子的人?那另一具女尸是谁?看相貌也在五十左右,也不是段婉儿的尸体”。秦风疑惑的问道。

  陆辰逸沉思片刻后,将香囊递给秦风。

  “去药铺问问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秦风接过香囊后,好奇的朝里面看了看后,便立即收好,朝大门急忙走去。

  陆辰逸握紧手里的卷宗走向书房。

  醉香楼

  “大夫,这姑娘怎么样了?”。梦颜汐焦急的问道。

  花子墨坐靠在椅上,悠闲的磕着瓜子,身边的妙珠为他沏茶倒水体贴入微。

  “景轩,你别站在那了,快过来喝口茶”。花子墨笑道。

  张大夫两指搭在段婉儿的脉搏上,神色凝重,突然摇了摇头。

  “这姑娘体内有剧毒,恐怕时日不多了”。

  “什么?怎么会中毒呢?”。梦颜汐大惊道。

  “中毒?明明今日见她都好好的,何时中的毒?”。花子墨立即上前问道。

  “这毒在体内已有一月左右,现已侵入五脏六腑,老夫也无能为力了,你们便好好照顾她,若她有心愿就替她完成吧”。大夫背起药箱,轻叹了一声,便转身离去。

  梦颜汐与花子墨面面相觑后,同时看向昏睡的段婉儿。

  “这么好的姑娘,怎么就……”。梦颜汐满眼可惜的说道。

  “为何会中毒?而且有一月左右,她难道没有发现?”。花子墨疑惑的望着段婉儿。

  “不管她是如何中的毒,眼下就听大夫的,等她一会醒来,带她去找家人,有什么心愿未了解,就代替完成便是”。妙珠说道。

  段婉儿微微睁开眼,她其实早已醒来,他们刚说的话都已听到,泪珠莹然下,抓住梦颜汐的手说道:

  “梦公子,我没有家人,我若死了,便将我的遗体烧了”。

  梦颜汐紧坐到床边,伸手将她脸色的泪珠轻轻擦拭,段婉儿被她的这一举动,所动容,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泪水还是不由的滑落下,上天真是捉弄她,临死前却遇到了自己的意中人,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身子早已脏了,已经配不上她,便扑向她怀中大哭了起来。

  “梦公子,为什么你才出现,若早日遇见你,我的命运便不会如此”。

  梦颜汐被她弄的措手不及,看她在自己怀中哭的甚是伤心,也不忍推开,只好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言未发。

  站在一旁的花子墨,看出了端倪,不可置信的问道:

  “段姑娘,你莫不是喜欢我这小兄弟吧?”。

  “什么?”。梦颜汐一听,急忙推开段婉儿,迅速站了起来。

  “对,我是喜欢他,从我见他第一眼就已经喜欢的不得了,可我不配”。段婉儿哭诉的朝梦颜汐说道。

  梦颜汐又是摇头又是摆手:

  “段……段姑娘你千万不可喜欢我,是……是我配不上你啊”。

  花子墨大笑:

  “景轩你还说我不懂得怜香惜玉,我看你才不懂,段姑娘时日不多了,你还是了解她的心愿”。

  “对啊,段姑娘刚已说她没有家人,也是个可怜之人,你莫不要辜负她的一番心意”。妙珠走到梦颜汐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梦颜汐此时真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气恼的甩门而去,被花子墨立即抓住她的手。

  “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毕竟大家相识一场,就随了她的心愿,让她安心走”。花子墨说道。

  “梦公子,你不必为难,此生没有缘分嫁给你,来生我一定要找到你,成为你的娘子”。段婉儿一脸凄凉的望着她。

  “不……不是,段姑娘,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梦颜汐哭笑不得说道。

  “景轩,段姑娘已经表明心意,这辈子的心愿就是嫁给你,要不你就答应她便是”。妙珠捂着绣帕笑道。

  “噗……”。段婉儿吐了一滩黑血后,便再次晕厥。

  梦颜汐赶忙跑了过去,摇晃着她的身子。

  “段姑娘,段姑娘,你醒醒啊……”。

  花子墨上前将手搭在她的鼻息间。

  “她鼻息微弱,估计快不行了……”。

  梦颜汐看着奄奄一息的段婉儿,五味杂陈,虽认识时日不长,可毕竟与她同大,这样的妙龄少女就这样死了,试问谁也于心不忍,可她毕竟是女儿身,怎能娶女子呢?这不是成心在欺骗她,但想到她也快死了,能了解她的心愿,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便不假思索的说道:

  “段姑娘,若你的心愿真是嫁给我,我……我答应你便是,只是你不要恨我”。

  “景轩,你真要娶她啊?我前面是在和你开玩笑啊”。花子墨一脸吃惊。

  “咳咳咳……你刚说什么?”。段婉儿缓缓睁开眼,气若游丝的说道。

  “我……我娶你”。梦颜汐握紧她的手。

  “能在死前嫁给心爱之人,我也算死的瞑目,我这一生总算能让我开心一回了”。

  “那我去给你们两个准备婚服……”。

  傍晚,夜色朦胧,薄纱缭绕的云雾中,竟瞧不见一缕月色,乌云满布整个夜空,让人十分压抑。

  镇抚司书房

  “大人,这些香囊中装的是断魂散,每日服用一点,不出一月即可毙命”。秦风将香囊递给陆辰逸。

  “今日我已经猜想到杀穆家戏园的人,是司马溯派的手下,到现在看来真正要了他们命的便是这毒药”。

  “大人,想必下毒者定是他们自己人,莫非是……”。秦风说道。

  “不错是段婉儿,我今日已派人打听,司马溯确实抓了段婉儿,可最后放了,不像他以往的作风,估计这个段婉儿是在他面前招了他们二人,借此要报仇,这样一来司马溯必定派人跟踪她,寻找他们”。

  “那岂不是梦景轩有危险?”。秦风说道。

  “带上人,去醉香楼,这是花间道常去的青楼,兴许段婉儿也在,再迟一点,恐怕来不及了……”。

  陆辰逸与秦风等人赶往醉香楼。

  醉香楼后院

  苏妈妈将后院所有人请了出去,只留花子墨、梦颜汐、妙珠、段婉儿四人,妙珠在院中简单的布置了一番,为段婉儿换上了嫁衣,只有梦颜汐迟迟不肯换。

  “梦公子,你若不换我自不会强迫,只要能成为你的妻子,婉儿已经很满足了”。段婉儿被妙珠扶住,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脸色煞白,含情脉脉的对梦颜汐说道。

  “景轩,你可要想好,你今日娶了,明日就该丧妻”。花子墨站在梦颜汐身边小声说道。

  “我……我只是为了了解她的心愿,她也实属可怜,连家人都没有”。

  “梦景轩,本官交代给你的任务你不去执行,倒在这里与其她女子拜堂?”。

  陆辰逸等人纷纷冲进醉香楼后院,突然进来的一大批人吓得在场的人惊慌失措,唯独花子墨像个没事人一样,将陆辰逸不放在眼里。

  “陆……陆大人,您怎么来了?”。梦颜汐一脸惊讶的问道。

  陆辰逸瞟了她一眼,眼神犀利看向段婉儿。

  “你就是段婉儿?”。

  段婉儿被陆辰逸的威严吓得不禁向后退去,小声说道:

  “是……民女就是段婉儿”。

  “哼……本官问你,穆原堂、朱莲绣以及你那三个兄弟可是你所杀?”。

  陆辰逸话音刚落,花子墨与梦颜汐同时一怔,难以置信的朝她看去。

  “陆大人,您是不是搞错了?”。梦颜汐为段婉儿反驳道。

  陆辰逸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便继续问道:

  “本官在问你话,是不是?”。

  段婉儿两腿发软,瘫倒在地上,朝地上吐了一口血,大声哭喊道:

  “他们都该死,都该死啊……”。

  梦颜汐上前扶住段婉儿,不解的问道:

  “段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段婉儿垂下眼,泣不成声的说道:

  “在我五岁那年我被爹娘狠心抛弃,被一家戏园所收留,我便开始跟着他们学唱戏,直到我十三岁时,我遇见了穆原堂这个畜生,当时他与他的妻儿在济南唱戏,一眼相中了我,便要收我为义女,向戏园给了二十两银子,将我带走,起初他待我极好,可……”。

  段婉儿说到这里,像是有什么痛苦的事让她不愿面对,双腿蜷起,捂着脸歇斯底里的痛哭。

  “他是不是欺负你了?”。花子墨问道。

  段婉儿连连点头,缓缓放下手,对梦颜汐说道:

  “梦公子,我知道我很脏,可是我的心不脏啊,但我没办法逃出他们的魔掌,我才十六岁啊,就被那个禽兽不如的畜生玷污了,我求他们放过我,可是他们打我,骂我,尤其朱莲秀,她眼睁睁的看着穆原堂强暴我,而她装作视而不见,还有他那三个儿子更不是东西,我实在受不了,便起了杀心,我要与他们同归于尽”。

  梦颜汐听到她的遭遇后,眼眶红润,心疼不已的握紧她的手:

  “婉儿,那些畜生该死,但你不能将自己的命搭进去,你才十六岁啊,你好傻啊”。

  花子墨走到段婉儿身边,蹲下身,露出同情的目光。

  “没想到世间竟然有这样的混蛋,怪我没有发现”。

  陆辰逸冷冷说道:

  “即使如此,你也不该杀他们”。

  “不光是我要了他们的命,还有司马溯啊……”。

  段婉儿说完,便倒在了梦颜汐怀里,嘴角流出黑色的血液,眼神暗淡,无力的抬起手抚摸着梦颜汐的脸颊,满眼不舍的说道:

  “梦公子,我……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是真的”。

  “我好……好恨……没有早点遇……遇见你”。

  段婉儿两眼一闭,抚摸着梦颜汐脸颊的手重重落在地上,含恨的泪水朝眼角两边缓缓流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