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两世离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夫妻?夫妻!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47 2019.04.20 08:00

  “苏姐,我经纪人电话占线,等一会我再打。”杜若有些心虚,想到上午的时候江平被他的不辞而别气疯了,打电话足足教育了他一刻钟。也不知道他现在是气的把他拉黑了?还是真的在打电话。

  苏晚歌勾了勾嘴角,“杜若,谢谢你。你是唯一一个肯伸手帮我的人。”

  “怎么回事?苏姐,到底发生什么了?方便说吗?”杜若诚恳问道。

  “呵,如今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苏晚歌自嘲地笑了笑,“方熙外面有人了。昨天还带回了家里来。我在圈子里这么多年,什么事没经历过,本来他如果只是外遇,我看到这些年他对我不错的份上也就忍了。可他搞谁不好!偏偏搞自己经纪人!我昨晚和他大吵一架闹翻了,家里不想待,跑出来才发现,我竟然无处可去。我真是傻,这么些年,和他买了房子,给他父母买了房子,给我妈也买了房子,可我自己,一离开他们,却连个住处都没有。本来我想去我妈那里住几天,可我弟弟前几年离婚,也住在我妈那,现在实在没有多余的房间。”

  “方熙竟然和自己经纪人!”杜若有些震惊,细想来却又是毫不意外,“他不像这么没成算的人啊,怎么会犯这种大忌?!”

  圈子里虽然乱,但是大明星和经纪人之间还是很少会牵涉到感情纠纷。因为一旦有了感情牵扯,就太容易引起利益的分化。所以一般一线的明星都比较爱惜自己的羽毛,就算要玩,外面太多可以选择的人了,实在没必要去和经纪人有纠葛。

  杜若也没想到一向看起来十分精明的方熙,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而且,当年的方熙和苏晚歌,可是恩爱有加,并不像是演出来的感情。否则浸淫娱乐圈这么多年的苏晚歌,也不会如此轻易就和方熙结婚,还为了他退隐。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变了。半年前,他还好好的,出事之前我们还在备孕。没想到,几个月前,他突然就开始不太理我,不接我电话,不回我消息。我就有预感他有可能是出轨了。可我完全没想到竟然小三竟然会是马莹莹。她都做了方熙的经纪人四年了,之前都没事,没想到现在勾搭到了一起。”

  “男人要变心,哪里需要什么理由?”杜若虽然自己是男人,可在圈子里见到太多这种人了,方熙还不算最禽兽的……

  苏晚歌愣了愣,苦笑道:“你说的对。我自己没带眼识人啊。”

  “那也不是这样说的。你遇到的不是好人罢了。苏姐,那你接下来什么打算?如果要离婚,那要早做准备。不过不打算离婚,那你现在就不能让小三登堂入室。”

  “容我再想想。”苏晚歌情绪低落。毕竟是五年的感情。他不念着这夫妻之情,她却是无法轻易舍下。

  “那要不你先去我那住,反正我那东西都全,地方也大,而且我近期都不会回帝都,房子空着也空着,随便你住多久。对了,我给我经纪人打电话,刚刚没打通,再试试。我出来的急,没带钥匙在身上。一会我把地址给你,你可以直接去,我让我经纪人到时候都准备好。”

  “真的很谢谢你,杜若。”苏晚歌目露感激说道。

  “嘟……嘟……”杜若拨通了江平的号码,还是占线。

  “奇怪,今天怎么一直占线,他不会真把我拉黑了吧?!”杜若自言自语。

  “子衿……子衿……”

  杜若刚把没打通的电话挂断,突然从后座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

  “谁?!”苏晚歌吓了一跳,天色已昏暗,而且之前因为完全沉浸在愁绪里,以致她完全没发现后车座还有个人躺着。

  “没事没事,是我朋友。”杜若急忙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下车后坐上了车后座,一边对着副驾驶座的苏晚歌说道:“不好意思,苏姐,你等我一会啊。”

  苏晚歌回身,帮杜若开了后座的顶灯。看着杜若从后座上的一团毯子里挖出来一张脸,吓了一大跳。

  勿怪苏晚歌惊吓,而是现在陆离的形容着实太差。灰白的长发,苍白到吓人的脸色,连唇色也几乎全白,双目紧闭,如同将死之人。

  “阿离,阿离,你醒醒。”杜若紧紧抱着陆离的上半身,轻摇。

  他不知道陆离这是怎么了,她之前虽然也会昏睡很久,但从没像如今这样。

  “子衿……”陆离在昏睡中不住呢喃。

  “纸巾?阿离,你是要餐巾纸吗?”杜若把“子衿”听成了纸巾。也难怪,现在的人叫“子衿”的几乎已经没有了。

  苏晚歌听不下去,说道:“杜若,你朋友是不是在叫谁的名字?”

  “啊……”杜若有些傻眼,他对陆离一点了解都没有。只知道她的师傅,好像叫什么“伤”来着。其他她认识的人一概不知。

  “你朋友是不是生病了?看起来情况不太好。要不,送她去医院?”苏晚歌建议道。她在想杜若是不是太不会照顾人了,病成这样,竟然还不送医院。

  “她是生病了,可是不能去医院。”杜若随口回道,他还记着她在“浮生殿”里亲口让他承诺的事——不能送她去医院。他估计她是修士,可能有什么不能上医院的原因,虽然他不知道,但他会尽他的最大力量保护她。

  苏晚歌却是想到了别的方面,眼中透露出一丝同情之色。“那要不给她喝点热水?我拿给你啊,我刚刚倒了的。”

  “不用不用。”杜若连忙摇头。

  “子衿……你为何如此对我!”昏迷中的陆离竟清晰地喊出了这句话,声音嘶哑,眼角竟流出了一行清泪。

  杜若似乎竟感觉到了陆离的痛苦,心中紧跟着一阵刺疼。他俯下身,紧紧抱住陆离,“阿离,我该怎么做?……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才不会痛苦?”

  紧紧地抱着陆离,杜若觉得自己的心像要碎成几瓣,他不知道为何他就像能体会到陆离此时此刻的心情一般,他的眼角,竟也流下了一行泪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