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两世离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诡异邻里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10 2019.04.23 08:00

  苏晚歌思绪转了又转,她之前倒是没想到杜若是这么痴情的人,通常痴情的人都重感情,也知恩图报。更何况她之前只是帮过他一个小忙,如今她这么落魄的情况下,他竟毫不犹豫地就主动帮她,可见他是可交之人,他和她之前的朋友都不同。这次他明显是遇见大麻烦了,这姑娘也不知道能否活着到海城,不如乘着这难得的机会,帮他一把,今后就算只凭着今日的交情,他也必不会对她见死不救。况且,今日帮他一把,交他这个朋友,划得来!

  苏晚歌在娱乐圈来说是敢爱敢恨的楷模,但毕竟也是在这个圈子沉浮了那么多年,计算利益得失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东西。

  想罢,她已经决定:“杜若,我想我还是不去你家了。你现在这个情况,我还是和你们一起走吧。今天晚上你来开车,明天白天我和你换着开车,你一个人吃不消的。万一路上有个什么事情,我毕竟是女人,还能有个照应。”

  杜若想了想,也不勉强苏晚歌,他也无心再多说什么,只应承说道:“晚歌姐,大恩不言谢,这次的事情过后,今后你有什么事,随时开口。”

  言毕,杜若就驶出了嘉城服务区。一路疾速向着海城行去。

  次日日落时,杜若一行已经抵达海城。

  海城是华国最大的沿海城市,也是华国最国际化的现代大都市,在解放前这里被称为“十里洋场”。很少来海城的杜若开了GPS,兜兜转转了许久,绕了好几圈,才找到了陆离所说的霞飞路128号。

  他倒是没想到陆离的家会是市中心的这么一栋风格简朴的老房子。

  房子外表看起来是栋古旧的两层老式小楼,应该是解放前的建筑。从外面就能看到两楼灰色细鹅卵石的外墙,一侧的墙上还爬着浓绿的爬山虎,院子里几棵高高的大树的树冠,看起来也是年代久远,整个房子在夕阳中显出一派静谧的古典韵味。

  杜若把车停到128号门口,打开车后座,轻轻摇了摇陆离,“阿离,到家了。你快醒醒。”

  陆离的情形比昨天更糟糕,嘴唇由于脱水,已经干的起了一层厚厚的皮,脸色比昨日更加苍白,她本来就比常人更白皙的皮肤,此刻看起来如同蜡像般,眼角竟出现了几道明显的细纹,原本灰白的长发此刻看起来比昨日尤甚,已经是白多过于黑。

  她似乎一夜之间老了许多。若说杜若初次见她之时,还觉得她是十七八岁的少女,那么此刻她已经形同三十多岁的中年。

  杜若摇了她好几下,她才终于像缓过了气来一般,半睁开眼,气若游丝地挤出一句话:“去隔壁的126号,找季青临。”

  说完,软软地栽倒在杜若身上,又昏迷了过去。

  杜若什么都来不及想,飞奔到相邻的老房子门口,狂按门铃。千万要有人在啊!

  门铃响了好一会后,大门才“咯吱”一声开了一条门缝,从门缝里露出半张苍白的像是许久没见过日光的戴着眼镜的男人的脸,男人淡漠地看了一眼杜若,又“砰”地一声关上了大门。

  “砰、砰、砰。”杜若看着这男人问都不问一声就关了大门,竟忘了按门铃,着急地狂拍木头的院子大门。

  男人不耐烦地又打开了门,皱起眉看着杜若。

  “我找季青临。”杜若怕男人又一声不吭就关门,急忙说道。

  “我就是季青临。”男人声音有些嘶哑,好像许久没说话的样子,说的很慢,语调显得有些奇怪,“我不认识你。”

  “是陆离让我来找你的。”杜若用身子顶住门,生怕他又关门。

  “陆离?她怎么了?”叫季青临的男人依然紧皱着眉,不紧不慢地问道。

  “她出事了,现在她在门口的车上。”

  “哦。你等一下。”季青临说完,回身走回了院里,这次倒是没再关大门。

  杜若透过开着的大门,看到里面的院子什么都没有,树没有,草没有,花也没有,干干净净。一些零散的东西动分门别类地整整齐齐地码在一起。

  没两分钟,季青临手上拿着一串钥匙走了出来。

  跟着杜若走到了128号门口,季青临熟门熟路地用钥匙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等杜若把车开进去停好,又小心地把陆离从车后座横抱下来的时候,季青临已经把房门打开,整栋房子灯也开好了。

  一层是客厅和餐厅,二楼是卧室、会客厅和书房。

  杜若抱着陆离进门后,季青临一路引着他们径直上了二楼的会客厅。

  客厅布置地很怪异,没有沙发这种常见的家具,反而是在两侧对称地摆放着几张圈椅和几,一个长条案。在南面的位置,竟放着一整面的纱隔,将那一块地方隔出了一个单独的空间。

  本来这种在现代并不常见的家具杜若也不认识,不过之前几年他拍过几部古装正剧,有一些场务对道具要求严格到苛刻,还有特地去借真的老古董家具来做道具的。所以他才对这些家具有个大概的概念。不过,陆离这里的家具明显比他拍戏的时候的那些借来的家具好了不知几个档次,这些看起来应该是真的古董,而且保存十分完好。

  杜若突然想到陆离昏迷的时候不停在叫的“阿殇”,以及她说了很多遍的“五百年”,心里一动。

  季青临引杜若抱着陆离走到那面位于南面的纱隔后面,那里摆放着一张小小的贵妃榻,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琥珀色的榻,竟隐隐似有暗光浮动。

  “你把她放在这上面。”季青临操着怪异的语调说道。

  杜若依言把陆离放到了那张奇怪的贵妃榻上,那榻尺寸较常见的榻小上许多,娇小的陆离躺上去后正好,倒像是专门为她而特制的。

  “她怎么伤成这样?”季青临问道。

  “她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杜若十分内疚,“你能救她吗?”他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