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两世离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 为伊消得人憔悴

两世离殇 旖旎若脂 2023 2019.04.22 08:00

  “真的很感谢你,晚歌姐,我也不和你客气了。她叫陆离。”杜若也没心思和苏晚歌客气,他现在的所有心思都在陆离身上,她是修士,之前大冬天穿一件裙子都没事,可见她寒暑不侵,可现如今她竟烧的这么严重,到底该怎么才能救她呢?她的师傅明明来过了,为什么竟没有为她治伤?

  所有的一切都在杜若的心里纠缠。之前杜若怕陆离真的伤重未愈,心里不快,就没敢问过她的伤势到底如何了。如今却是一筹莫展。

  “我过去看看她。”杜若想不通,索性就不再多想。脱下了外套的羽绒服,坐去后座,抱起陆离,让她尽量舒服地靠躺在他的身上,又把他的羽绒服盖在陆离的毯子外面。

  陆离身上过高的体温传到杜若的身上,杜若丝毫不觉得热,反而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

  这,是他一直以来都心心念念的女人啊!

  若能从此携手白头,那该有多么地好!

  第十二章为伊消得人憔悴

  陆离的情况越来越不好,身上汗出如瀑,甚至开始喃喃呓语。

  “水……水……”陆离可能是汗实在出的太厉害,有些脱水。

  “要不给她喝点水吧,脱水严重了会没命的。”苏晚歌看着都有些不忍,这姑娘这情况,可遭大罪了。

  杜若本来就是在左右摇摆,看着陆离,他也不舍得她这么痛苦,听了苏晚歌的话,终究还是不舍的心占了上风,拿了热水给陆离喂了一些。

  随着一声声弱不可闻的哭诉,陆离的身子越来越烫,一旁始终紧抱着她的杜若也仿佛要被她烧起来。可他不敢放开她,连声叫了她好几遍,她都还是没醒。

  杜若只能紧紧地抱着她。从来不相信鬼神的他此刻在心里不住祈求:请把她的伤痛都转到我的身上吧,我情愿伤的痛的是我,她承受的已经太多太多了。

  晚上,苏晚歌又给陆离擦了一次酒精。发现陆离身上好像从水中捞出一般,衣服都湿透了,可奇怪的是这姑娘的汗水竟然一点臭味都没有,反而还有一股淡雅的香,不是花香也不是什么香水的香,而是一种闻起来很舒服又说不上来的香。

  苏晚歌都忍不住凑近闻了又闻,闻完又不由觉得好笑,自己这样的举动若被人看到会觉得是变态吧,幸好杜若君子的很,坐在前座始终没有回过头来。

  子时。

  陆离的梦呓越来越严重。

  “子衿,子衿,你为何如此待我!”

  “阿锦,你为何负我?!到底是为什么!”

  “好痛,好痛。”

  “师傅,救我。我好痛。”

  “不,阿殇,不要等我。五百年了,不要等我了……”

  这次,杜若在一旁清晰地听到了所有。奇怪的是他却并不觉得嫉妒,反而是心疼不已。他难以想象在他认识她之前,她都经历了什么!她背负的太多,杜若只恨不能以身代之。

  “子衿,子衿,阿殇……”陆离不住呢喃的叫着几个名字,眼中泪水又开始溢出,泪痕滴落在身后抱着她的杜若的手心。

  杜若觉得那手心的泪珠似要灼伤他的心,他笨手笨脚地用衣袖为陆离拭去那不住滴落的泪,可那泪水却像是永远也擦不干净,才擦掉她眼中又有新的流了下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子衿,子衿……你为何负我!为何负我!”

  陆离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竟然突然地睁开了双眼。

  “阿离,你醒来了?!”杜若惊喜说道。

  陆离却似是没听到杜若的话,也没看到杜若。呆呆地直视着前方。

  杜若看陆离的情形不对,轻轻摇了摇陆离,“阿离,阿离,你怎么了?你说话啊!”

  陆离没说话,毫无预兆地,“噗”,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软软地倒向了身后杜若的怀中。

  “阿离!”杜若惊叫道,“怎么办,怎么办!阿离,你怎么了?!”

  前座刚刚睡着的苏晚歌都被杜若的惊叫声吵醒,回过头来看到陆离胸前的鲜血。

  “杜若,还是送去医院吧。这样下去她会没命的。”苏晚歌劝道。之前杜若说的不能去医院,她一直以为是这姑娘得罪了了不得的大人物,所以病成这样都不能去医院。所以此刻看到这种情形,她才极力劝说杜若送陆离去医院。

  杜若十分为难。他此刻不知道该怎么做,一面是理智上觉得不能送陆离去医院,陆离之前特地交代过他,可见她去医院会有麻烦。另一面看到陆离的凄惨模样,又忍不住地想送她去医院,说不定去医院就能治好她呢?!

  正在杜若两头为难的时候,陆离强撑着说道:“不去医院。送我回家。”

  杜若忙不迭地说:“好,好,阿离,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你别睡,你告诉我你家地址。”

  陆离说话都有些喘,“海城霞飞路128号。”说完,她又累地闭上了双眼。

  杜若看着又睡着了的陆离,她胸口那鲜红的血刺伤了他的双眼。看着她嘴角还沾染着的点点血迹,那么地刺目,他忍不住俯下身,轻轻吻去那些星星点点的红梅。

  看着这一切的苏晚歌有些咋舌,看这情形杜若是爱惨了这女子?!这还是昔日那个禁欲的杜大影帝本帝?!

  旁若无人地做完这一切的杜若,又帮陆离整了整毯子,绑好了安全带,恋恋不舍地抚了抚她那灰白的及腰长发,才又回到了前座。

  “晚歌姐,”杜若坐到驾驶座,对着旁边副驾的苏晚歌说道:“你要不去帝都我家住?我可以把地址给你,还有我经纪人的手机号,我也会电话和他说好让他到时候给你开门。我不能送你了,你明天自己开车过去,我家没人,你想住多久住多久。”

  苏晚歌看着满脸疲惫的杜若,他从头到底没休息过片刻,此刻双眼通红,一向光洁的下巴上都冒出了青青的胡渣,问道“那你呢?你现在就送她去海城?”

  杜若点头,“嗯。我现在就开车出发。我怕……怕她撑不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