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君向北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二章 马萧和韦革命的愿景

君向北来 李玉莲阿莲 2094 2020.10.18 09:14

  第二次攻城失败和一营长曹渊的牺牲,使北伐军一度沉浸在悲壮肃穆的气氛中。由于曹渊的阵亡非常悲痛,连着两天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老天仿佛也在悲悼牺牲的北伐将士,这几天天气也急剧发生变化。只一夜,秋风忽然“嗖嗖”地刮了起来,秋老虎被驱赶得无影无踪,颇有凉意的天空,顿现肃杀之气。

  随着总指挥部的改变战略,以守为攻,将士们终于有了暂时的喘息休整时间。

  被铁桶一般团团包围的武昌城,被切断水路、陆路运输和通讯设施之后,已经成了一座孤城。为了躲避革命军的炮击和飞机轰炸,城内的北洋军也安静起来,龟缩在高大的城墙内不声不响,千方百计节省物质和军火。

  城外,最忙碌的是战地救护队,又开始了战后的连轴转。他们要为抢救回来的牺牲的官兵遗体,进行清洗整容,要为负伤的弟兄们做手术治疗,值班守护。医护人员在帐篷里出出进进,每个人的面容都带着紧张和疲惫。

  韦革命的心情一直很沉重,为这么多弟兄特别是一营长曹渊的牺牲而难过。她牵挂着战友杜心舟,是否顺利回到了武昌城里,在铁桶一样的围困下,她生活还好吗?她能够成功地协助打开武昌城那一扇扇厚重的城门,让弟兄们减少伤亡,顺利挺进么?

  在韦革命的担忧中,胜利的消息频频传来。汉阳、汉口方向的北伐军进展顺利,9月6日,汉阳守军司令刘佐龙阵前起义,汉阳归顺国民革命政府。7日,第八军第二师渡过汉水,攻占汉口,切断了武昌的粮食补给线。至此,武汉三镇已有两镇被攻占,吴佩孚于仓皇沮丧中,坐着花车逃往河南信阳。武昌城里,只剩下两万多部队和死忠的刘玉春闭门死拼,拒绝投降

  到了9月10日,北伐军前敌总指挥唐生智令第八军第三师师长李品仙率第三、第四两师及鄂军第一师向孝感追击溃退的北洋军,于16日进占武胜关,切断了北洋军的退路。

  就在革命军在两湖战场取得决定性胜利时,馨帅孙传芳却蠢蠢欲动了,他把自己的五省联军组成5个方面军约14万人,陆续于八九月间调入江西,准备从侧翼向已被北伐军占领之两湖进攻。

  想当初,北伐军刚出湖南的时候,漫长的战线,一侧完全暴露在孙传芳眼里,馨帅曾戏谑道:“我用剪刀都可以把它剪断。”然而,打着小算盘的他,为了保存自己的实力,却就是不去剪。如今看到吴佩孚大势已去,这位江南王开始动手了!

  奉系的雨帅见此情景,也行动起来。派馨帅的老上司王占元到南京,对孙传芳表示北方势力必须团结起来,才能抵制南方。馨帅很是振奋,于9月8日致电雨帅说:“愿追随左右,共挽颓局。”张于第二日回电:“玉帅新挫,武汉已失。东南半壁,全赖我兄支柱。弟以大局为重,微嫌小隙,早赴东流。倘有所需,敢不黾勉。”

  于是,孙传芳对奉系的顾虑暂时消除,便集中全力在江西对付北伐军,导致北伐战争的重心遂由两湖转移到江西。

  革命军腹背受敌。根据这一形势,北伐军总司令部决定于9月上旬,乘孙传芳军队尚未集结完毕之时,对江西孙传芳军队发起攻击。又过了几天,江西战况危急,第七军、第一军第二师被调到江西防线,攻克武昌的计划就落在第四、第八军身上,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主任邓演达作了实际上的攻城总指挥。

  由于增援部队的加入,从9月6日起,北伐军在江西战场上,先后攻克赣州、萍乡、修水、高安等地,进抵南昌附近。此时南昌之敌只有一个骑兵团,守军约600余人。9月19日,北伐军在南昌城内的工人、学生及江西省警备队的配合下,一举攻占了南昌。

  此时的武昌城已经被三面包围,城里缺粮、缺药、缺电,百姓哀号,军心涣散。而北伐军架在紫金山阵地上的大炮,每天都要打几炮,示威一般震撼江城,其光熊熊,其声鸣鸣。而且不久又增添了飞机,每天在武昌城上空盘旋不去,并撒下许多红红绿绿的传单。惹得城内枪炮齐放,但飞机依然翱翔自如,毫不在乎,因为那些山炮不是高射炮,守军徒然糟蹋子弹,待明白过来,也就不做此蠢事了。

  但革命军围而不攻仅仅是表面现象,将领们正在寻找更合适的攻城办法。由于武昌城的险要和敌人重兵防守,从正面打开武昌城门是不可能的,所以,北伐军决定挖开城墙地基,埋设炸药。负责指挥整个爆破进程。而且,经过再次休整补充的独立团,规模亦如从前。

  由于曹渊的牺牲,二营四连长卢德铭升任一营营长,五连长李子华升任第二营代理营长。

  此时,隐瞒怀孕一路跟过来的陶云舒,告别救护队和二哥陶云晏,调到了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担任宣传干事,从事对城内守军的宣传攻心任务。她用自己的雄辩的口才和动人的文笔,为攻下武昌城这一壮烈的历史篇章,添上了一道精彩的音符。

  而韦革命,忙中偷闲誊写马萧那些字迹潦草的战地日记,她时而欣喜窃笑,时而掩面落泪,心情随着日记的内容起伏跌宕。马萧已经与她约好,北伐成功后他们就结婚,然后定居北京,把爱巢选在西城某一个胡同里。他喜欢北京的胡同,说北京的胡同海了去了,每条胡同都有一段掌故传说。胡同是北京的城市格局,更是北京历史文化发展演化的重要舞台。时代变迁,政局嬗替,世事沧桑,人情冷暖,几多生死,几多悲欢,都在胡同里上演……

  听得韦革命一愣一愣的,向往不已地说:“那我们就当胡同串子吧!一个月能串完吗?

  马萧哈哈大笑:“我的媳妇儿呀,北京的胡同海了去了,有7000多条呢,不要说一个月,估计一年也串不过来,到时候,我给你就准备几双老北京布鞋,慢慢转悠吧您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