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血战戮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玄水池

血战戮天 无味09 2081 2017.09.13 22:49

  一刻钟后,盘族大殿之内,盘元漠盘膝而坐,双眸微闭,神色略显憔悴,忽然嘴角上扬,开口哈哈一笑,“画天,都到门口干嘛还不进来,别像个小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

  “嘿嘿,在老爹眼皮子底下还是躲不过去啊。”大门开出一道细缝,盘画天从中溜出,嘻嘻笑道。

  “你小子倒是好的快,还得多亏了那个小兄弟,才把你救活过来,以后入江湖了,眼睛擦亮点,这位柏公子,就是一个可以托付后背的人!”盘元漠起身说着,放着精光的黑眸与接连七天灌输玄气而削瘦显现疲累的脸庞,反而更显威严,悄然流露出一股王者般的压迫气息。

  “谨遵父亲教诲。”平日里盘元漠讲话都是和颜悦色半说半笑的,像今天这般讲大道理,可是数年来的头一次。

  “对了,我们封禁的那本血色功法形体消失不见了,现在应该就潜藏在你识海里面,先祖手札上没有应对这种情况的记录,不过那些曾经接触过功法的人性情乃至人格都会扭曲,变得更加阴暗暴戾,实力剧增且极为嗜血,你实力不够,表现的应该会更加明显,且先去玄水池里浸泡数天,等你出来,也正好赶的上玄法秘境开启,那里还有你爷爷看护着,我也放心。”

  “玄水池?那是我们盘族新开拓的产业么?”

  “怎么可能当做产业来经营,汇成玄水池的那些万载凝晶玄冰,偌大个盘族也才搞到一点,还需父亲特地守护,以前你年岁尚小,去玄水池反而是百害而无一利,现在却正好适用你的状况。我已经告知过你爷爷了,赶紧过去,别让他等久了。”盘元漠说完手掌轻拍几声,“阿甸,你带画天去一趟,他还不知道路线。”

  殿中梁柱黑影蠕动,缓缓浮现一道人影,阿甸微微鞠躬,伸手做请说道:“属下领命,少主请随我来。”

  几个呼吸后,一处幽暗山洞通道中,阿甸与盘画天两人恍若鬼魅般闪现而出,“老爹谨慎的很啊,把玄冰池设在这种隐蔽的地方,居然要用虚行符才能到达。”说着玄气流转,将虚行符传送所产生的晕眩之感平复下来。

  阿甸干笑一声“家主这么做也实属无奈,本来想直接在盘族领地内修建的,但怕某些贼人窥探,只好另寻此地了。不过虚行符也只能传送到入口处,接下来的道路还有许多致命机关,专门用来防范实力高强的玄者,少主你跟紧我,可别走错了。”

  在与盘画天说话之时,阿甸手上忙活不停,已经将前路数个机关打通,盘画天连踏数步跟上,那些机关又咔嚓启动,隐约看见石缝当中金属利芒闪烁,而后又隐于黑暗。

  二人大约走了小半个时辰,中间排解机关便花费了不少时间,好在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在一处萤火微亮的洞府前,阿甸停下脚步,口中念念有词,从怀里取出一块墨黑石块贴于岩壁,这石块没有丝毫出彩之地,与那些山边碎石一般无二,顶多是完整了一些,若是不小心失落在路上,也不会有人多看一眼。不过听阿甸说里面镶嵌着数道细微至极的阵法,只是常人看不出来罢了。

  石块嵌入岩壁数个呼吸后,伴随着一阵轰隆巨响,盘画天脚下坚硬如铁的石路猛然裂开一个成人大小的巨缝,阿甸却早已在轰鸣声响起之时离开了盘画天身边,静静站立一旁,“少主,我只能送你到这了,还请见谅。”

  那石缝好似深渊沼泽,一点点拉扯着盘画天的身躯,越是挣扎越是猛力吸扯,伴着一声苦笑,盘画天彻底沉入了石缝之中,阿甸见状取出了墨黑石块,石路再次闭合如初,场中寂静片刻,阿甸拍拍身上沾染的尘屑,独自一人离开了山洞...

  盘画天在一片死寂黑暗中如陨星般坠落而下,顾不上其他,炼血运转,一头黑发瞬间染成血红,下颚处覆盖的鲜红鳞片蔓延到了鬓角处,一双黑瞳中条条血丝如蛛网般错综交杂,在这一片漆黑中闪烁起妖异摄人的红芒,这次的炼血变化显得更为接近柏枫的形态,体内血红玄气如同山洪倾泻般在经脉间四处冲撞,又好似岩浆漫过一点点灼烧着他体内的脉络,更是一阵阵恶心暴躁的感觉涌上心头,恍若走火入魔一样。

  即便如此,盘画天也不得不继续调动玄气将自身坠落速度平稳下来。

  忽的,底下现出一抹光点,随着下降愈发扩大,那是一块巨型冰晶的反光!

  等盘画天看清时却已经来不及停下了以他的肉身程度这样直直摔下去,且不说粉身碎骨,断手折脚的肯定不为过。

  就在盘画天贴近冰晶,甚至能感受到冰晶上席卷而来的刺骨寒气时,一只干枯发瘪的老手稳稳托住了他下坠的身形,其中凝实厚重的玄气好似水波微微荡漾,感觉像是落在了一块软糯棉花上。

  “画天小子长大了,沉得很,我这老骨头可经不起你这么躺啊。”接住盘画天的老爷子慢慢捋着胡须,呵呵笑道。

  “爷爷,可算见着你了。”盘画天关闭炼血,站在冰晶之上,顿时神清气明许多。先前走火入魔的状况也稍稍减退。

  “你的事,我已经听你父亲说过了,我一人待在这里虽说清净,却也无聊许多,你小子来了也热闹些。至于玄水池的功效,你站在这冰晶上也多少有些了解了吧。我便不细说了。看你身上气息躁动虚浮,那血色功法已经开始显露峥嵘了啊...”

  盘问泽说着枯手缓缓抬起,在空中凝聚一点晶莹玄气,旋即飞速舞动,划出道道奇异繁杂纹路,一挥手,那些符文如同刺青般深深烙刻在盘画天身躯之上。

  “这些符文是我近日专门刻印用来压制血腥躁动玄气的。配合玄水池使用,效果必定会更为出色。”看着盘画天遍布斑驳符文的身躯,盘问泽倒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来,赶紧去玄水池里泡着,爷爷帮你护法。”盘问泽不由分说的一把揪起盘画天,袖袍一挥,直接丢了进去。

  “噗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