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月老你绑错人了啦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中毒专业户

月老你绑错人了啦 九儿0 1920 2021.05.16 11:19

  云烟抓耳挠腮的疑惑道:“香甘粉又是什么?以前也从未听过。”

  “香甘原是一种西域风沙地里的一种植物,西域的人会取香甘的根茎磨碎了入菜提香那就是香甘粉。”

  “两者单独所用并无害,但若是相遇那就是一剂夺人性命于无形的毒药,诊脉一切正常可不出半月就会暴毙而亡。”

  “不过覆落和香甘粉都产于西域,所以这等相克之道并没有许多人知道,若不是王爷怀疑王妃病蹊跷只怕是很难发现每日的唇脂里掺了覆落。”

  云烟望着沉睡中的苏夕瑶愤恨道:“我们小姐这种避事的性子,处处忍让宽容,怎么有人这么恶毒要如此取她的性命。”

  司马翎接过那盒用了一点的唇脂凑近不停地闻。

  可是除了很香不灵光的鼻子也没闻到什么独特的异香。

  “好啊,果然是杀人于无形,云烟这唇脂是哪里来的?”

  “这不是王爷在三日前让人送来的嘛,小姐原先也是用的凝香斋的唇脂,可是那日被打扫的婢女粗手粗脚的打碎了,没多久王爷就差人送来了,小姐还觉着正好呢都不用出去买了所以一直用着。”

  司马翎可从来没有送给她东西过,这明显是有预谋的先是打翻原先的唇脂再用他的名义送来,她也不会对此起疑。

  让混了覆落的唇脂与吃食中的香甘粉混合着吃下。

  好一个心思狠毒计划缜密。

  “本王并未送过,可还记得是哪个人送来的?”

  云烟抬眸仔细回想了许久。

  “不记得了,是个小婢女,那时候没有提防所以并没有记清她的五官模样。”

  “王爷那现如今是把膳房负责王妃饭食的人和负责清婉阁打扫的婢女全部抓起来审问吗?”

  司马翎摆了摆手。

  “这不是几个婢女有胆子可以办到的事,不可以打草惊蛇,敢在本王眼皮子底下行此恶毒之事,必须要把身后那只黑手给揪出来。”

  “李大夫,那王妃所中的毒可否解?”

  “那就先要避免覆落和香甘再继续一起用,索性王妃才刚发病应是中毒不深,服几副药应该就能无虞。”

  司马翎思虑道:“那就有劳李大夫了,烦请李大夫不要声张,对外就说无知所患是何怪病,您也无能为力。”

  “老朽明白。”

  安排好了李大夫,就让落谦跟着去抓药亲自盯着煎煮。

  “云烟,此事暂不可以声张,膳房送来的膳食照常收下,这唇脂还是照常放在她的妆台上,对外务必要表现的很担忧很难过的模样,这样大鱼才会放松警惕咬饵上钩,明白吗?”

  云烟会意的点了点头。

  苏夕瑶虽服了解毒的汤药可是收效缓慢,这两日里依然时而疯癫时而安静。

  陷入疯癫时可以大吼大叫不知疲倦的不停自残自虐,或是凶狠蛮横对着空气抡起胳膊就是一阵激烈,完全就像是个得了失心疯的疯妇。

  安静时则痴痴地蜷缩在角落里,不声不响谁唤都毫无反应。

  每日的喂食汤药这就成了司马翎头疼不已的事,她神智不清当然不会配合,一轮鸡飞狗跳的折腾下来几个人都伤痕累累精疲力竭。

  苏夕瑶总算在第三日天微亮时才在睡梦中苏醒恢复了神智。

  脑袋昏昏沉沉的完全不知道她自己这几日究竟做了多疯狂的事,只觉着睡了一觉怎么浑身上下都疼痛的厉害。

  她一抬起脑袋想要坐起身来,转眼就看到了司马翎趴在她的床榻侧熟睡着。

  她好好睡着觉一醒来就看到身边睡这个人,这可着实把她吓得够呛。

  苏夕瑶扯着嗓子喊道:“你怎么大半夜的在我房里,你想做什么?”

  她的大嗓门把睡下并不久的司马翎硬生生从梦境中吓醒。

  他抬起头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你醒了?记得我是谁吗?”

  “王爷你这是睡糊涂了吧,我就睡了一觉怎么可能会不认识王爷,王爷若是还在为了白天的事生气而吓我,那我和王爷认错行吗?”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好不好,求求你别大晚上的出现,人吓人真的是会吓死人的。”

  司马翎看着眼前的蠢女人,这憋屈着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他挽起衣袖露出白皙的胳膊,上面赫然有一深深的齿痕,虽已愈合但仍看着触目惊心,更别提周围无数结痂了的抓痕。

  他抱怨道:“你自己看看你做的好事,你欠本王的只怕是十世都还不完了。”

  苏夕瑶完全不记得这些,自然不会乖乖承认这两排丑不拉几的齿痕是她自己的。

  “王爷休要污蔑我,我没事干咬你、抓你干嘛。”

  说罢她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她涂着蔻丹的指甲全部断裂,两只手背上也全是深深浅浅的抓痕,拉起衣袖胳膊上更是惨烈,无数的淤青遍布和抓痕相互交织在一起。

  她不可置信的还伸手去戳了戳自己的淤青,那疼痛感让她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可她却一点也不记得,明明睡前只是觉着疲倦怎么一觉睡醒就浑身都是伤。

  她望着司马翎一脸的迷茫,就像迷途的小羔羊一样。

  “我不会是又失忆了吧,完全没有印象有人把我打成这样啊,睡着了被人这么打我也该醒的啊。”

  司马翎叹气着将这两日发生的一切讲述了一遍,她这才知道自己这两日有多疯癫,不仅将自己伤得遍体鳞伤,将司马翎和落谦抓得抓痕密布,还将云烟打了。

  她愤恨道:“我又招谁惹谁了,竟值得用如此恶毒隐秘的方式慢慢折磨我。”

  “你既已苏醒,那一会不妨与本王演场戏,自然会有些眉目。”

  “什么戏?”

  她贴过耳朵去细细的听着司马翎的计谋。

举报

作者感言

九儿0

九儿0

现在触发了发两章就要被屏蔽模式,前面被屏蔽章节已经大修过解了禁,后面一章仍被屏蔽,仍在申诉,什么时候发上来待定

2021-05-16 11:1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