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一剑龙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剑 相约练剑

一剑龙凰 劫燚 2752 2018.11.12 09:29

  次日,在青萍宗的山顶之上,白蓝早早的就拿着剑,在这里等了。今天的白蓝将一头长发高高的扎起,只留下鬓角的些许。一身洁白的衣裙,让只有七岁的白蓝看起来十分的清纯。一阵微风吹过,白蓝的衣裙和长发随风飘动,伴随着一缕阳光,这画面让人沉醉。

  白蓝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八刻时了,刻时山路上却依旧没有苏忆笒的身影。白蓝看着自己手中的剑,喃喃自语道:“他,他该不会不来了吧。”

  “不会的不会的,苏忆笒一定会来的。”白蓝轻轻的晃了晃脑袋,继续朝上山的山路望去。

  “白蓝,早啊。”就在这个时候,在白蓝的身后,传来了苏忆笒的声音。

  白蓝一惊,连忙转身,“啊,苏忆笒,你,你怎么上来的?”

  苏忆笒温和的笑了笑,“我七刻时的时候就到了,看时间还早,就带着毛毛到山后去逛了逛。”

  苏忆笒肩膀上的毛毛朝白蓝点了点头,然后蹿到了白蓝的肩膀上,在白蓝的脸颊上亲昵的蹭了蹭。

  “哦。”白蓝应了一声,原本她还担心苏忆笒不来呢,结果没想到苏忆笒早就到了。

  “好了,白蓝,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开始吧。”苏忆笒说着将手中的黑剑拔了出来。

  看着二人这般,毛毛也十分的自觉,从白蓝的肩膀上跳下来,跳到一旁的石头上,扭了扭身子,开始享受这温暖的阳光。

  “哦,对了,白蓝,你在修炼灵虚剑法上,遇到了什么问题,先说出来,我们探讨一下。”苏忆笒准备开始了,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白蓝有什么问题要请教自己。

  “我吗?”白蓝想了想,“就是许多剑招的施展,我没办法将其衔接的很连贯,导致很多时候都没有办法及时的施展出剑招。”

  “这样啊。”苏忆笒微微点头,“那我们先一起练练剑吧,等发现问题了,在一起解决,好吗?”

  “好,都听你的。”白蓝说着,也将自己的剑拔了起来。

  “那我们开始吧。”苏忆笒握剑站定,深吸一口气之后,便开始演练灵虚剑发的招式。

  白蓝站在苏忆笒的身边,精髓其后,手中的剑,也挥舞了起来。

  “七师姐,你看,是小忆笒和白蓝。”路过山顶的朱晓柔指着不远处练剑的苏忆笒和白蓝,对一旁的周若萱说道。

  周若萱顺着朱晓柔指去的方向望去,脸上十分的欣慰,“小师弟和小师妹还真够勤快的,这么早就开始练剑了。”

  “嗯,那是,小忆笒可是最认真的,不过我没想到的是,今天白蓝也在。”看着苏忆笒旁边的白蓝,朱晓柔惊讶的说道。

  “你这傻丫头难道看不出来吗?我们的小师妹,是看上我们的小忆笒了。”周若萱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他们二人还是很般配的,小忆笒那么优秀,白蓝又那么漂亮,可以说是我们青萍宗的金童玉女了吧。”

  朱晓柔撇了撇嘴,“要是小忆笒早出生几年就好了,这样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噗呲。”周若萱没忍住笑了起来,“你个小丫头也看上我们的小忆笒了?晓柔,你这是要老牛吃嫩草啊。”

  “去去去,我们修炼之人的寿命比常人要长,就算差个几岁有什么关系。”朱晓柔辩驳道。

  “行了吧你。”周若萱没好气的说道,“要说追求者,你又不是没有,别的不说,那个曹俊,他不是一直都对你有意思吗?”

  “那个口是心非的家伙,看着就讨厌,七师姐还是不要提起他了,一提起他我就来气。”朱晓柔一脸的气氛,很显然是不想听到曹俊的名字。

  “好吧好吧,你的事我就不掺和了。”周若萱摊了摊手,“走吧,修炼去吧。”

  “嗯。”朱晓柔点了点头,看了眼苏忆笒之后,便与周若萱离开了。

  “大师兄你看,好美的画面啊。”另一处,吴越倚靠在一棵树上,望着正在练剑的和白蓝,一脸沉醉的说道。

  “你什么时候也有审美之心了?”卓清风笑了笑,也朝苏忆笒的方向望去,眼中充满了欣慰。

  “就允许大师兄你能够附庸风雅,我就只能是大老粗不成?我对美好的实物,还是能够分辨的。”吴越辩驳道。

  “确实很美。”卓清风没有反驳,“二师弟,你还看到了什么。”

  吴越愣了愣,随后看着苏忆笒和白蓝想了想,道,“我还看到了朝气,希望,青萍宗的希望。”

  “没错,他们都是我们青萍宗的希望,是我们青萍宗的未来。”卓清风拍了拍吴越的肩膀,转身离去,“我们早晚要离开的,而未来的世界是他们的。”

  吴越赞同的点了点头,再看了一眼这美丽的画面之后,转身跟上了卓清风的脚步。

  千万里之外,有这么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山峰陡而险,寻常人根本就无法攀登而上。不过就是在这样的山峰之上,却坐落着一座宏伟的宫殿。

  宫殿的色调以红色为主,不但瓦片是红的,柱子墙板是红的,就连地上的石块,都是红的。这一望无际的红色,不知为何,让人看的有些胆寒。

  但在这座宫殿的深处,却有一座与众不同的别院,这座别院里完全与外界的农家小院相同。小院内的房屋比起外面的宫殿,虽然比较简陋,但是却十分的整洁,清晰。加上小院中的池塘,庭榭,还有院角盛开的花朵,着实使人眼前一亮。

  “娘,娘,我回来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发飘飘,瓷娃娃般的小女孩,推开院门,欢快的朝里屋跑去。

  “旎旎回来了。”里屋内一名身穿素衣、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看到小女孩到来,连忙放下手头上的针线活,将小女孩抱到了怀中。

  女子伸手将小女孩的头发理顺,“修炼了一天,累了吧。”

  “不累不累。”小女孩兴奋的说道,“今天外公表扬我了,说我的剑法已经很熟练了呢。”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们家的旎旎最棒了。”女子夸奖道。

  听到女子的夸奖,小女孩很是高兴,只不过很快,小女孩的脸上就流露出了不舍之情。

  看到小女孩的异样,女子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又要出去了吗?”

  “嗯。”小女孩不舍的看着女子,“外公说,明天让萍姨把我送到百花岛去,这一次,可能要很久很久都见不到娘了。”

  “百花岛吗?”女子轻轻的抚摸着小女孩的头,“既然你外公已经决定了,那你就一定要去。”

  “我知道。”小女孩点了点头,“可是娘,我舍不得你。”

  “傻丫头。”女子温和的说道,“百花岛离我们这里不算太远,只要你在百花岛里表现的好,随时都是可以回来的。”

  “娘,你说的真的吗?”小女孩一脸期望的询问道。

  “当然是真的啦。”女子微微点头,“娘什么时候骗过你?”

  “太好了。”小女孩兴奋的跳了起来,“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

  女子欣慰的笑了笑,将小女孩招到身边,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蓝色的项坠,将其戴在了小女孩的脖子之上。

  “娘,这是什么啊,真好看。”女孩握着项坠,大眼睛眨呀眨,喜欢的不行。

  “这叫月神泪。”女子解释道,“这个会代替娘陪在你身边,你以后要是想娘了,就看看它。”

  小女孩上前一把将女子抱住,“嗯,我知道了,谢谢娘。”

  女子轻轻抱着小女孩,轻声说道:“旎旎,能答应娘一件事情吗?”

  “嗯,娘你说。”

  “这件事情你要替娘保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外公。”

  小女孩想了想,然后朝女子点了点头,“娘你说,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好。”女子蹲下身来,握着小女孩的肩膀说道:“旎旎,你以后要是看到跟你一样戴着月神泪项坠的男孩子,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不要让他受到伤害。”

  小女孩疑惑的看着女子,好奇的询问道:“娘,为什么啊?”

  女子深吸一口气,一滴泪水从脸颊滑落,“因为,因为他是你哥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