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封神之独占鳌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 镇压天魔

封神之独占鳌头 节操喵 2009 2019.08.18 21:25

  午时已到。殷红娇焚香净手,拿起桑枝弓,搭上桃枝箭。陆压说道,“一箭射左目,二箭射右目,三箭射心口。三箭射完,湿婆自然命绝于此。”

  殷红娇一箭,射在草人左目上。湿婆大叫一声,左目有鲜血汩汩救出。殷红娇二箭射右目,湿婆右目从此闭上。

  湿婆什么都看不见了,依旧在倔强的站着。

  殷红娇最后一箭,射在草人心口上。湿婆似乎觉得有九条五爪金龙,向自己张牙舞爪飞来,从自己身上抓走了许多重要的东西。可惜的事,湿婆再也不知道以后的事情了。

  湿婆向后,直直倒下,激起尘土无数。西方的毁灭之神,从此陨落。

  与此同时,西方之中,遍地有钟声响起,所有湿婆神像,尽皆破碎。所有信仰湿婆之人,都感觉心里面空落落的。他们念起湿婆的名字,就好像念起一个路人的名字一般。

  乌云仙在殷红娇身边,充满担心的看着她的气运。只见殷红娇身上九条五爪气运金龙向着西方扑去,须臾回来,不但没有损伤,还壮大了不少。

  陆压见殷红娇射完三箭,绝了湿婆,气运不但没因为此阴毒之术有所损害,反而壮大了不少,心中暗想,“虽然我看不清殷红娇身上气运到底是什么,但是她身份绝对非凡。”

  陆压即对乌云仙说道,“湿婆既绝,贫道也该离去。他日有为难之事,贫道还会再来。就此别过。”

  “道兄一路顺风。”乌云仙说着,看陆压化一道长虹离去。

  帕尔瓦蒂见湿婆气绝身亡,不由悲从中来。她抱着湿婆,放声大哭。

  “我夫君不能葬于异国他乡,须得回西方安葬。”帕尔瓦蒂喃喃自语。她拿着雕像,背着湿婆尸首,前往西方。

  就在帕尔瓦蒂踏过东西方交界之处后,一股极为不详的预感,抓住了她的心脏。

  帕尔瓦蒂惶惑的四处观望,只听到一声钟响。他低头一看,却只见她手中那二人甜蜜对视的雕像,刻着湿婆的那一侧,化为飞灰散去。

  帕尔瓦蒂面色瞬间灰白起来。她忽然觉得身后一轻,她背着的湿婆尸首,也化为飞灰散去。

  帕尔瓦蒂焦急的在西方寻找湿婆的痕迹,去发现湿婆的痕迹,就此从西方消失,她脑中的湿婆,似乎也要渐渐变成无关的路人。

  愤怒,悔恨,不解,不甘。种种的负面情绪,化为黑气,将帕尔瓦蒂层层包裹,最后化为一颗黑色的蛋,矗立在大地之上。三日之后,黑蛋裂开,一位新的女神走了出来。

  新的女神,浑身黝黑,青面獠牙,额头上有一只蛇眼,四只手臂持着长刀。她的每一寸皮肤上,都烙印着湿婆的名字。

  “我,要为湿婆复仇。我之名,为迦梨。”新生的迦梨女神呢喃着,以极快的速度赶往东方。

  在莘城,乌云仙花了几日,将二教大战所破坏的土地修复。随后,闻仲进军亳城,将亳城围困起来。

  闻太师正要挥师攻城,忽然听见空中,有尖利的啸声响起。闻太师抬头一看,只见一人立在天空之中。这人大声喊道,“吾乃复仇女神迦梨!是谁,杀死了我的湿婆?”

  “这是天魔!太乙金仙级别的天魔!”闻仲看了一眼,心中大惊,连忙拉住殷红娇,不让她出来,却没拉住。

  空中,迦梨紧紧盯着殷红娇,“就是你,杀死了我亲爱的湿婆?”

  “就是我。”殷红娇高高昂起头,“湿婆,就是被我亲手杀死的。我看着他双眼流出来鲜血,心脏停止跳动,感到万分的愉悦。死在我的手里,乃是湿婆的荣幸。”

  “岂有此理!你们杀了我的湿婆也就算了,还不肯把他哪怕一丝一毫的痕迹留下来!你就给我的湿婆偿命吧!”迦梨大声尖啸。

  殷红娇只感觉眼一花,就已经到了一处所在,这所在遍地黑暗,开满着黑色的鲜花。

  “此处,乃是我的心之所在。”迦梨说道,“我在此杀你,谁也不能干涉,哪怕是圣人也是一样。”

  殷红娇环视周围,“你若是杀了我,也会陨落吧?”

  “我早就死了!早就死了!陪我的湿婆一起死了!在这里的,不过是我的一丝残念而已!我就是要在这里,杀了你!”迦梨怒吼。

  见了迦梨的样子,殷红娇反而笑了,“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你的丈夫在世界上,留不下一点痕迹?”

  迦梨点头。

  殷红娇说道。“杀死你夫君的工具。钉头七箭书,并没有如此功效。湿婆之所以消失,是因为他的气运,尽皆被我掠夺走了。他的存在,也被我镇压。不信,你看。”

  说完,殷红娇右手一伸。一方玉玺出现在她的右手之中。湿婆的一点残影,在玉玺之下,慢慢的被磨灭。

  见了湿婆残影,迦梨眼睛瞬间红了,化为一头狂暴的野兽,冲着殷红娇扑了过去。

  “孽畜!岂敢放肆!”殷红娇大喝一声,二目放出金光,有九条五爪金龙现出,在她的身边盘绕。

  迦梨被五爪金龙吓了一下,悄悄后退,但又不甘就此放弃,围着殷红娇打转。

  “你也算是一个可怜人。不过,你既已成了魔,那就消失吧。”殷红娇见湿婆残影彻底被玉玺磨灭,即将玉玺祭起来,将迦梨镇压。迦梨张牙舞爪,极力反抗,终究也是被玉玺彻底镇压。

  殷红娇喃喃自语,“看来,我比你幸运的多。我借伴生玉玺之能,隐藏女儿身。隐忍二十多年之后,终于又遇见了一位好师父。之后的命运,当由我自己掌控。”

  殷红娇收起玉玺,面前的一切尽皆破碎,她回到现实中来。

  闻仲见殷红娇恍惚了一下,天上那一尊魔就消失了。他急忙问殷红娇,“殷将军,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情?”

  “我和那尊名叫迦梨的魔争斗了一番,得胜而归。想必是因为我战胜了一尊魔的关系,现在,已经是天仙了。”殷红娇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