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夜话与红线女

唐才子传 折翅兔 3072 2019.08.07 07:00

  月明星密,树林间蜿蜒崎岖的樵径上走着两个人,当先的是个个子极高,长手长脚的胡女,她背上背着的则是个年纪不过十五六的俊朗少年,少年背上背着个巨大的包袱,里面装着的赫然是孙不仁及孙不义的六阳魁首。

  “哥舒”

  “嗯?”

  “你说我的腿会不会就此坏掉,还有我们何必连夜赶路,天亮后再走就不行?”

  “我检查过了,姑爷你的腿没事儿的,快的话或许到明天就正常了。那地方血腥气太重,不管是引来凶兽还是华阳余孽都危险”

  少年“嗯”的一声认可了她的道理,下巴在少女的团子头上蹭了蹭,但终究不如用手来的习惯,“哥舒你懂的还不少嘛,我重不重?”

  少女咯咯一笑,“姑爷像个孩子,可比我举的青石轻多了。你那曲子词里说天涯地角有穷时,我能背着你走到天涯地角都不累,姑爷你信不信?”

  少年又蹭了蹭少女栗色头发的团子头,“信!”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沙沙的脚步声中,“哥舒,你怎么来的这么晚?”

  “他们逃出城时走水路有船,我没有,泅水跟着就慢,停船的地方水流又急不好靠岸,入山之后更不好找,还是靠着宿鸟惊飞才寻过来的。姑爷跟他们站的太近,他们人又多,我也不敢动手,怕……

  总之都是我不好,手脚慢又没走过绿林,真遇事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害姑爷入了险地还要担惊受怕”

  少年静静听她说完,攀着少女肩膀的手紧了紧,“哥舒啊,你真是个傻丫头,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刚才要没有你我就死了”

  少女或许是被痒痒着了,咯咯的一笑,声音像银铃,更像黄莺。

  “哥舒,你说我的飞刀为什么那么不准?我是个男的,还比你大,连你都打不过多丢人”

  “练武是个水磨功夫,急不得的,姑爷才练了不到两个月,危急关头就能用已经很好了”

  “嗯”少年晃晃头勉强接受了少女的解释,因为这个话题蓦然想及一事,“哎呀,我那柄射失的飞刀忘了收回来”

  “那刀又不值钱,姑爷想要再多打几把就是了”

  “谁说的?刀虽不值钱,我的字号却值钱的很,要是哪个绿林同道看到‘天上地下,例不虚发’的飞刀空钉在树干上,岂不是要笑死?想我初入绿林就遭此奇耻大辱,如何能忍?”

  少女笑出声来,却听背后少年犹自庆幸道:“还好我在刀上刻的不是‘小宁飞刀,例无虚发’总算没把字号亮出去”,当下少女再也忍不住的纵声大笑,半天加半夜的疲累就此烟消云散,心中直有说不出的快活。

  笑过之后少年总算是住了口,少女却意犹未尽,“姑爷你怎么知道孙不义有问题?”

  “我哪儿知道,但当时情势太危急,只能先大言惊人把孙不仁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才能阻止他拿刀砍我”

  “你是瞎蒙的?”少女想及此前刚到时看到的险状,忍不住惊呼出声,“那你怎么知道孙不仁他们会听?”

  “任何人遭遇到孙不仁那样一败涂地的惨败后都会想找一个‘不是我的错’的说辞,只要有人这样说,他就一定会想听,这是心理学,是人性的弱点,嗯,等你再长大些就明白了”

  少女听不太懂却莫名觉厉,“姑爷懂的真多,不过你指出孙不义身无伤痕可是确证”

  “那是后来才注意到的,他在重狱住了两个月,出来又赶上逃命,就这还有力气砍我,没鬼才是真见鬼了”

  少女连连点头,“那个像女人一样的男人你又是怎么发现的,就因为他出手杀了孙不义?我也听到了他的解释,没问题啊?你是怎么确定的”

  “我连他名字都不知道,拿什么确定?”

  少年撇了撇嘴,“不过当时情形他们一旦不内斗,我就有杀身之祸,既是生死攸关也就只能咬死了说。”

  少女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少年则是嘿嘿一笑,“想赌把大的却输了个精光的人心里都住着一条毒蛇,猜忌、多疑必不可免。只需抓住这一点撩拨,孙不仁即便不怀疑那鬼男人也会怀疑向二,他们可都是山匪中的当家,当家的一乱,局势又岂能不乱?”

  “哦”少女懵懂的点点头,正要说什么,道左的树林中忽然传出一声腻腻的轻笑,“别人杀人用刀,你杀人用嘴,坏鬼书生名不虚传,孙不仁兄弟和花清香死在你手中不冤”

  随着说话声,一道亮光破空而来正插在少年头顶的发髻上,少年伸手一摸却正是那柄他刚刚还心心念念的天上地下,例无虚发的小宁飞刀。

  “谁?出来说话”

  腻腻的轻笑声左移了十丈有余,声音也飘忽的厉害,“这世上凡是见过红线女真容的都已是死人,宁坏鬼你真想见我?”

  “你斗得过她吗?”附耳低声连问了哥舒两遍,有些发呆起来的她才反应过来,也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这跟判断的差不多,宁知非下得地来,反手就将也不知是不是吓傻了的哥舒紧紧藏在身后,向着声音结束前的方向温润笑道:“绿林高人历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们两个十来岁的小辈能聆听仙音已是荣幸之至,岂敢再有奢望?相见不如怀念,仙子且容我等告退”

  “且慢!”

  声音又飘忽了十多丈,这哪里是人的速度,活生生就是个鬼啊!宁知非咬牙强笑,“仙子绿林高人定不会跟两个孩子计较,免得传出去惹人耻笑,既是如此,不知仙子还有何吩咐?能办的我二人义不容辞。”

  “坏鬼书生,你要跟我动心眼儿?也罢,我瞅着那丫头是个收徒的好苗子,把她留下,你就拿着人头去请功吧”

  “这傻丫头吃的比谁都多,干活还老是出错,仙子岂能看得上她,真是说笑了”

  深林寂寂,不过意思已传达的很明确。

  “仙子,再商量商量啊,我用钱赎她成不成,要多少仙子只管示下,小子绝不敢辞”

  林中依旧沉寂,这就是没得商量了。

  “那仙子容我们商量商量”宁知非脸上赔笑,口中则是贴着后槽牙倒吸了一口凉气。才离狼窝又入虎口,鬼女人执意要哥舒,这就是非逼着人拼命啊。

  “哥舒,我腿麻的厉害肯定是走不了了,稍后我拖住她你先走,这是夜里,你速度又快,未必没有机会。记住尽全力,绝不许回头”

  低声吩咐完,宁知非伸手揉了揉她的团子头,浅笑温润一如平常。

  “怎么样,商量好了?”

  “能得仙子青睐,这是她的……”与声音一起出现的是接连不断的十把飞刀,这也是宁知非随身携带的全部,“走!”

  飞刀去的快,回来的更快,夜色星光下带着一溜寒光飞回倒插在宁知非脚前三寸草地上,转瞬之间竟排出了整齐的一排。

  宁知非心彻底的凉了,但他顾不上害怕,急回头只盼着哥舒已经走远,至少是躲进了暗影里。

  一回头就看到哥舒已被眼泪完全濡湿的脸,看她的样子根本就没动过。

  “你呀!”宁知非叹息声中扭过头来全神戒备,边心如电转筹谋后续之策。

  “小宁飞刀,例无虚发,哈哈,哈哈!”笑声渐行渐远,终至飘渺无闻。

  宁知非全身紧绷的等待,结果预料中的打击却始终没来,一连等了柱香功夫,周遭除了夜虫唧唧之声外依旧毫无动静。

  “仙子?仙子?”

  连唤十多声后,深林中毫无回音,宁知非正琢磨鬼女人又在憋什么恶毒招数,身后哥舒蓦地窜入暗林之中,动作快的喊都喊不住。

  此后真是度秒如年,好在盏茶功夫后哥舒终于回来了。宁知非又急又恼之下抓过来就是一顿揍,“你脑袋坏掉了是吧,逢林莫入啊傻瓜”

  哥舒珊瑚鹧鸪似的缩着头挨揍,“姑爷,我都查探过了,人已经走了”

  “走了!”

  宁知非只觉满脑子都是雾水,也顾不得再收拾哥舒了,抱头苦思而不得其解,“那她为何要来,逗我们玩儿呐!”

  “兴许……兴许只是为了看看我们,打个招呼?”

  哥舒的声音怯生生的,话一说完果不其然又换来宁知非一顿揍,“哥舒啊哥舒,你以后老老实实在我身边呆着,再敢想着混绿林看不打断你的腿,就你这智商真入了绿林死都不知道该咋死”

  “我又没说要混绿林,我就呆在姑爷身边,一辈子给你当粗使丫头”

  “这还差不多,哎呀,我腿抽筋了,哥舒,快!”

  又一柱香后两人继续上路,依旧是少女背着少年,少年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沮丧,“绿林中神出鬼没的高人太多,还特么莫名其妙,这太险恶了。哥舒,我决定了。”

  “什么?”

  “封刀,金盆洗手!老老实实混科举,跟舞刀弄枪比起来我还是更适合舞文弄墨”

  “人说绿林出身的都是强梁,科举好,科举是正道,写诗作画多了不起啊!”

  哥舒迟疑了一会儿,期期艾艾道:“不过,姑爷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一入绿林,终身难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