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针锋相对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341 2019.07.27 09:31

  “你说什么?表哥要与杜公子同时为方老太爷画像?”

  下午,当阮小谢从双城处听到这个消息时手中的《李翰林集》当即就掉到了地上,“怎么会这样?杜公子善画即便在京中也已声名鹊起,表哥与他同台竞技岂非是自取……”

  阮小谢连爱若珍宝的《李翰林集》都忘了捡,口中说着人已起身往外走,“快,双城,随我去见杜公子”

  双城哭丧着脸往窗外看了看,“小姐,来不及了,杜公子此时必已到了福寿居”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阮小谢步履匆匆,但比脚下更急的是正不断祈求满天神佛保佑的心。

  福寿居中热闹的有些不堪,不仅老封翁及几位夫人都在,就连石参军也不知怎么有暇在座,一下午都没见着的父亲正坐在他周遭与人寒暄。

  这么大场面,这么多人……阮小谢心中的忐忑更盛,以至于到了阮清林身边时都没注意到他的神思不属。

  阮清林现在极不想见到宁知非,他心中的忐忑丝毫不比女儿来的少。

  所幸在石家仆役们看来宁知非身份低微,又有二管事居中弄鬼,人到后连基本的引荐见礼都给免了,这场别有用心的同台竞技直接上演。

  阮小谢本是忐忑,此刻再加上为宁知非所遭受的轻视鸣不平,心中煎熬可想而知,手中一方锦帕紧紧拧在一起。

  石家老封翁高踞上座,对面下首处隔着十余步并列放置两方平头画案,两人各据其一。

  宁知非取出随身携带的画具放好,扭头想与杜中行见礼,却见他并无此意且一脸倨傲也就罢了,只是在杜中行将要提笔时朗声道:“且慢!”

  杜中行皱着眉头不耐烦道:“怎么?”

  他不耐烦,宁知非自不会惯着,看也不看他,只是注目于老封翁道:“未知老寿星对此绘像有何要求,是要画得像还是……”

  石老封翁呵呵一笑,“某老矣,若能画的极像给儿孙们留个念想自然是极好。”

  得,跟方希周先生一个心思。有他这句话,宁知非心中也就有了底。

  杜中行到福寿居后就一直在找阮小谢,佳人终于到了,但还不等他高兴起来,就见阮小谢一双眼睛就老是围着宁知非打转,却对他顾盼的眼神视而不见。

  他不明白阮小谢怎么会认识宁知非,现在也无暇去问,只是难免就对面前这张清俊的脸起了强烈的厌恶之心,开口更不客气,“何必故弄玄虚,欲以此为拖延耶?笔墨已备,速速动手就是,某家新酿春酒,待尓画成,正好覆酒瓮耳!”

  堂中一片哄笑声起。在座无白丁,皆知杜中行是在用西晋太康时陆机、左思之旧典。彼时,陆机有意要写《三都赋》却被籍籍无名的左思左太冲抢了先,遂在给弟弟陆云的信中说:“此间闻有怆父欲为三都赋,待其成,当以覆酒瓮耳”,轻蔑之情溢于笔端。

  同台竞技时一方的挑衅不仅不惹人烦,反倒博得观者们哄笑后一片彩声,尤其是那些随父兄们来看热闹的闺阁群中,不知多少道目光都集中到了杜中行身上。

  这厮怕是吃错药了吧!

  宁知非被他挑衅的莫名所以,也就不再客气,淡然一笑道:“左思《三都赋》出,洛阳纸贵,陆氏酒瓮遂成笑柄,为时人及后世所讥。前车之鉴不远,杜君就要重蹈覆辙,也罢,君既执意找死,某成全了你就是,且引颈就戮吧”

  口中说着,宁知非手上还不忘比划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看热闹的从不嫌事大,比起率先挑衅的杜中行,宁知非的还击更快更坚决更霸气,尤其是最后那个动作一出,顿时激起一片彩声,甚至还有年轻辈高声叫好。气氛比之杜中行的出手热烈的多了。

  杜中行被刺激的气极,“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尔师出何门,竟敢出此大言?”

  “某习画无师,而天地万物莫不为师,杜君且听好了,某所师法者,自然也!今日为老封翁上寿,画的好某或许不敢说,但若论画的像……房州虽大,舍我其谁!”

  宁知非的锋芒毕露竟让偌大一个福寿堂有了片刻的静默,随即彩声哗然而起。

  “这少年,好利的词锋”

  “还好是比画,这要是斗嘴,杜公子怕不是三合之将啊”

  ……

  阮小谢的眼中晶亮再现,表哥啊表哥,我又发现了你的一个秘密。

  阮清林双眉深蹙,脸上皆是苦涩。

  “你们都是少年俊彦的好孩儿,只不过若再这般言语切磋下去,老朽怕是坐不得了”石老封翁的一句话终结了两人的口舌交锋,杜中行含恨提笔,打起十二分精神誓要以画技碾压宁知非。

  因为刚才口舌之争的精彩,同场竞技愈发引人关注,两人开始动笔后,周遭观战诸人就连说话声都自觉压低了很多,唯恐惊扰到两人的发挥,不过窃窃私语自是难免。

  “乖女啊,你看你这个表兄……实在是太张狂了些”

  “哪里是张狂嘛,少年志气可拿云,杜公子那般挑衅,表哥岂能无动于衷”

  父女俩正斗嘴的时候,旁边忽然多了一片低声议论,两人顺着议论往宁知非手上看去,果见他并不曾用笔,而是捏着一支长长的细炭条在纸上比划,距离隔得远也看不到他比划的是什么。

  阮清林将宁知非的手看了又看后,只觉胸中烦躁一扫而空。宁家子果然还是那个宁呆子,前面话说的那么满,现在却又做出如此无稽之事,画画不用笔墨那还叫画?

  此子这番是要丢大人了,刚才口气有多大,现在丢人丢的就有多狠,不过这样也好,他在我父女面前声名狼藉之后岂还有脸再提婚事?到时再用言语好生激一激他的少年意气,趁势就能把解除婚约的事情给办了。

  思忖既定,阮清林坐的愈发端稳,对于女儿近乎魂不守舍的担忧也就多了几分宽容。毕竟是用心在意了一段时间的人,突然露出呆子面目,不好受啊!

  原以为势均力敌的龙争虎斗被宁知非的炭条打的意兴阑珊,观者们没了期待之后所有的低声议论都变成了嘲讽,刚才的彩声有多大,现在的嘲讽就有多热烈。在他们看来,这场虎头蛇尾的同场竞技分明就是个笑话。

  三夫人听到这些嘲讽,黑着的脸色如雨过天晴,有着说不出的舒心,眼神儿随之狠狠剜了剜一脸忧色的六夫人。

  “嘶!”

  “咦!”

  “嗳!”

  宁知非周遭,负责服侍两人的婢女发出的声声惊叹打断了众客们花样翻新的嘲讽,但自矜于身份不便如下人般凑头去看,只是好奇心被撩拨的越来越强烈。

  就在三夫人等心痒难耐时,宁知非拈着细炭条的手凌空一提,“成了!”

  “拿来我看!”

  石参军刚接过画,身侧就围上来一堆脑袋,就连石老封翁也离了座来看。

  阮清林实在忍不住挤上去,整个人就怔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