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大胜与反转(求推荐,求收藏)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497 2019.07.28 14:00

  世上还真有这样不用墨的画,而且……

  恰在这时,石老封翁掩住惊叹,“快,取我的江心镜来”

  很快,价逾千金、高可及人的扬州江心镜便被送到。石老封翁立于镜前,其子石参军亲自持画并列于镜侧,镜中人与画中人的反复比照中,“像”“太像了”的惊呼在福寿堂内哗然而起。

  的确是太像了!

  从眼眉到鼻翼乃至嘴型,画中的石老封翁就像镜子里的他拿模子拓印下来的一般。而且其不仅是像,还比价逾千金的江心铜镜更清楚。

  阮小谢惊叹之余,一直悬着的心终于完全落了地,而后蓦地感觉脸颊热热的,福至心灵的一扭头就看到了宁知非温润清雅的笑容,一如那个月夜,也不知他看自己看了多久。

  四目对视中,小谢终究是耐不得羞意躲开了他的眼神。

  宁知非一笑而过,转头道:“写画已毕,未知老封翁可还满意?”

  石老封翁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画,“画人如这般形神俱肖者老夫这还是第一次见,满意自然是满意,只是太小了些,小友可能画那般尺幅的?”

  众人见他指着的中堂画顿时就明白了老人的心意,像他这种身份的老封翁仙逝之后祠堂里照例是要悬绘像以供子孙瞻仰的,这是在为身后事谋划了,这也的确是大事。

  在石老封翁殷切乃至于带点恳求的眼神中,宁知非略一沉吟后点了点头,“画倒是能画,只是时间上怕是要耗的久些”

  “只要能画好,不怕耗费辰光”老封翁转头看向石参军,郑重声道:“此事你亲自安排,务必要让宁小友宾至如归,若有半点怠慢,我不应你”说完,又回头看了看六夫人点头道:“老六既知我心又慧眼识才,你是费心思了”

  六夫人以妾室之身在这样外客云集的场合里露了这么大个脸面,高兴的脸上都要发光,矜持着起身谢礼过后,眼风似有似无的扫过三夫人,只此一瞥,一切尽在不言中。

  石参军孝子之名动于房州,见父亲吩咐的这般郑重,他也认认真真起身答了一声是,而后招手示意宁知非上前。

  宁知非走到石参军面前,并理所当然的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

  “晚生高阳宁知非见过录事参军大人”

  在此之前,宁知非在石参军眼中不过一画匠,了不起也就是一画师。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他。

  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颀长少年,其人年纪约在十五六七之间,面容极是清俊,脸上身上没有半点这个年纪难免的稚气,反倒透出些清晰可感的温润清雅。

  这样的容貌气质,再衬以那一身青矜襕衫,见礼过后静静而立的少年犹如空谷修竹,神采照人。

  石参军端详的同时,高阳吴明远信中的那些内容也随之浮上脑海,朗声笑道:“好一个清雅少年郎,吴明府有心了”

  一句赞完,石参军手点着宁知非目光转向身侧众人绍介道:“高阳宁氏钧翔公曾官至六部副贰,文华之才吏干之能遍传海内,此宁家子即钧翔公之后嗣也,亦是今次高阳县试状头,近来哄传房州士林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即是出于他之妙笔。少年英才,不外如是”

  “多谢参军褒奖,晚生惭愧无地”宁知非谢过之后退步而立,虽在满堂注视之下毫不拘谨,脸上亦无丝毫骄矜之色。这份少年沉稳,人淡如竹的风神在许多人眼中倒比他的画技更难得,尤其是有了前面锋芒毕露的反衬也更动人,。

  阮清林很尴尬,他注意到适才石参军介绍宁知非时分明特意瞟了自己一眼。强忍住尴尬后上上下下打量宁知非——这也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的正视这个冲喜冲来的女婿。

  随即,他心动了。这个女婿分明一点都不呆,或许他真可以……看着看着,心中尴尬与烦躁渐去,宁知非在他眼中也变得有些可爱起来。

  虽是白天,阮小谢眼中却闪现出如那夜灿星般的晶亮,每一片晶亮里都有一个如竹少年的倒影,当酣畅淋漓的大胜洗去所有的担忧后,她心中的欢喜满的都要溢出来。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旁边那些少女们对宁知非嘀嘀咕咕的评头论足,这些养尊处优的闺阁们根本看不到表哥内秀的才华,只会对他的容貌津津乐道,听的人心烦,哼,浅薄!

  “咦,杜公子呢?”吃此言提醒,众人这才注意到同台竞技的另一个主角杜中行不知何时竟已离去,平头画案上犹自留着他的画——一株遒劲的古松下,寿眉老人安闲适意,旁有引颈欲飞的仙鹤相伴。

  松鹤延年,寓意甚佳,全画线条飘逸、气韵灵动,实为佳作,奈何画中重意不重形的老人委实看不出是石老封翁,至于全画作结时的凌乱笔法更清楚说明作画人心中乱到了何等地步。

  “哼,废物!”暗骂的三夫人牙都快咬碎了。

  还是石参军出面打了几个哈哈抹平此事,酒菜一上来后又是一派歌舞升平景象。

  晚宴上,宁知非被石参军亲自招呼着坐上了主宾席,并亲为他引荐诸客,见礼到阮清林时,他的心简直吊到了嗓子眼儿上,若是宁知非此刻当众喊出一声“泰山老大人”他不仅跟女儿无法交代,自己更会成为整个房州笑柄。

  宁知非面带浅笑静静端详着他的局促不自在,顿了一会儿后才以晚生身份见礼致酒,阮清林饮完额头竟是出了一层的白毛汗,而宁知非似笑非笑的神情更是如烙印般清晰。

  大管事信中说的不错,这小子不是个善茬儿啊,事情确实是拖不得了。

  一场同台竞技的大胜,一场酒宴,此前还是默默无闻的宁知非至少已在万家别业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鉴于此次寿宴的规模与层次,这份声名最终传扬开去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宴后,宁知非带着些醺然酒意要回大跨院,刚出门就被一石家管事拦住了去路。

  “这是……”

  “宁公子,你的住处换了,请随我来”

  “换住处?”宁知非愣了一下,“那总得取了行囊”

  “一切都安顿妥当了,公子尽管放心就是”管事亲自引着到了独门小院,这是别业中的一处书斋,面积不大却极精致雅洁,他随身的行礼果然已安排的妥当。

  眼睛一眨老母鸡变鸭,宁知非看着居所的变化油然想起了传说中“茶,上茶,上好茶;坐,看座,看上座”的典故,并安之如仪的接受了变化。

  变化的不仅是居所,一并安排的还有两个奴婢,稍稍问过后才知他们居然是正宗的小奚奴及新罗婢。除此之外,他身边还多了个专门陪着散心做耍子的帮闲石青。

  这个身为石老封翁远房侄孙帮闲一出现,宁知非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了,当即请辞。

  石青是个年纪稍大的矮胖子,性子极为活脱,初次见面就很自来熟,“过分?有什么好过的,你现在在老太爷眼中就是这个”

  石青大拇指翘的老高,“你别看这次大寿来的礼多,在老太爷心里它们加起来也不及你这幅画来的贵重,老人嘛……你就安心的画,画完的耍子都归我来安排,妥妥当当把这十来天过了,你得重赏捞好处,我也跟着沾个光,何乐而不为?”

  宁知非看着他那并不让人讨厌的油滑也忍不住笑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举报

作者感言

折翅兔

折翅兔

粉嫩嫩的新书需要你的呵护,推荐,收藏,有什么就给点儿吧,粉嫩小新都拜谢感激!

2019-07-28 14: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