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有我在,你没戏!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460 2019.07.14 19:00

  “《尚书》”

  族学朱先生漫无表情的扬了扬手中的阄儿,看着宁知非说了一句,“舜让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终于文祖。”

  听清楚题目后,宁知礼看着宁知非差点笑出声来。《尚书》者上古之书也,号称记事散文之祖,其语言风格就连当今主盟文坛的韩愈韩退之都难之为“诘屈聱牙”,就这呆子能背?没见朱先生随口出了句《舜典》中的内容后已经去摸阄准备换人了。

  宁知礼幸灾乐祸着正要报仇时,却见宁知非略一躬身后清朗声道:

  “在睿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湮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辑五瑞。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

  “宁呆子”这次没有沉默,也没有磕磕巴巴,居然就这么背了下去,不仅背的毫无错漏,发音句读准确,且音声朗朗若合节奏,犹如珠落玉盘,清脆可听。

  周边的议论声小了下来,宁宋氏与宁志远夫妻愕然的看着宁知非,朱先生抓阄的手僵在了半空,宁知礼一句话堵在嗓子眼上又把脸给憋的通红,唯有宁王氏随着儿子的默经激动的脸泛红晕,似乎病都好了许多。

  “呆子”的表现大出于朱先生预料之外,等他从愣神状态醒过来叫停时,宁知非已默经不下数百言,长度位于已考校诸生之首,且面对上古之书无一处错漏,亦是诸生之冠。

  朱先生叫停,宁知非躬身一礼后施施然退后,迎着宁知礼犹自不敢相信的眼神淡淡一笑,温和蕴藉中再次举起手指摇了摇。

  下一个考生开始默经时,他才在心中感慨唐朝少年用功实勤,无奈性格懦弱又过于内向,每逢这种人前考校竟是十成实力连一成都发挥不出来,还被人叫成了呆子,真是可惜可叹。

  他不仅全背了,还一处错误都没有!

  宁知礼强行把没机会出口的嘲讽话语硬生生咽了回去,一口气吸的太急呛的咳嗽不已,心中不断提醒自己这只是默经,见真章的还在后边,才好歹好受了些。

  宁宋氏悻悻的横了宁王氏一眼,翻着三角眼道:“莫得意,好戏在后头”

  不一时,默经结束,宁知非以无一错漏力压群侪,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这结果实在太出人意料,以至于朱先生宣布结果后引得喧哗一片,直到族长出来宣布诗校的题目后场面才渐渐安静下来。

  《咏桃花》的题目很普通,明显是出自宗祠外面的桃树,属于即兴赋题。这个题目可以保证参考学子人人皆有所写,但也正因为题目烂俗,想要出彩就极难。

  诗题公布,众考生纷纷前往宗祠外的桃林中寻找诗思,宁知非也随众而出。

  时惟三月,桃李正盛,本该是一片如霞如霰的芳菲美景,无奈遭遇早晨一场春雨打下落红无数。众考生们纷纷涌向枝上犹存的桃花时,宁知非却看着地上残红神思有些恍惚。

  穿越之前恰也是桃花刚刚开放的时节,他犹自记得周末前往城郊宣山看今春第一朵桃花时的欣喜叹赏,谁能想到不过几天之后他就穿越了一千三百年的时光,眼前已是残红无数。

  只是眼前风雨之后枝头的残红再多再美,又怎及一千三百年后初开的第一朵?

  桃花依旧,人事全非,真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看着一千三百年时空变幻中华颜不改的桃花,宁知非只觉流年莫测,今夕何夕,一时间倒影在眼中的桃花都变得迷离起来。

  宁知礼构思的同时也没忘了关注宁知非,见他在桃花树下呆呆愣愣的样子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呆子终究还是呆子!

  精神大振之下,不过半盏茶功夫宁知礼便已构思完毕,入了宗祠提笔一挥而就,交给朱先生时可谓自信满满,而宁知非则是直到计时的线香将要燃尽时,才从外面进来提笔书写。宁知礼虽看不到他写的是什么,但看到他依旧思绪飘飞的样子又放心了不少。

  全部交卷,朱先生整理完毕后也不看人,按顺序当众一一念出。宁家读书人多有,别说族长及耆老们,便是围观者中也多是读过几年书的,诗歌好坏自有公论。

  朱先生站起后清咳一声开始念诗,当先几首委实平平,大家也就没什么议论的兴趣,待听到宁知礼的名字时,沉闷的场面为之一震。

  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何当结作千年实,将示人间造化工。

  朱先生话音刚落,人群中已有彩声响起,“好一个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写景绝妙!”

  高高在座的族长看着宁志远颔首点了点头。

  这两句以桃花盛开时鲜艳明丽的色彩来烘托烂漫的春光,使人仿佛看到繁花满枝,万树流丹的壮观景象,委实是写的不错。有人领彩后自是彩声一片,适才宁知礼默经后的一幕再次重现。

  只不过这一回宁知礼得意的总不踏实,也没心思环视众人享受荣耀,眼神老是不由自主的落到宁知非身上。

  场中内外,与他一样心思的人并不在少数。

  随后朱先生宣示其他人作品的过程对于宁知礼而言简直就是煎熬,此时此刻他真比宁知非更关心他的诗作,一刻听不到心中就始终不安稳。

  终于,朱先生口中吐出宁知非三字,宁知礼浑没注意到自己连呼吸都屏住了,已然是屏息凝神而听的状态。

  宁知非的诗也是绝句:

  三月春归风雨天,

  碧桃树下感流年。

  残红尚有两千树,

  不及初开一朵鲜。

  诗句念完,本与身边耆老低声耳语的族长身子一震,诧然扭头看着宁知礼,似是不认识他一样。

  宁知礼只听了前两句就觉全身一震,而后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叹息,又是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那两句写景固然是佳,但宁知非的“碧桃树下感流年”却是饱含着生命意识的哲思,入耳便知是能流传千古的名句。

  佳句与名句,高下之间何需再问?

  这一局,他……又输了,输的结结实实,毫无悬念与争议。

  围观的人群中,宁王氏疲惫的腰身猛地挺拔起来,她也没看人,只是自语了一句,“好戏果然在后头”声音有些大,宁宋氏想听不见都不成,本有些蜡黄的脸色瞬间就白了。

  宁知礼的诗念完周遭一片赞叹,宁知非的念完场中却是诡异的沉默了良久,不少人似是还在品评碧桃树下感流年的韵味,直到宁知非都已走到宁王氏面前时,叫好声才蜂拥而起。

  只不过这些叫好声对于他而言已经没什么意义,流年无尽,人生有限,穿越一千三百年却跟个宁知礼斗气,想想真是没什么意思。宁知非搀着眼眶发红的宁王氏柔声道:“考校结束了,咱们走吧,你这身子骨原也不合适久站”

  “好,走,走!”宁王氏口中说着,眼中的泪珠再也忍不住的滑落下来,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是如此灿烂,恰如三月桃花。

  母子二人搀扶而去,渐渐消失在众人眼中,消失在桃花树下,自始至终宁知非没再回头看宁知礼一眼。但他越是如此云淡风轻宁知礼心中反而越难受,也在刹那间福至心灵明白了他此前摇手指的意思:

  有我在,你没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