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花红柳绿楼,绿杨与芳草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282 2019.07.29 07:00

  此后一连七天,宁知非没出万家别业一步,白天晚上心思都在画上,把个石青憋屈的不行,每天打着他的旗号往州城跑,回来带着不重样的各色美食。宁知非竟是不出别业一步便尝尽了州城珍馐。

  其间,他也曾到访过阮家父女客居之所,不过两次都赶上他们出去拜客了。此次寿宴实是房州极重要的社交舞台,对此他倒是能理解,只是不知道两次都这么巧到底是真是假。

  阮清林的一系列作为已丧尽两人之间的最后一丝信任。

  第二次拜访不遇后回程的路上,宁知非看着天际那一钩下弦月心中打定了主意,强扭的瓜不甜,自己要做的事情也太多,何必非要绑在这场本就不属于自己的婚事上,觍着脸凑上去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轻视,这不是好男儿该干的事情。

  思忖至此,脑海中自然浮现出阮小谢的面容身影,这个深爱李白诗歌又兰心慧质的女孩儿真是不错,不过以这个时代的婚姻现实,他爹的问题无解。指望她自己与家庭决裂,舍弃富贵生活跟自己共贫贱——纯是想多了。

  既然如此就让上帝的归上帝,撒旦的归撒旦,大丈夫何患无妻!

  主意拿定后淡淡的酸涩散去,心胸顿时为之一畅,丝毫没影响他第二天的作画。

  第七天晚上,画大体已备,宁知非难得的早收笔了一回想好生歇歇脑子,无奈石青见他得了空闲兴奋之下非拉着入州城,拗他不过只得随之去了。

  “好好好,总算看着一样你不如我的了,解气!”

  万家别业前往州城的路上,周青看着宁知非骑马时的笨拙样子欣喜不已,边打趣边指点着动作要领。

  新手上路就份外的慢,进入州城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两人下马而行。

  宁知非骑马骑的脚似棉花,正深一脚浅一脚调整的时候,身边走路一步三晃的石青蓦然问道:“高阳青楼如何,可有什么妙人儿?”

  “我没去过”

  石青一脸的不可思议,“什么,你连青楼都没去过?”

  不到二十就逛青楼真这么值得骄傲?宁知非看着路人们齐刷刷投来的目光,真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不要脸的。

  不到一柱香后,两人进了花红柳绿楼,宁知非甩了几下胳膊都没甩开石青紧紧攥着他的手,只能无奈道:“你松开”

  “当然要松开,只是你可别跑,丢人哪”

  宁知非算是看出来了,这货逛青楼不仅是老手,还真是逛出优越感来了,没好气道:“见识见识也无不可,只要你别做无用无聊之事”

  石青闻言,挤眉弄眼的正要说什么,一个懒洋洋的声音蓦然响起道:“石七你来的巧,正好凑一起耍子”

  宁知非应声看去,见说话的是个被众人簇拥的青年,看年纪不过二十左右,遍着锦绣的身形很是高大,卖相亦佳,只是整个人从眉眼神情到举手投足都带着懒洋洋的漫不经意。

  “苦也,原想着今晚来当大爷,没想到终究还是帮闲的命”石青抱怨着转过身时已是满脸阳光,拉着宁知非走了过去,“袁公子好巧,今晚少不得又要叨扰了”

  袁公子漫不在意的点点头,目光落到宁知非身上,石青见状忙为绍介,随即又向宁知非介绍了他的来历——房州知州袁使君家公子袁嗣宗是也。

  宁知非拱手见礼,袁嗣宗还是那个调调儿的点了点头后念叨了一句“宁知非”似是在想什么偏又想不起来。这时他身后一个清客模样的人凑上前耳语了一句。

  “噢,你就是那个画人像的高阳宁知非?据说你连笔墨都不用,还能画的绝似,有多像?”

  看着他一脸的不信,宁知非也不解释,淡淡然笑道:“雕虫小技,何足挂齿”

  袁嗣宗又瞥了他一眼,转身上楼,“都别在这杵着了,上楼吧”

  二楼最大的雅阁装饰的金碧辉煌,里边分两侧布设着单席制的几案,一众人等鱼贯入内后宁知非在石青身边坐下,打定主意不多说不多动,看热闹就够了。

  众人坐定,仆婢流水般送上各式珍馐,重中之重的酒更是有七八种之多,看样子大唐八大名酒当尽在其中。

  酒菜送完是怀抱各式乐器的乐工入内,最后则是一群年轻貌美的歌儿舞女众星拱月着一位丽人出场。

  听石青的介绍,这丽人名唤绿杨,乃房州花魁,亦是袁嗣宗当下的心头好,其人身形婀娜,尤其是腰肢柔若杨柳,这大约就是她花名的由来。

  绿杨到袁嗣宗身边安坐后又有一队女伎盛装而入,石青点了其中一人后见宁知非无动于衷,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他一巴掌,“好的都被人挑完了,你倒是快着点儿啊”

  “我见识见识就好”

  “一人向隅,满座不欢,你可是县试状头,这道理还要我说?”

  宁知非叹了口气,出言邀请场中最后一位女伎,她正因无客邀约而尴尬的厉害。

  “贱妾芳草见过公子,多谢公子垂怜”

  宁知非对花红柳绿楼以及楼中女子们的取名已是吐槽不能,接过芳草奉上的酒饮了饮后看着她温润一笑,“我不是什么公子,不过一寒素士子罢了,自幼家贫从未曾涉足此等富贵繁花之地,也着实是不惯,还请姑娘自便,并勿以此为怪”

  芳草第一次碰到这样见面就拒人千里的客人,欲待要怪,他的笑容又温暖的让人怪不起来,只能自艾自怜道:“公子可是嫌弃贱妾容颜丑陋?”

  “姑娘若真是容颜丑陋,又岂能进得了这间雅阁?”宁知非回了她一樽酒,摇摇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互间又何必再逢场作戏?”

  芳草神情一震,脸上熟极而流的媚笑悄然褪去,“也罢,今宵我就肆意一回,公子也请自便”

  宁知非一笑,举樽邀饮,四目对视之间清澈如水。

  解决了这个问题后,轻松下来的他便如看客般欣赏着眼前的花红柳绿,脂粉繁华。

  两支曲子结束,众客三巡酒尽,随着绿杨一拍掌,乐工们按拍止音,屋内一时安静下来。

  袁嗣宗半躺在绿杨怀中,饮尽的空樽隔空一点宁知非,“有美如绿杨在此,宁家子你就显显手段吧”

  宁知非很不喜欢袁嗣宗这对谁都漫不在意的调调儿,我又不是你爹,凭什么要捧着你惯着你,“画自然是能画,作画的东西也简单,不过,这作画的润笔谁来出?”

  此言一出,满座讶然,那些歌伎们还以为宁知非是在开玩笑,但看了看他的脸色后都笑不出来了,金碧辉煌的雅阁内一时静默的厉害。

  石青脸上发苦不断打着眼色,旁边一个名唤刑子仪的清客先自拍案而起,“好胆,使君公子让你作画是好大的脸面,你竟不识抬举,真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