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放榜,乱起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270 2019.08.05 07:00

  往日里科考后考生们或诗会文会或纵酒青楼,最是州城繁华热闹的好时机,今年却冷清的厉害,得了提醒的考生们都窝在客栈及投宿之地,任是宁知非这样的性子在憋了三天后也着实有些耐不住了。

  第四天早晨,一声“放榜了”的喊叫惊动了几乎是满住考生的祥福客栈,短短时间里整个客栈如同被捅过的马蜂窝,刹那间鸡飞狗跳。

  “兀那小二休得骗人,放榜怎会这么快?”

  “好我的柳公子,小人什么身份敢拿这等大事骗诸位老爷,这是州衙差官刚刚敲锣巡街时通报的”

  “小二你看到榜了,有没有我家公子,快说,说得好有重赏”

  “榜单还要一个时辰才能放出来,州衙是请诸位公子早作准备,看完榜后即刻动身还乡”

  “姑爷,姑爷,放榜了,你倒是快着些啊”

  “急什么,榜就贴在那里,还能飞了不成?”宁知非嘴上虽这般说,手上到底是加快了速度,最终跟着一帮考生蜂拥赶往州衙门前的八字墙,人刚到,就见州衙门口乱糟糟的甚是凌乱。

  众考生面面相觑,“怎么了,怎么了?”

  你问我我问你,没多久还真有神通广大的探出了消息,说是州衙刚派公差巡街报说张榜事没多久,城外二十里处小田峪忽谴人急报州衙说有强梁贼人入寇,州衙随即调派镇军前往剿贼。

  谁知这仅仅只是开始,继小田峪后大松、小松、土门、三山口相继前来告警,四地虽分散在东南西北四地却无一例外都位于州城近郊,属于不得不救也不能不救之地,州衙应对措置间就成了当下这幅样子。

  闻知消息,众考生目瞪口呆,虽然大家多少知道些当今天下不太平,但印象中不都是在河北四镇嘛,房州可始终都是安稳的呀,至于华阳山聚众为盗的孙不仁,他主要吃的进出秦岭的南北商客,从没听说过到州城近郊来放火放抢的。

  往日安享太平岁月的州城怎么就一夜之间盗贼处处了呢?

  目瞪口呆之余,考生们更担心的是如此情势下州衙还会不会按时放榜?

  州衙中,录事参军事石明诚也在问贺知州同样的问题。

  贺知州专心致志的看着房州城郊的山川地理图,头抬都没抬,“州衙既已明锣周知又岂能不放,放,时辰一到就放”

  “历来科试放榜最易出事,孙不仁既在城外闹出这么大声势调镇军出城,又岂能错过放榜的好机会”

  “的确是个机会呀”贺知州手指顺着四地向前滑动,最终点在过风崖上,“河北四藩镇不灭,不惟是那些观察使、知州们心里发痒,就连贼寇都跟着起了非分之想,宁不可笑?”

  这时有青衣文吏进来,报说时辰已到,请示要不要放榜。

  贺知州目光从山川地理图上收回,历来少见神情的脸上蓦地一笑,“放”

  “放榜了”

  “放榜了!”

  当州衙门口的八字墙上贴出大幅榜文时,众考生们所有的愕然、担忧瞬间都化为激动的狂热,大家拼命挤着往榜单处靠去。

  哥舒的大力在这一刻发挥出巨大作用,看起来瘦弱的胳膊一推一靠竟生生在人群中犁出条通道来,宁知非跟在她身后轻松到了衙前,还未曾正儿八经看榜,哥舒先已雀跃而起,“姑爷,中了,你中了,还是状头”

  宁知非往榜上一看,最左首处第一名下方,茶盏般大小的五个字岂非正是高阳宁知非,这丫头从开始学认字最先学的就是他的名字,这回可算是用上了,难怪如此兴奋。

  “中了就好,走吧”宁知非强行压制着兴奋拉起哥舒就走,城里的气氛太不对了,既已知道结果,能早走就早走最好。

  身子刚转过来,耳边蓦然有炸雷般的声音响起,“高阳宁知非曲意奉承高纨绔,浮艳之词遍传房州,似这般无行之辈居然高中状头,呜呼,州试舞弊,某不服”

  敢在州试闹榜,还中气这么足?宁知非扭头去看时,胳膊上蓦然一紧,人群中居然被紧紧抓住了。耳边随即此起彼伏的响起了一片“某不服”的暴喝声,声音有远有近,最远处的还带着飘音,分明是有人正往这边赶,边跑边叫出来的。

  州衙前彻底乱了,宁知非低头去看,还没看清楚抓着自己的手主人是谁,先就见到这厮自怀中掏出一把寒光闪闪的解首刀,眼角余光所及,身周做出同样动作的不下五六人之多。

  “坏了,终究还是没躲过去!”心中哀嚎的同时反手捏住哥舒珊瑚,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坏鬼书生,都这时候了还不忘美人,果然是个风流种子”说话的正是抓着他的人,不到三十的年纪唇红面嫩,仪容甚美,不过作为男人他身上的香气实在是太重了些。

  “我可没活够,还请姐姐手下留情”

  那人闻言不仅没恼,反而受用的嫣然一笑,握着解腕刀的手往宁知非脸上捏了捏,“看这小嘴甜的,难怪能写出‘天涯地角有穷时,唯有相思无尽处’的句子来,把姐姐心都听醉了”

  宁知非终究扛不住他一个大男人的媚态扭过头去,却见除了他们这一小块儿外周遭已是彻底的乱了,人群内外明晃晃亮起的刀子不下百十把,众考生虽还有不少在面如土色的乱钻乱撞,但形势已是网中游鱼没个逃脱处,人群外围更是密匝匝一片刀光,其中正对州衙正门站着个长身巨汉。

  这汉子壮硕的厉害,胸前密匝匝的护胸毛,脸上虬须遍布,看着活像个人形巨兽,当众人看清楚他面前拄着的九环鬼头刀,叫喊声量陡然暴涨。

  “是孙不仁”

  “人熊,人熊进城了”

  “娘啊,儿不孝,今日陷于贼手恐再难承欢膝下了”

  叫喊声中张皇无措的哭声越来越多,孙不仁满意的看着这一幕,享受片刻后一声暴叱恰如平地起雷,人群中除了一个翻着白眼被吓倒在地的考生外,其他声音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孙不仁目光扫过一众鹧鸪般的考生及家人放声豪笑,“袁凤山你刚上任屁股都没坐热就开始悬赏耶耶,如今耶耶来了,还不滚出来”

  州衙大门洞开,整齐而沉闷的脚步声中,两队百人的镇军鱼贯而出,与此同时衙前三处街口都有同样的军队出现,分四方将孙不仁等包围其中。

  这人数在四百的军士虽也穿着镇军服饰,但观其身量威势乃至所持军器明显远胜普通镇军,孙不仁见状不仅不惊,反是哈哈大笑道:“牙兵都放出来了,袁凤山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牙兵列阵完毕,房州知州袁凤山终于走了出来,见到他,被裹挟的众考生顿时便是一片骚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