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111 2019.08.02 07:00

  宁知非点头的功夫,哥舒从外面走了进来,手上照例抱着个钱匣子,只是比上次的大了许多。

  “肉都卖完了?”宁知非笑问着的同时递了一盏茶水过去。

  “嗯”

  哥舒没接茶水,将钱匣子重重一墩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盖子,黄澄澄的通宝泛着油光,亮的刺人眼。

  宁知非眼风从哥舒脸上瞥过后人霍然站起,眼睛瞪得老大,满脸不敢置信的惊喜,“哎呀,这才十来天就这么多!娘,你看,哥舒有多能干!”

  咯咯咯得意的脆笑声中,哥舒紧盯着宁知非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嗯,这感觉真好,姑爷的反应跟想象中一模一样,刹那间的熨帖让她浑然忘记了这些日子里所有的辛苦,心中直有无限满足。

  “这孩子确实是能干,满高阳县怕是都找不出第二个来,你呀真是捡到个好宝贝”宁王氏笑呵呵的,“就是有一宗不好”

  哥舒一愣,随即看了宁知非一眼。

  宁知非回了她个放心的眼神,笑问道:“既是满高阳难找第二个,还有什么不好的?”

  “她呀心眼太实,日日管着钱也能挣,偏就舍不得在自己身上多花几文,菱角你看看她这穿戴打扮,太亏自己了”

  宁知非看看哥舒的样子,笑着点头的同时出门去了,再进来时手上提着个包袱,打开铺展里面装的都是上品缎子的女裙,除此之外还有一整套梳妆用品及各式水粉胭脂,往哥舒珊瑚面前一推。

  “这都是我托人买的,那人是办这事的行家里手,但毕竟你人不在,也不知合适不合适”

  “呦,都是姑苏来的南货,这可着实不便宜,菱角你算是有心了”宁王氏笑着拉过哥舒珊瑚的手,“可怜见的,没娘的孩子就是苦啊,去洗把手脸我来教你试试,说起来都已过了及笄之年,有些东西也该开始学了”

  换下屠户装穿上单衫杏子红的七破间裙,头发细细梳理,脸上薄施腮红……经宁王氏亲自收拾打扮后,哥舒的容貌之美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更难得的是她的美中自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贵气与英气,不仅是宁王氏被她惊住了,就连哥舒自己都不例外,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人终究还是太瘦。

  州衙来的两位差官醒酒后去了县衙,这一天随后的时间里宁家小院中充满了欢声笑语,就是哥舒总有些不自在,动作之间总怕弄脏或是弄坏了新裙子,雪白的小脸上也总是挂着羞涩的晕红。

  大家聚在一起闲话中宁知非知道了几个消息,一是卤肉铺子太忙,哥舒就将她做货郎的养父叫来帮忙,此事提前禀知过宁王氏并得了她的首肯。

  二是就在这一两日间,城中有风声说吴县令即将调任,哥舒听到的消息,真假难以判定。

  三是关乎于方希周先生的,有流言说他是得罪了天子所以才会免官回乡,就这还是念着半师之谊的情分。

  宁知非听完什么都没说,但只点点头而已。

  天色黑定之后宁知非挂念着宁王氏白天说过的话就没急着睡,等了大半个时辰起身前往院角,借着朦胧的月色远远的就见到哥舒高瘦如鹤的身影,只不过她并没有举青石,而是在院角与窝竹间狭小的角落里动个不停。

  “这丫头又在搞什么?”

  宁知非唯恐惊动了她,身子躲进暗影细看了许久,才终于看清楚哥舒手拿着一柄色做纯黑,形如长刺的短刃在游动中凌空刺击。

  晦暗的月色下,身穿黑衣的哥舒在方寸之地进退趋避却不发出一丝声响,唯有长刺的锋芒如毒蛇的獠牙般偶一闪现,此情此景,宁知非如见鬼魅,就连身体都在不自知间沁出了森森寒意。

  “这丫头……这真是……”

  宁知非看着哥舒满带诡异妖魅美感的身影一时呆住了,心中既错愕又莫名的激动躁动着,这哪里还是他那个异常乖巧听话的哥舒小侍女,分明就是个吓死人不赔命的暗夜天魔女!

  不知觉间呼吸变得异常粗重,“谁?”哥舒低声的娇叱刚刚出口,一点针尖般大小的寒光已破空而来直奔宁知非面门。

  快,太快了!

  “我”,宁知非紧紧闭上眼睛,却清晰感觉到寒芒就停在自己眉心处,长刺虽未及体,但那股子由森然杀机化出的冷意却犹如实质般贯脑而入,整个人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噤。

  “姑……爷,我……”哥舒一开口,寒意杀机瞬间消散无形,宁知非睁开眼,暗夜天魔女消失了,面前站着的依旧是那个勾着头脚尖在地上剐呀剐的小侍女。

  手伸过去就在哥舒头上一阵猛揉,“好你个哥舒,你要吓死我是吧”

  揉完见哥舒躲都不敢躲的样子乖得很,宁知非彻底放下心来,口干的要命遂就转身回房。

  哥舒跟在他身后,进房之后也不说话,脸上苦巴巴的看着可怜的很。

  宁知非一口气饮尽一盏茶水后绕着哥舒转圈子看,他越是如此,哥舒脸色越苦,眼瞅着都要哭出来了。

  “你这是跟谁学的?”

  哥舒猫似的偷瞥了他一眼,嘴唇张了又张却什么都没说,脸上表情异常的矛盾痛苦。

  宁知非静静的看着她神情间的挣扎,直至哥舒一张精致的小脸变得惨白。

  “你是武林高手?”

  哥舒扬起惨白的脸,“啊?”

  “你会不会内功?就是一拳打出去能把大青石都打碎的那种”

  “啊!”

  “那你会不会轻功,就是能飞檐走壁,一跳能上房顶那种?”

  哥舒懵懵的,“那得有工具才行”

  “这样啊”宁知非叹息了一声,“可惜了!夜色已深,回去睡吧”

  哥舒怔了好久才转身向外走去,人都出了门口却又蓦然回头,“姑爷,你不再问……”

  “我问了你能说?”

  “我学的是杀人技,我曾向人立过誓绝不泄露”

  “你会伤害我?”

  “不,绝不”哥舒回答的又急又快,显然说话时脑子都没过,心声就如本能般吐了出来。

  “那不就结了”

  宁知非的声音懒洋洋的,“每个人都有秘密,你有,我也有,我只要知道你不会伤害我就够了。鬼丫头别多想了,赶紧去睡,快!”

  “哦”哥舒闷闷的答应了,转过头时两滴清泪夺眶而出消失在暗夜之中。

举报

作者感言

折翅兔

折翅兔

求票求收藏啊啊啊啊

2019-08-02 07: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