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离!(两章合一)

唐才子传 折翅兔 3765 2019.07.31 07:00

  万紫望之柔弱,性子却是毫不扭捏,“听说高阳宁生是妹妹的表兄,我此来是想向妹妹探问探问”

  阮小谢瞪了双城一眼,“姐姐怎么想到要问他?”

  “今天令表兄做了一件大事,替万家,尤其是替我出了气,姐姐总该对恩人多些知晓吧”

  阮小谢瞬间来了兴趣,“他做了什么?”

  “那也得妹妹先告诉我才是”万紫说着指了指袖子,“此外,令表兄昨夜以一首绝妙好词成就了一段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佳话,此词妹妹可知道?”

  阮小谢瞬间屈服,又或者她与宁知非那些简短的过往本就想找个人倾诉,是以便从“如此星辰如此夜,为谁风露立中宵”开始,说到月夜连句,说到那首“日日深杯酒满”的词……

  万紫听的极仔细,并很快就入了神,依稀可见她的眼神中似有皓月在天,以及月下那个翘着嘴角的少年。

  两人在一起的经历其实并不多,以至于阮小谢都有些意犹未尽,并再一次埋怨大家都在万家别业,他怎么就不知道过来访一访,看来爹爹说的没错,他呀就是个呆子。

  意犹未尽之时,阮小谢最终还是拿出了深藏的薛涛笺,见万紫伸手来接,她又笑着缩了回去,探手指了指对方的熏香薄袖。

  互相交换后,万紫看到了“日日深杯酒满”的全词,阮小谢也得到了“绿杨芳草长亭路”的新词,而后便是各自沉醉,久久无言。

  良久之后,万紫放下薛涛笺悠悠叹道:“难怪就连袁嗣宗那大纨绔一遇令兄都起了招揽之心,小小高阳还真是出了一位佳男子啊!”

  “什么袁嗣宗,到底怎么回事,姐姐你倒是说啊”

  随着万紫的娓娓叙说,阮小谢听的是惊心动魄,悠然神往。

  她何曾想到就在短短的一夜半日之间宁知非竟做出了如此精彩纷呈的大事,凭一词成全了绿杨,献一计抓住了盗贼,顺便还帮万紫找回了被偷的单丝罗女衣。

  这个表哥啊,他身上到底还藏着多少秘密?

  “那盗贼辱我太甚”万紫说及单丝罗女衣时脸上泛起的羞红犹未消散,“全仗令表兄献计才能雷霆破贼,此恩我必定要面谢方得心安,妹妹可愿同去?”

  “我须得问过爹爹,想来她不会阻我”

  两人大致约定了时间后,万紫辞去,临走前还不忘央着将薛涛笺上的内容录了一份。

  第二天上午,也即石老封翁寿诞正日的前两天,宁知非的画像终于大功告成。小奚奴刚将消息报上去不久,石老封翁便在一群亲眷的簇拥下匆匆来看,没过多久,就连石参军也到了,看过画像到了宁知非身边。

  “画的好,家父高兴得很,这是他今年最好的寿诞贺礼了”

  石参军边说边往外走,最终在小院树下停住脚步,“画的事就不说了,你跟我说说万府盗案之事,说仔细些”

  宁知非不知他为何要问,不过这事儿也没有隐瞒的必要,遂就将经过包括自己当时的想法一一说了。

  石参军静静听完,目光在他身上好一番打量后展颜笑道:“吴明远这回将你送来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他怕是也想不到你除了能诗善画之外尚有如此玲珑心思。不惟是给家父绘像,万家盗案上某也要承你的情。”

  摆摆手示意宁知非无需逊谢,石参军蓦地问道:“你州试准备的如何?此来房州迁延的时间不短,当无影响吧”

  “州试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准备,晚生无碍的,此来州城正好发散发散久读书之后的闷气,实是有益无害,一张一弛方为文武之道嘛”

  “说得好,看来你读书是读通读了,好好准备吧,袁知州对你印象极佳,某亦寄厚望于你”

  锣鼓听音,说话听声,宁知非心中一块儿石头落了地,这趟州城之行总算是没白跑。他其实本无走门路之念,奈何唐朝的科举制度太任性,考完改卷又不糊名,可操作空间实在太大,若是科考之前不能名达于考官,实是连个公平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不能直中取,那便曲中求吧!大不了拼完智商拼情商,还不行的话就拼拼运气。

  心中思绪纷呈并不耽误致礼逊谢,这一次石参军稳稳当当受了他的谢礼,“你那个不庙见婚怕是保不住了,你须想开些,州试之前莫要闹出什么不好的事来,以你之才貌前程,又何患无妻?”

  宁知非对此早有心理准备,平平静静点头称是。

  石参军将该交代的事情交代完后本自要走,见他如此平静反倒又顿住了。

  不庙见婚仅次于入赘本就被世人轻贱,如今这样的婚事还要被女家退掉,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石参军自忖便是自己在宁知非这个岁数上也很难平静接受,血气之勇下不定能做出什么事来,他这莫不是气楞了,“你当真不在意?”

  “阮家视我如敝履,晚生岂能不在意?只不过现在在意又如何?诚如参军所言,当下我最重要的事情是州试”

  石参军颔首,毫不掩饰眼中的欣赏之色,“高阳宁氏、阮氏本都是地方豪族,但这些年门第衰落之速直让人为之扼腕,你可知原因何在?”

  “愿闻其详”

  “好权衡取舍不是错,人生世上孰无权衡?然权衡之要,首在眼光,若看人看事方向尚且不准,再去算计就是南辕北辙,结果必将谬以千里,宁生以为然否?”

  “多谢参军提点教益”宁知非这一谢真心实意,同时也约略明白了石参军屹立房州官场多年不倒的原因所在。

  石参军微微颔首,留下个孺子可教的眼神后走了。宁知非目送他离去,回到书斋就被石老封翁叫到跟前好一通夸,顺带几度提到六夫人当日的慧眼识珠,把个同来的三夫人气的半死。

  送走石老封翁后气都没喘一口,阮清林身边的贴身长随又至,言说家主有请。

  “来了!”宁知非长舒口气,“现在?那就走吧”

  半柱香功夫后,阮清林暂居地的正堂内,如今依旧有着翁婿身份的两个男人对面而坐,楚河汉界,泾渭分明。

  这一幕让两人都有些感慨,阮清林甚至有些恍神。当初纯是为了冲喜无奈找了个宁呆子,那时谁能想到他会成长的这么快,这么猛,几乎是一眨眼呆女婿就变成了县试案首及名动州城的才子,此刻当面对坐气势居然丝毫不坠,世事离奇啊!

  “贤……唔,近来可好?”

  宁知非玩味的眼神看着阮清林,“多谢岳父大人挂念,我挺好,就是久不见娘子甚是想念。上次与杜公子为老封翁画小像时见她身子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还请泰山老大人唤她出来容我小夫妻也叙一叙别情”

  阮清林本就因难以称呼而有些尴尬的脸瞬间僵住了,“这……”了半天没个头绪。

  宁知非站起身,“也罢,我自己去见娘子赔罪,这些日子真是冷落她了,长此以往何得子嗣之望?”边说边走,路过阮清林时却被他一把攥住臂膀,“宁家子,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莫非小婿做的有甚不妥当处,岳父大人何出此言?”

  即便在房州也颇有脸面的阮清林此时生生被宁知非堵的满脸涨红,如此情势下他反倒破罐子破摔放的开了,“你很好,只是当初你与小谢的婚事本就是为冲喜而来的急就章,当不得真”

  “小婿这就听不明白了,当不得真?莫非我与小谢的婚事没有三媒六证?”

  “有”

  “没有父母之命?”

  “有!”

  “又或者是没有通婚书?”

  阮清林牙都快咬碎了,“有!”

  “既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通婚之书俱备,如何就当不得真?岳父是在与小婿做耍子还是欺小婿不懂《大唐律》”

  言至此处,宁知非脸上浅笑依旧,但眼中神色已是冷厉如刀,锋芒之盛之锐直让阮清林都为之一凛,莫名就想起大管家信中所言他一把火烧了祖宅的旧事。

  这……这活脱脱就是个狼崽子啊!

  阮清林吃宁知非如此强怼,心中当然有火,只是思来想去当下却拿他毫无办法。动粗?如今石家待他如奉上宾怎么动?更怕他心一横一纸状子递到州衙,那阮家,自己和女儿的脸面就算彻底毁了。

  思忖来思忖去,阮清林也只能硬着头皮咽了,憋住,脸上还不能有丝毫显露,其间之屈辱对于他这个阮家家主而言竟是多年未遇,“说这些又有何益,你与小女本非良配,现在退婚正当其时,拿个章程出来吧,只要不过分,某都可以应下”

  “原来岳父大人是嫌贫爱富了”宁知非一撩衣袂,稳稳当当重新坐下来,“我并无要与小谢和离之心,拿什么章程?”

  阮清林听到“和离”二字心火差点冲破天灵盖,眼皮狂跳,若按《大唐律》中和离之章程,那可是要分一半家产的,好小贼,心狠手更毒。

  心中将“止怒,止怒”迭声念了无数遍才勉强控制住,他也算看明白了,多话纯属自取其辱,索性直接将袖中早已备好的房契拍出来。

  宁知非乜斜着瞟了一眼,混若未见,就好像桌子上放着的不是一栋四进精舍,而是什么破烂儿一般。

  阮清林绷着脸又掏,这回是一张地契,足足十顷。

  宁知非总算是正眼看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撇了撇嘴。

  阮清林攥着椅子的手青筋暴起,已看不到丝毫血色,屋里只听到粗重的喘息声。最终,桌子上又放上了一份房契,这处房产面积并不太大,但位置居于高阳县中最繁华处,光每年的赁钱都足够四口之家一年的开销。

  细长的两根手指将三张契约拈过来,轻轻敲击着发出若合节奏的声响,听之竟有些悦耳。这三张契约代表着高阳普通人家的至少三代之积,代表着足以传之子孙的高阳上等家业。

  但宁知非只是敲着,久久没说一句话。

  阮清林终于是忍无可忍的拍案而起,“宁知非,你莫要太过分,你一破落寒家子……”

  “阮庄主可听说过一句话”

  滔天怒火就此被一句淡的毫无烟火气的话给截住了,阮清林气势为之一沮,“你说什么?”

  宁知非静静的看着他,嘴角居然还有丝丝笑意,“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阮庄主可听过?”

  阮清林冷笑,“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儿竟想教训我”

  “看来你是没听过,那我再说一遍,阮庄主可一定要记住了”

  “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宁知非口中一字一顿的说着,手上已拈起那三张房契地契,刺啦声中撕的粉碎,而后望空一洒,飘飘荡荡如四月飞雪。

  这么大的手笔即便是阮清林也被惊住了,瞪着眼睛,“你……你……”

  “小爷不卖身”宁知非一掸衣襟,在犹自飘洒的房契地契碎屑中昂然而出,唯有话之余音缭绕不绝,“我与阮家自此恩断义绝,退婚之事,小爷允你了!”

  阮清林怔怔看着宁知非的背影远去不见,再看看满地雪花般的碎屑后颓然坐倒在椅子上,空落落的心中莫名涌起一股强烈的悔意,“宁欺白头翁,莫欺少年穷,难倒我真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