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机智脱困

唐才子传 折翅兔 3783 2019.08.06 07:00

  宁知非爆出一句粗口,翻身急躲,滚地葫芦般躲开刚跳起来,孙不义又是一刀劈来,好悬将他扫成了两截。

  杀身临头,可真是急了,“孙不义你要杀我灭口?”

  这本是情急之下的唬人之言,但孙不义听后却心虚的往孙不仁所在方向望了一眼,而后越劈越急。

  生死关头,宁知非脑子转的极快,发现不对边躲边往孙不仁身边跑,“山主救我,他要杀人灭口”

  孙不仁胸前脸上的血犹未洗去,加上暴怒中的戾气,夜色星光下的他简直形若凶鬼,“他要灭你什么口,坏鬼秀才你若说不清楚,耶耶今晚就活烹了你”口中说着,眼睛一瞪,跟在后面追杀的孙不义顿时再不敢寸进。

  “当日知道孙不义的身份后我就有一事始终不解”

  “说,少在耶耶面前装神弄鬼”

  宁知非连着喘息了几口平复住慌乱的心绪后缓缓声道:“孙山主在华阳开山立柜已久,而华阳山又扼守秦岭南下中最大的山道,生发自然是少不了,身为山主不惜倾力来救的同胞兄弟,孙不义真就窘迫到要在房州做贼?还专偷最不好惹的万家,还连女人的内裳都偷?”

  从孙不义提刀砍人开始,所有山匪都被吸引了过来,闻听此言,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到孙不义身上。

  也不知是不是刚才用力太猛的缘故,孙不义在众人的目光中微微发颤,眼神根本不与孙不仁交接,声音却是横的厉害,“我好博戏耍钱,也喜欢青楼中的女人,大哥虽对我不错,给的钱也不够花。万家最有钱,不弄他弄谁,至于女人内裳,哄相好的再合用不过”

  好个贼厮倒是圆的滴水不漏。

  “哦!”生死攸关中,宁知非心如电转,别说隐隐感觉他有问题,就是没问题也得把他说出问题来。

  “你是走江湖的积年,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抓住?更可疑的是袁凤山抓住你都已两月,且明知孙山主为救你不惜大动干戈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先杀了你?”

  孙不义“嗤”的一笑,“他倒是想杀,可惜没有刑部公文”

  宁知非也笑着踏前一步,加快的语速越发咄咄逼人,“你以为现在还是杀一人必得皇帝亲核的贞观之世?如今这世道,知州事急从权之下杀人如杀鸡,有没有那张刑部公文,是不是秋后问斩又有多大关系?除非……他是故意留着你以待孙山主”

  孙不义被逼的跳脚,“我怎么知道袁老贼为何不杀我,难倒耶耶还得求着他砍了脑袋不成,你这坏鬼书生所说全他娘是在猜,想靠离间我兄弟之情以搏活命,大哥,这贼厮一肚子坏水,留不得呀”

  孙不仁看过来的眼神很是不善,宁知非却一点都没慌,就在刚刚他找到对自己最有用的东西。“山主稍安勿躁”

  一句之后目光如鹰紧盯住孙不义,“你要证据,我给你”

  “拿来!”

  “脱衣服吧,证据就在你身上”

  众匪愕然,孙不仁跨前一步,“坏鬼书生,我警告过你不要故弄玄虚”

  宁知非淡淡的笑了笑,月色下看来真是气度宛然,“哪里有什么玄虚?孙不义这两月都住在州衙重狱,那是个什么吃人的所在列位想必都清楚,若无大人物交代照拂,任谁活着出来都得脱层皮,孙不义有没有鬼只需脱衣一看便知”

  刑狱,尤其是重狱之黑天下皆知,当今这世道下那里更早已沦为人间地狱。众匪随着宁知非的目光看去,这才注意到住了两个月重狱的孙不义脸上虽脏,却一点儿都没瘦,浑不似正常情况下该有的骷髅模样。

  随即就有人想到他今天才出重狱就跟着逃亡,居然一点不落后,现在还有力气杀人,这简直是……

  众匪的眼神开始变了,孙不义脸色也变了,不等他做出什么举动,孙不仁蓦然跨步上前只一扯便将他两层衣裳撕的稀烂。

  月色星光下,孙不义身上跟脸上一样,虽脏却毫无受折磨的痕迹,哪怕是最微小的新疤痕都没有,只看他身上这样子,谁敢信他在重狱里待过两个月?

  孙不仁目泛凶光,满身的暴虐之气浓若实质,孙不义在他的逼视下筛糠似的抖了起来,就在这时,宁知非蓦地跨前一步,厉声喝道:“袁凤山给你的三百贯藏在哪儿?说!”

  孙不义在孙不仁的巨大威压下心神已经失守,吃此一喝本能的就是反驳,“只有一百,哪得……”

  夜色下的树林中刹那间死一般的寂静,唯有宁知非如释重负的吐气声在轻轻回响。片刻之后,孙不义蓦地扬刀向孙不仁砍去,与之伴随的是他恐惧到极点的嚎叫,“你打了我一辈子,何曾拿我当过兄弟,我是人,可不是你养的……”

  一支弩箭破空而出,稳稳钉在孙不义咽喉上,他双眼圆睁着硬挺挺倒地而亡,憋了一辈子不敢说的话到死也没能说完。

  “谁?”孙不仁一声暴吼,周遭树上无数宿鸟轰然惊飞。

  “山主,他不可不死,但他毕竟也是你的胞弟,我怎能看着你下手?”说话的是那个自称“姐姐”的男人,听在宁知非耳中恶心的要吐的声音却似对孙不仁别有魔力,暴虐如他居然生生控制住了怒火。

  随后,姐姐便将目光看了过来。宁知非本能的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危机,不等他开口,先已含笑声道:“纵然要替山主清理门户也合该让人把话说完才是,姐姐出手这么急,不惜将保命神器的弩弓都用上了,难倒是心虚之下要杀人灭口?”

  有孙不义之前车在,众匪随着宁知非的话目光瞬间落到妖艳男人身上。

  “你这坏鬼书生倒没听说过关心则乱?”“姐姐”咯咯一笑,“我又做了什么对不起山主的事情值当的要杀人灭口?”

  “单凭孙不义未必能将山主引入城中,更别说是华阳山精锐尽出。姐姐该是劝山主借救人之机谋夺州城的第一人吧?”

  妖艳男的脸色变了,孙不仁及众多山匪的脸色也变了,宁知非见状,心底长吁一口气,赢了,这一把赌过去后面发挥的余地就大了。

  他如今的形势危若累卵,要想活,哪怕仅仅只是晚点死就只能赌,赌命,赌运,更赌脑子。

  “姐姐”脸色一变后迅即恢复了正常,转向孙不仁的眼神含情脉脉,“我的男人不该只是个山匪,我想他是一州一道之主,乃至是像河北四藩镇那般皇帝老儿也奈何不得的英雄又有什么错?”

  “望夫成龙当然不错”

  宁知非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只是今日袁凤山针对华阳山的埋伏如此精准,必定是早已详知山主的安排,这样的机密身在重狱的孙不义不可能知道,却不知山中有几人得知?”

  说及华阳山中有内奸时他份外的笃定,因为这本就是袁公子当日口中漏过的风声。

  孙不仁巨大的身体也开始抖了起来,看向妖艳美男的眼神复杂的可怕,“姐姐”脸上神情倒还镇静,眼神也没有丝毫的躲避,“知道此事的可不仅只有我两人”

  “向二死了,他若真是内贼就不会死。香香,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仁哥,我是冤枉的,冤枉的呀”妖艳美男莹莹含泪的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孙不仁,手却指向宁知非,“你说天下间除了老夫人最信的就是妾身,如今为了这坏鬼书生的几句话就忘了嘛”

  孙不仁虽已怀疑,但宁知非却不敢有丝毫懈怠,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啊,“山主要问为什么,就该先想想自己有什么”

  抛出一问无奈孙不仁却不配合,宁知非只能自问自答,“山主最可宝贵的自然就是有地形之利的华阳山,若要知道姐姐冤不冤枉其实也简单”

  孙不仁终究是开腔了,咬牙切齿,“你说!”

  “我料山主精锐尽出之日便是华阳山易主之时,山主只需派两个善走的心腹回山一探,结果不言自明,山主……小心!”

  他的喊声终究是慢了一步。

  月色下妖艳美男自袖中滑出的解腕刀已深深捅进了孙不仁的肚子,与此同时,山匪中约有十多人拔刀向着周遭大砍大杀,树林中的寂静彻底被刀光剑影杀的粉碎。

  宁知非抱头倒地急滚,边躲边还不忘看向孙不仁。

  孙不仁紧紧攥住了妖艳美男的手,使之无法搅动,一双暴眼中的痛苦之色简直不忍卒睹,“你是红线女?不对,红线女中只要处子,你是老狐狸的人!”

  妖艳美男用尽全力也无法挣脱,左手翻腕处又多了一柄解腕刀,再度刺进了孙不仁的肚子。

  孙不仁没躲没让,虬须遍布的野兽般脸上也不见丝毫痛苦之色,“我娘呢?”

  “那贼婆子给了我多少白眼,骂我又骂的多恶毒,她还想活?”

  孙不仁痛苦的嘶吼中双臂一张将妖艳美男深深的揽入怀中,而后就见他双臂越收越紧,当那两柄解腕刀连柄没入体内时,他已与妖艳美男贴合的亲密无间。

  妖艳美男所有的挣扎在肋骨爆豆般的断裂声中悄然消失,低垂的头无力的依靠在孙不仁胸前,月色下的两人远远看去竟是恩爱到了极致。

  孙不仁的头也终于低了下去,语调分明是情人间的呢喃私语,“无情不似多情苦,香香你说的不错,那坏鬼书生的曲子词写的真好,真能勾到人的心里,可惜我再不能把他抓起来专为你写了,就像他写给绿杨的那……那样……”

  声音渐悄渐细,终至湮灭无闻,两人的尸体居然不倒,就在夜色下相偎相依。

  树林中的厮杀声结束了,最后的胜利者属于华阳山,但他们能站着的也仅只五人。

  五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周遭的一切,也不知是谁哑着声音道:“兄弟们再辛苦一把,把那坏鬼书生找出来剁了,要没有他,山主就不会死,咱们就还在华阳山中快活”

  “杀!”

  “杀!”

  “杀!”

  “杀!”

  四条哑喉咙的附和悲凉而决绝,几人擒刀搜索起来后积年老山贼的本领竟让宁知非躲都躲不住了,眼见最近的搜寻者距离藏身之处已不足十步,他悍然扔出了天上地下、例无虚发的小宁飞刀。

  皓月辉光下,小宁飞刀倒影着璀璨星光破空而去,恍若一道闪电,瞬间照亮了树林间斑驳的暗影。

  这是将杀机升华为艺术的一刀,这是美轮美奂的一刀。

  最终,带着完美曲线的飞刀从山贼头顶三尺处迅捷轻盈的飞过,钉在不足二十步外的一株松树上,发出有若龙吟般的优美颤音。

  我操,失手了!

  宁知非亡魂大冒,起身便逃,恰在身后山贼正桀桀耻笑时,前方山石后一点微不可查的光芒破空而出,直贯山贼眉心。

  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的身影与那山贼一沾即走,本能似的融入林间暗影,虽极目去看,三两闪之后便再也找不到哥舒珊瑚的影子了,只有惨叫声从林中四处传来。

  一二三四,再加上面前这个,终于都死绝了。

  “这臭丫头,活跟个鬼一样”

  宁知非喃喃声中瘫倒在地,全身从脑力到体力乃至胆力都被抽了个干干净净,贼去楼空之下别说站,就连手指都不想再动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