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宁知智的美梦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361 2019.08.11 07:00

  刘光复见状本要说什么,看了看宁知智后终究没出口,两人继续前往孙不遇家的路上他一直愤愤不平,聒噪的人耳朵都疼了。

  孙不遇家门房坐着众多年轻士子模样的人物,听到刘光复之名众人纷纷起身连道久仰,刘光复兴奋的脸上都要放光,但与众人寒暄时却丝毫不提身边相随的宁知智。

  从刚才看到现在,宁知智已然知道刘光复其人之刻薄心性,那一大笔交游花销十有八九是喂了狗了。无奈之下边自我绍介与众人结交,边在心中哀叹虽同是考生,但上不上榜委实是天上地下不可同日而语。

  正热闹介绍的时候,有孙家仆役拿着刘光复的帖子请他入内叙话,这自然又引得众人一片艳羡。

  刘光复满脸放光,得意洋洋的走了,宁知智见他入内时看都没看自己一眼愈加气闷,再听旁边人打问那仆役,仆役说自家老爷看了诸多行卷,但有所赞者皆才子榜中人更是心灰意冷。

  因是上了才子榜所以份外受人关注,受关注多赞誉就多,名声随之越发响亮,在榜中地位也就越发稳固,当真是一步领先步步领先,后来者哪里还有路走?自己的出路又在哪里?

  想到临行前老父及送行族人们的殷殷期盼,宁知智越发的难过,正欲结束这无望的等待起身辞去时,忽然听到众人中有人提及折骨扇之事,他才勉强又等了等。

  宋玉楼所说赠扇之事是真,时间都是在两天前,除了名列第十三的宁知非外,才子榜前二十中的十九人皆有所赠。

  换句话说也即如今的襄州城中只有他十九人才有此物,近两日来,本就风雅清赏可玩的折骨扇俨然已经成为才华与身份的代名词,手中有此一扇可谓是身价倍增。

  众人说的热闹,语气中艳羡不已,无奈此物前所未有又无处可买,实让人空自艳羡又无可奈何。

  “我要是也有一把这样的折骨扇,不需半日就能名动襄州……”宁知智离开孙不离家门房时,自己都觉这突然冒出的想法实在荒谬。

  才子榜中也只有前二十才能获赠,他,怎么可能?

  意态怏怏回到高升客栈,他也没心绪回房,就在兼做茶酒肆的大堂点了几角酒闷吃。

  高升客栈住着不少士子,此时也多在此间吃酒闲聊,议论的话题还跟昨天他离开前一样,说的尽是才子榜中人的各种糗事乃至阴私,惟一不同的是昨天的话题还很分散,今天却明显在往前二十名集中,唯有名列十三的宁知非是个例外。

  许多张嘴兴致盎然的翻动着十几个名字,跟他们联系在一起的多是欺男霸女,不尊师长,阿谀谄媚,乃至**人妻等极损声誉之事,也不知这些事是真是假,也不知是从哪里传出来的,说的人不在意听的人更不在意,大家都乐意从其中找到心理平衡的快意。

  宁知智没参与,却也听的颇感快意,时间稍长之后他也算听出来了,之所以流言如此向前二十名集中,突然出现的折骨扇居功至伟。誉之所至,谤必随之。

  议论了一番,该说的材料说尽之后话题不出意外的转向了折骨扇,众士子们纷纷惊叹于奇思之巧的同时,更对扇面上的词画推崇备至,甚至有人放声言道,只看词画,折骨扇主人之才远胜才子榜中人。

  说此话者本也是负气随口一说,谁让今早去拜谒榜九时他如此倨傲,孰料话一出口却引得满堂附和,众人都说他言之有理,一时群情热烈。

  “制赠此扇者未必就是今科考生,如何能上榜?”宁知智摇头间见两角酒尽,起身准备回房时心中那个荒唐的念头蓦然又浮现出来,“要是我也有一把折骨扇该多好?”

  苦笑着路过大堂柜台,账房先生见到他忙招手道:“宁公子,柜上存有你的东西”

  “我?”宁知智莫名所以的伸手接过,见是一个嫩竹所制的长条型小盒子,盒子做的非常精致清雅,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什物。

  “谁送来的?”

  “一个个子瘦高的胡女,未曾留下名号,只说得家主人吩咐要将此物送你”

  “胡女?”宁知智自言自语中打开盒子,一看之下竟忍不住惊呼出声,连带着盒子都落在了地上,露出里面那柄极精致的折骨扇来。

  “折骨扇”

  “第二十柄折骨扇出现了!”

  他闹出的动静儿有点大,自然引起了别人的注意,而折骨扇的出现则在大堂内引发了一场风暴,一时间众士子们纷纷涌上来围观。

  不住的有人开口催促宁知智赶紧打开扇面让大家看看。

  宁知智脑袋都是懵的,几乎是无意间打开了扇子,素白的扇面上同样有画有词,只不过画与词都与其他那十九柄不同。

  画中是一幅远山虚美之景,近处则是一座亭台,亭中有人负手而立,衣袂飘飘,旁边石几上酒馔已备,似是在等待共饮之客。

  画旁之词不等宁知智细看,已有围观者高声诵出:

  南埠小亭台,薄有山花取次开。寄语多情宁公子,晴也须来,雨也须来。

  随意且衔杯,莫惜春衣坐绿苔。若待明朝风雨过,人在天涯,春在天涯。

  “好词,好词啊!”

  “好一个人在天涯,春在天涯,这分明是邀客之意”

  “宁公子,你姓宁?在下均州徐南云愿与君结为文字交,敢问尊姓大名”

  嗡嗡的话语声反倒唤醒了脑袋发懵的宁知智,眼见不断有人伸手去摸折骨扇,他忙收了草草一拱手告辞回房,直到“啪”的一声关上门后才觉面红耳热,心跳加速的厉害。

  一连两盏冷茶进肚,缓缓坐下来的他才总算心神归位勉强宁定下来,思及昨天到此刻的经历恍然如在梦中,若非手中折骨扇的冰凉触感是如此清晰,他依旧不敢相信就连自己都以为的狂想居然实现了。

  再度打开折骨扇,眼神在扇子上,心绪却飞的极远。这扇子的主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送给自己送扇,别说前二十,自己可是连才子榜都没入的人哪!即便要送,又为什么非得送这么一柄词画都与别人迥然不同的?

  思来想去也没理出个头绪,唯有一个感觉异常强烈——扇子主人并无恶意,倒像是知道他当下所处的困境而有意要拉他一把。

  敲门声响起来了,前两天盼着的声音现在听着却有些惊心动魄。宁知智小心翼翼打开门,见敲门的是隔壁的复州孙生,来意则是想要求取他的行卷一观。

  行卷上写的都是本人习诗以来的得意之作,士子随身携带巴不得有人看,看的人越多越好,宁知智送了一份给他,孙生道谢而去。

  看着孙生的背影,宁知智咧了咧嘴也不知该笑还是该哭。

  自入住高升客栈以来就与孙生为邻,但这位邻居却一直淡漠的很,两人之间别说敲门拜访,就是路上遇见也常是不说话的。眼下……他却主动上门,还客客气气求自己的诗要“拜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