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一把折骨扇,冰火两重天(求推荐,求收藏)

唐才子传 折翅兔 2299 2019.08.11 19:00

  该笑是因为此前他满城跑着求人看都无人搭理,现在却连孙生这等性子的都主动上门求取了,想哭亦是同样的原因。一把折骨扇,前后两重天,我自六岁发蒙以来十余年的苦读又算得了什么?

  不等心神冲击太大的他思绪太过于纷飞,敲门声又响了。这回上门的不仅求取了他的行卷,还顺便留下了自己的行状与行卷,并请他不吝赐教。

  然后……他门口的敲门声就没再断过,尤其是到了断中,也即午餐时想要请他共饮之人层出不穷,客栈中店伙光是为他这一个房中送水都嚷嚷着腿都跑细了。

  下午时眼见从家里带来的行卷已经送出殆尽,宁知智颇觉惊讶的同时忙拈笔濡墨再行准备,不堪访客打扰的情况下他索性请了一个店伙专为收送行卷,行状乃至名刺。

  最开始这样安排时他还心中惴惴,唯恐被人说是拿大摆架子——我一心上门请见,你却连面都不露,就弄个店伙打发我。

  但实际结果却是上门之人虽多却无人对此不满,似乎理所当然就该如此,而这分明是才子榜中人才享有的地位。

  由是,抄行卷抄的昏天黑地的宁知智对于折骨扇究竟给他带来了什么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心绪复杂的同时感激也随之油然而生,并且对于词中之邀约满怀憧憬。

  昏头昏脑的一连抄了三天,行卷也只勉强够用而已,后面还得多少……谁知道呢?

  宁知智揉着酸胀不已的手腕正痛并快乐着时,刘光复上门了,带着不菲的伴手礼,见面即称兄道弟,热情的恍似多年故交。

  他这般表现直让宁知智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前倨后恭这个词来。

  刘光复热情的寒暄过后便要借折骨扇一赏,随后边赏玩着扇子边说明了来意,他想跟着一起去赴折骨扇主人之邀约。

  说出最后的目的时刘光复脸上满是小心,惟恐被拒绝的忐忑像极了前几天耗费巨大来刻意结交他的自己,宁知智手抚茶盏脸上看似平静,心中的快意却如洪水奔腾,爽不可言。

  刘光复啊刘光复,你也有今日!

  不过快意归快意,他要求的事情却没法直接答应,一则是邀约的时间,地点都没定下来;再则他本就是受邀之宾客,未得主人允准怎好私自带人同往。

  正琢磨着该怎么拒绝的时候,充为门子的店伙一脸激动的又带了个人进来。

  这段时间随着才子榜博戏风靡城中,就连店伙也对榜中人耳熟能详,此时亲眼见到才子榜高居第七的宋玉楼,激动也就在所难免了。

  宁知智与刘光复起身相迎,不过四日之隔三人再度聚首时已是形势大变,对此,刘光复可谓是感受尤深。

  宋玉楼与刘光复随意一见礼后拱手间端端正正向宁知智行了一礼,倒把他唬了一跳,身子连忙避开以示不敢受礼。

  “今日上午才读到宁兄大作。待到深山月上时,娟娟翠竹倍生姿。空明一片高难摴,寒碧千竿俗可医。诗佳,以诗观人更佳,此一礼是为前次怠慢而行,我兄尽可受得”

  刘光复脸上悄然起了一团红晕,恼火的看了宋玉楼一眼。宋玉楼却不看他,道明来意是要邀约宁知智赴文会的。

  “文会好,这几日正感文思枯涩,我愿与同去切磋”

  面对急着凑上来的刘光复,宋玉楼悄然自袖中取出折骨扇随手摇动,口中淡淡声道:“此次文会由襄州徐怀远徐兄召集,更亲自定名折骨扇会”

  看似不带一点烟火气实则傲气逼人的一句话把刘光复说的眼红脸更红。

  徐怀远,襄州豪族徐氏出身,州试状头,才子榜第一,近日来想要结交他的人不知反几,无奈此人生性孤傲不喜交游,见之者寥寥。若能参加由他举办的文会,哪怕只是去了也会对声名大有助益,由不得人不眼红。

  至于脸红,折骨扇会,还用多说?

  前往徐氏岘山别业参加文会的路上,宋玉楼温言道:“刘光复这几日常对人言你倾力结交他之事,欲以你为阶而自高身价耳,此子非正人,交之当慎”

  不一时岘山别业便到,宁知智在此见到了才子榜上除宁知非外的其他十九人,其中尤为耀眼的自然便是才子榜首徐怀远。

  其人年纪只在弱冠,身量颀长,五官精致清秀如处子,一袭白衣的衬托下愈发显得风神朗逸,颜才高标。宁知智本来觉得宋玉楼已是此次才子榜中人物之冠,此时见到徐怀远,方知他终究还是逊色了几分。

  见礼落座之后,文会正式开始,宁知智打起百般精神准备与在座众高才一论诗文,不料宋玉楼先要看他的折骨扇。

  折骨扇在十九人手中一一传阅后,宋玉楼神色复杂的问道:“如何?”

  徐怀远也不答话,拍手之间顿时有仆役送上小几,笔墨置于众人面前,宋玉楼随之揭示出此次文会主题:以两柄不同的折骨扇为本,众人也作画填词,与扇上词画一较短长。

  徐怀远召集的文会定下这么个题目,较劲之意不言而喻。

  宁知智听到这个题目人顿时就傻了,想想那画,再想想那词,然后再反复想想,最终推案而起向徐怀远拱手谢道:“在下画拙而才薄,实无力与画主人一较短长,更难落笔,还望贤主人勿怪”

  都是过了县试州试的年轻士子,谁还没有几分骄傲?尤其又是在当下这样的场合,宁知智虽然说的是心中真实所想,口中难免苦涩,也恐众人因此轻看了他。

  孰料此前一直冷冷的徐怀远在这番话后将他上上下下好一番大量,“宁少兄不虚伪不矫饰,真淳朴君子也,某愿与你定交”

  只这一句必然会传出去的话,宁知智此来已是不虚此行。

  然则,不等他说什么,徐怀远已移目其他十八人道:“观折骨扇中画幅背影,画主人年纪至多与吾辈彷佛,以某观之,此扇或许就是某州试落榜,或落选才子榜中人所为,他以此扇为战书檄文,某等岂能不应战?”

  宁知智听的瞠目,徐怀远其人可称君子,只是性子太傲了些。不过细思他之所言,再想想这些折骨扇除了自己之外的所赠对象,倒也不能说是毫无道理。

  众人战意盎然,宁知智坐着旁观,但见十九支笔一起舞动,本想着这一等就得许久,孰料仅仅半柱香后,才子榜十七蓦然搁笔,苦笑着摇头道:“我于绘事上用功太少,虽有心杀贼却无力回天,罢罢罢,献丑不如藏拙”

  紧随其后,又有六七人相继搁笔,虽说书画不分家,然则有人毕竟天性不好绘事,平日勾抹几笔只为自娱,现在终究就撑不下去。正如十七所言是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这些人搁笔之后再看向宁知智时眼神亲切了不少。

举报

作者感言

折翅兔

折翅兔

顺便求个打赏吧,还是跟以前一样,数量不在多少,消个“0”吧。

2019-08-11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