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才子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一个小忙,很小很小的一个忙

唐才子传 折翅兔 3028 2019.07.25 07:00

  第二天,一个春雨潇潇的清晨,宁知非动身前往房州州城。同行的县衙班头柳奇押着一支小马队,马上所载皆是高阳县报效石参军府大寿之用的高阳土产。

  两人本是老相识,柳奇行前又得了吴县令的交代,是以对宁知非极客气。

  宁知非自也是一团和气,沿途有他安排食宿,短短两天的行程毫无远行之苦,反倒是因为能学习骑马而兴致盎然,刚刚能策马小跑时,远比高阳县城更高更大更雄伟的房州州城就到了。

  入城时查验过所,守门的镇军小校一听说他们的来历后就笑了,“石参军府老封翁的杖国之寿因宾客太多放在城中颇不相宜,因就借了万乡绅的方山别业来办寿,你等也无需进城了,出城门右转三五里后便到”

  两人谢过后转身出城门往右投去,约四里地左右便已到了占地广大的万家别业,这是个极大的庄子,里面围的有一角山林,有淙淙河水穿庄而过,有亭台楼阁和沿河而建的水榭,更有分成不同院落鳞次栉比的房舍。

  两人到了别业西便门,看着门口络绎不绝的送礼队伍,淡然如宁知非也不免咋舌。

  柳奇正安排马队夫子们排队等候,见状嘿嘿一笑,“录事参军事是州衙各曹的直管主官,事权之重尤胜于别驾,除此之外还手握满州官吏的监察大权,这般人家的老封翁要过七十大寿,场面还能小了?”

  言至此处,柳奇凑近了些,声音也放低了,“宁公子既是县试案首就必定要参加州试,石参军是州衙十余年的坐地虎,若能得了他的看重,州试必定大有助益,如此机会万不能错过”

  宁知非看着柳奇脸上的真诚之色点了点头,“多谢班头提点,只是此事也由不得我”

  柳奇咂着嘴点头间叹息了一声,“这倒也是”

  说话间两人进了西便门,最终被安排在一个大跨院中住下,柳奇自去交卸礼物,宁知非在院中转了转,没走几步就见到一个脑袋大脖子粗的油腻中年百无聊奈的耍着把雪亮的菜刀。

  油腻中年看身形甚是痴肥,手上却是灵活到了极处,厚重的菜刀在他手上宛若有了生命般以指尖为舞台跃动舞蹈,真神乎其技也。

  宁知非心下赞叹,脚下却是毫不犹豫的连退了好几步,他这举动也唤醒了正在发呆的油腻中年,憨厚一笑间正跳着舞的菜刀就回到了腰间。

  “一时出神老毛病就显出来了,这位相公莫怕,莫怪!”

  两人一番攀谈,得知此人是房州辖下云阳县中首席名厨,以一手飞刀鲙鲤的绝技名动房州。

  随后短短时间里,宁知非在他的引荐下又相继看到了同居跨院的裁缝,百戏艺人,车马匠,甚至还有两个相士。

  这些人和厨子一样都是行业中翘楚人物,也都如他一样是作为礼物的一部分被送来给石家老封翁上寿的。

  宁知非初时还饶有兴致的听他们闲谈,等听到厨子和相士抱怨已经来了十多天还未曾见过老封翁一面时心下也有些急了,现在距离寿诞正日还有十来天,就这么干耗着冤不冤?

  这时柳奇从外面进来,脸色很不好看,宁知非见状与众人告辞后转身回屋,“怎么了?”

  “我刚刚交礼入库时探得一个消息,别业里还有一个画师在,此人名唤杜中行,以国子监生的身份兼习绘事,师承开元中吴道子一脉,据说绘画技艺绝高,在长安都已声名鹊起”

  柳奇说着看了看宁知非的脸色后续道:“宁公子这趟房州之行看来是要白跑了。事已至此,你反倒不必多想,且安心在这里住下,好吃好喝混过寿诞就回高阳,吴县尊那里也不会见怪。”

  他的差事已了就不愿再呆在万家别业,拟入城快活快活后明天一早来接夫子们动身回转高阳,临走之前犹自反复劝着宁知非,“世事难料,谁想着会跑出个国子监生来?能入国子监的家世必定不凡,更别说习画也是师出名门,这种贼厮天生就是出来踩人的,咱跟他没得比,也无需去比,宽心,公子一定要宽心”

  “我省得,班头真当我是三岁孩童?”宁知非送走了他,转身回房靠在榻上陷入了沉思。

  送个礼送成这个样子真是出人意料,更让人窝火,但现在的形势确实是僵住了。

  走,肯定是不成的,就算不管石参军,吴县尊那里也交代不过去,来都来了行事又岂能如此肆意?

  真像柳奇说的那样混吃苦等,又实在难以甘心,也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终究还是要尽力而为,只是该如何为之呢?思忖良久,终因对这里太不熟悉的缘故而毫无头绪。

  苦思无果后他从榻上一跃而起,既然动脑子不行那就多动腿,机会从来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梳洗罢换过一袭青矜士子襕衫,出跨院之后悠悠然向穿庄而过的河水走去。本是烦闷而出,走着走着倒开始赏心悦目,隐隐然有些心旷神怡的意思,这一切只因暮春里万家别业的景色实在太美。

  不知不觉就到了流水所在,弥弥河水两侧共同构成了一个绝大的花园,花木遍植,水上有卧波虹桥连通左右,再远处则是围绕花园而建的各式院落房舍。

  来时路上已觉风景极美,此时到了花园中心更是春光醉人,宁知非跟着一对翩飞彩蝶边走边赏,不知不觉间到了一处阳光下绿的洗眼的灌木旁。

  此间已是途穷,正转身要走时,灌木另一侧蓦然传来少女清脆的声音,“小玉,你说,咱们今天做什么耍子,是交绳还是斗草?”

  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宁知非讶然之下无声拨开灌木缝隙,就见对面是两个梳着三丫髻的青衣小鬟,其中刚刚开口的那个正是阮小谢身边的贴身侍女双城。

  阮小谢也在万家别业?

  这时,名唤小玉的侍女开口了,声音里带着急躁,“双城,今天没法儿玩了。我家夫人吩咐我在此等赵先生拿祝寿词,约定的时间都过了好久他还没到,那词今晚就要用的,这可怎么办哪!”

  “寿诞正日不是还有十多天嘛,小玉姐姐你别急,兴许过一会儿赵先生就来了”

  宁知非走不好走,怕脚步声惊动两人落了听人小话的尴尬,留下来在两人絮絮叨叨的嘀咕声中倒听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方府老太爷的寿诞正日虽还有十来天才到,府中妻妾及有头脸的管事们已经开始张罗着给他小庆贺,说来都是大户人家争宠的手段不足为奇。

  小玉的主人乃是老太爷最晚纳的一房小妾,素来也最得宠,今晚是她的东道,万事俱备后就只缺一个好的祝酒贺寿词。她本人出身寒微,身边无人能操办此事,因就央了清客赵先生代为捉刀,约定此时来取,谁知赵先生却久久不至。

  眼瞅着祝酒贺寿词晚上就要用,而这本又是最出彩的部分,小玉何止是急,简直都快哭了。

  宁知非原本是无奈之下不得不听,但听到此处时脑海中蓦然一道灵光闪过,天助我也!

  放轻退后几步,再加重脚步的同时轻咳两声,浓密灌木花墙的另一侧顿时就有了反应。

  “赵先生?”

  宁知非绕过花墙,看到了刚才一直背对着的小玉,年方豆蔻,圆脸圆嘴甚是可爱。

  见到是他,小玉脸上的惊喜没了,福身一礼转身避开时正好撞上双城惊讶的脸。

  “双城,怎么了?”

  不等双城说话,宁知非已先到了两人面前笑问道:“双城你怎么在这儿?”

  “你们……认识?”小玉讶然。

  双城没答话,脆生生反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宁知非没计较她的语气,依旧笑的和煦如春风,探手指道:“你仔细看这穿花蝴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的春景,最美人间四月天,我是来寻诗思的”

  “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

  小玉强行打断了双城的话,圆脸丫头圆溜溜的眼睛简直要放光,“说的真美,你会写诗?”

  宁知非没答话,只是看了看双城。

  双城在小玉眼神的逼视下扛不住了,“他是高阳今年的县试状头,我家小姐说他诗写的极好极好”

  小玉的圆脸开始泛红,仰着头脆生生道:“那你会写祝酒贺寿词吗,要好要快,我家夫人能给很高的润笔”

  双城再也忍不住了,“你还没说你为何会来此地,是来找我家小姐的?”

  “我是奉吴县尊之命来给老封翁画像的”

  “你还会画画?”

  宁知非没理会她的大惊小怪,看向小玉道:“我会写祝酒贺寿词,也不要润笔,只要你家夫人能帮我一个小忙”说话间食指拇指相合,比划出一道极小极小的缝隙,露出的八颗牙齿在春阳下白的发亮,“很小很小的一个忙”

  仅仅两柱香后这次因偶遇而来的小小聚会便结束了,宁知非继续观景,只是步履愈发的闲适从容,两个青衣小鬟则是脚步匆匆的奔回主人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