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各有风格(日三更)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246 2019.10.10 20:38

  不同的财力、不同的传承,自然造成了不同的性格,也形成了不同的办事方式。

  …………………………

  韩士奇觉得林辉友肯定不会是来找自己的,又问:“林总,您今天这么……这么兴师动众的,是来找这些个明星合作的吗?”

  “明星?戏子!我跟他们合作什么?我找你!”

  林辉友这话说得很不客气,但他就是这样的脾气。林家跟陆家都位列“新津门八大家”,林辉友也总是自称“书香门第”,但他跟陆家的人有很大的不同。

  先说家产。

  同为“新津门八大家”,也有个排名座次。陆家未收购江家的玉鼎集团之前,已经在“八大家”中排名第四位,而林家虽然当初帮陆家打收购战、吃了些江家的股份,可到了今天仍排在第七位。

  陆雨驰的爷爷中年创业,到陆雨驰这里已经是富三代了。所以陆雨驰虽然天生有着优越感,但富贵已成习惯,反倒并不怎么太过骄纵。林辉友则是退伍之后开始创业,算是经历了由苦到甜,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后,难免有些目中无人。

  再说这个“书香门第”。

  前文有述,陆雨驰的奶奶刘淑倩可是山东刘家的后人,刘家是两百余年科甲蝉联、文人辈出的世家大族。他们这个世家大族要比隋唐以前的含金量高很多,因为只能通过科举、凭才学入仕。

  而且像刘家这样,在正史中八人有传、七代人十一进士、父子九登科,以及刘统勋祖孙三代——三公二宰相的传奇佳话,就算是翻遍中国史书,也很难找到许多家。

  至于林辉友自称书香门第,他倒也不是胡说八道,可他家只有他爷爷做过县令。而他则是当兵入伍,虽然也当过首长——身边的警卫员,但那毕竟跟“书香门第”是两回事。

  林辉友倒是练就了一身铁汉——却不柔情的性格,用陆雨驰的话说,林辉友就是“梁山大学”培养出来的“书香门第”。

  不同的财力、不同的传承,自然造成了不同的性格,也形成了不同的办事方式。

  就像陆雨驰、甚至他的奶奶,从骨子里都觉得“戏子”的身份低微,但是他的奶奶却教育他,那都是有本事的苦命人,如果能帮就帮一把。所以陆雨驰固然高傲,却也能跟杨米做朋友,起码不会当面喊人家“戏子”,因为他到了什么时候都会讲究礼数。

  然而林辉友就没那么多礼数、规矩了,他的规矩都是围绕自己为中心定下来的。他不但从心眼里就瞧不起那些卖艺的戏子,更是不会考虑对方的感受,反正对方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还得拼命地巴结自己。

  果然尽管林辉友出言不逊,但是那几位明星听韩士奇讲了他的家世,还是在迎合、讨好着他。

  所以说陆雨驰和林辉友也说不上谁对谁错,在弱肉强食的商场上,林辉友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无拘无束的风格,及铁腕的行事、驭人之术,确实比陆雨驰成功得多。

  林辉友白手起家,挤进“新津门八大家”。而陆雨驰虽然自己创业,但陆家长孙的身份多少对他有些帮助。可即便如此,陆雨驰公司的规模,跟林辉友也根本没法比……

  韩士奇本来觉得林辉友不是来找陆雨驰,就是找这些明星合作的,没想到林辉友却说找自己,他找自己干什么?

  韩士奇和几位明星一起把林辉友请到了屋里,而林辉友也没有让其他人回避,他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直入主题。

  原来上次林辉友在杨光照的公司楼下,堵住了陆雨驰之后,就一直派人查陆雨驰最近的行踪,他是想弄明白,陆雨驰到底有没有离婚。

  后来让他发现陆雨驰最近总是跟很多明星接触,虽然他也看了新闻——说是陆雨驰要搞一个综艺节目,但他根本不信,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他知道陆雨驰不会跟他说实话,所以特意趁着陆雨驰不在的时候,到这里问问这些人。

  “林总,这事儿啊——它就是这么简单。就是我们哥仨想做个属于自己的综艺节目,请来这些演艺圈儿的朋友帮忙,没犯法、更没什么企图。”韩士奇讪笑着说到。

  “就算你们没什么企图,可那小子手里有几个钱,我能不知道吗?他在陆家的股份轻易不会动,他在江家玉鼎集团的股份动不动我更知道了,我也是股东。他自己做房地产中介的,流动资金就是他的命。他怎么会突然拿出几个亿,又开公司、又搞节目的?”

  “他——肯定有他融资的渠道呗,具体我也不清楚。”

  “你不清楚?我清楚。他找姓杨的拿了一亿,又满世界的找了一堆卖布鞋、卖草帽儿、卖油盐酱醋的。可这就不对了啊,他用钱一般都是找龙家借,我查了,他这回没找龙家、也没找他老婆戚家借钱,偏偏找姓杨的、还有那些做小买卖儿的,这正常吗?”

  韩士奇也开着公司、大小算个老板,不过听了林辉友的话,他心里那叫一个不自在。

  他心说,杨光照的杨家总算贵为“新津门八大家”之一,好歹还能落个“姓杨的”,而老美华在林辉友的眼里,居然就是个“做小买卖的”?那自己的公司,恐怕连“摆地摊的”都算不上了。这有钱是真好,说话的风格、底气,是真冲啊!

  其实林辉友的这些疑问,韩士奇倒是了解。

  这确实不正常,陆雨驰恰恰是因为这种不正常,才怀疑来参加他们节目的很多明星被人收买了。但此时,韩士奇却没法把这些事跟林辉友说,一来当着这些人的面不好开口,二来他不知道陆雨驰是否愿意告诉林辉友这些,除非经过陆雨驰的同意,可陆雨驰到哪了呢?

  韩士奇正想着,陆雨驰竟推门进来了。郭小铁倒是好心,即刻大喊一声“池子快跑”,林辉友的几个手下就果断地把陆雨驰围了起来。

  陆雨驰一进门就看到了林辉友,此时又无奈地看着郭小铁。他心说,我本来也没想跑,让林辉友找上了、跑也没用。可就算我想跑,你这么大呼小叫的,是给谁通风报信呢?我还拿什么跑?

  林辉友则站起身,对郭小铁说:“通风报信?你胆子不小!可也算讲义气。嘿,问题他跑得了嘛?”

  陆雨驰干咳了几声,说:“林总,我没想跑,您都能找到这儿来了,我还跑什么?您找我有事儿?”

  “废话!”

  韩士奇走到陆雨驰身边,低声跟陆雨驰说了林辉友的来意,陆雨驰又对林辉友说:“林总,咱们——单独谈谈?”

  “大丈夫,行得正、坐得直,我的风格就是光明磊落,有什么事儿,不怕当着大伙儿的面儿说。”

  陆雨驰心说,你王八蛋整天的带着一群人,今天堵这个、明天绑那个,你倒成了“行得正、坐得直”了?

  当然了,这话他别说当着这么多人,就是单独面对林辉友,也肯定不敢说出来。他连哄带劝、既拉且拽地把林辉友带到一个房间里,解答林辉友的疑问。他知道不说出点什么,林辉友肯定会没完没了地烦自己。

  林辉友自称风格光明磊落,陆雨驰也有自己的风格,就是只要事出了,就不带怕的、都是坦然面对。

  听了陆雨驰的解释,林辉友打量了陆雨驰半天,才说:“你也不知道是谁在背后帮你?”

  “是啊,不过肯定有。”

  “这种事儿怎么不找我呢?你能找姓杨的帮忙,你不找我?”

  “不是我找他帮忙,是他找……算了,我也说不清楚。”

  “我是侦察兵出身,你早告诉我,这事儿我分分钟给你查明白了。”

  “其实这个事儿吧,我觉得都到了现在了,查不查的也无所谓了。他给我好处、卖我人情,我就来个照单全收,将来他能威胁我什么?我本来就不是搞娱乐产业的,大不了不做了。再说了,节目做好了、站住了脚,我想做,也不是随随便便就有人能让我做不成的。”

  “嗯,不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审时度势、权衡利弊,你小子可以,果然有我千分之一的智慧和气魄。”林辉友根本没理会陆雨驰的白眼,又问,“对了,你到底离没离婚?”

  “我真没离。”

  “你说你小子是个东西吗?当年江家跟你们陆家来劲,你为了你们陆家有利好消息,跟我女儿传绯闻,等你们陆家没事儿了,你立马跟别人结婚了?”

  “林总,当年那主意——可是您出的啊。”陆雨驰无奈地说。

  “我出的……我——我那不是觉得你们俩可能弄假成真嘛,在电视里经常那么演,谁想到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玩意儿……算了,我懒得跟你说这些,没离——就没离吧,我走了。”

  林辉友走到屋外、来到大厅,大家都还在,也没法不在。他的手下把大厅围了起来,谁也出不去。

  林辉友看了看黄大今、郭小铁、赵导他们,冷冷地说:“今天是个误会,没吓着你们吧?”

  “没有、没有……”

  “可这主要怪你们手下的人,什么都还没搞清楚,居然胆敢跟我的人动手,无组织、无纪律!这也无所谓,有本事也行啊?瞧那一个个酒囊饭袋的,就这身手还当保镖呢?

  当然了,我是书香门第,办事儿风格讲究个公平,咱是讲理的人啊。行了,回头我让人联系你们几位,愿意的话,就给我公司的产品代个言,钱——好说……”

  这“讲理的”林辉友总算是走了,陆雨驰赶忙来到了郭小铁的身边。

  郭小铁不知道情况,忙说:“池子,我刚才真是想提醒你、让你赶紧跑。”

  “行了、行了,没工夫说那事儿,我找你有正事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