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不知福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2444 2019.12.11 12:28

  你不爱喝红酒,人家说你是有性格。我要是不会喝红酒,人家就觉得我是土包子。

  你有一天当街要饭了,也改不了贵族范。我但凡一顿饭吃得不体面,人家就会怀疑我公司财务出了状况。

  …………………………

  听了戚武的话,这次陆雨驰主动举起了酒杯,没急着喝酒,而是先说:“听了你父亲的事儿,我觉得我之前对你——可能有点儿误解。”

  说完,两人才一起喝了口酒。

  陆雨驰又接着说:“我本来觉得你这个人——嘿,挺装的,我不太喜欢跟这样的人合作。说来也奇怪,其实我弟弟风翔也是红酒雪茄不离手,他虽然没你这么多保镖,身边司机、助理也是一大堆人围着,可我看他,就没这种感觉。”

  “第一他是你弟弟,第二就是我说的,你们是豪门。你们在做这些事儿的时候,自幼就已经习惯成自然了,所以不会给人做作的感觉。至于我做这些,本来就是装。我混在这娱乐圈儿里,最知道这个圈子里的人有多势力。我要是不装,我再有钱,他们也瞧不起我,这就是你们豪门和我们有钱人的区别。

  你不爱喝红酒,人家说你是有性格。你弟弟爱喝红酒,人家会觉得理所当然。我要是不会喝红酒、不打高尔夫,人家就觉得我是土包子、消费不起。你说咱们不是一类人,确实不是,没办法儿。

  你陆雨驰有一天当街要饭了,我相信你还会是这个范儿、这个脾气,你也依然是个贵族。我但凡有一顿饭吃得不体面,人家就会怀疑我公司财务出了状况。我倒也想当你那类人了,行吗?

  不过听你这么说,好像对我有些改观了。我还是那句话,我很希望跟你有合作,但我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固执的为了自己追求的那种合作感觉而逼你。

  可有合适的项目,你是不是也能先想想你的这位大舅子?你要还是怕什么利益冲突,就像这次一样,我不分钱,就享受一下能跟放心的人一起做点儿事儿的感觉也行啊。”

  陆雨驰笑了笑,却又叹了口气,说:“你说的……可这次其实是七七提的离婚,而且我又用了手段,所以我也不知道……”

  “你觉得她提出离婚,就是因为你用手段搞得你那点儿破事儿全网皆知,她为了面子,所以才跟你离婚?看来你还是不太了解她啊。”

  “难道不是吗?”

  “她当初能同意你跟林家那个……那个谁,是吧,那她会在乎这些吗?”见陆雨驰想要解释,戚武赶忙又说,“我更不会在意你外面有多少女人,我自己都这样,但是不管你有多少女人,都好好对人家、我妹妹跟你的关系不会动摇,就行。她是为了面子,但她不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是为你的面子,才提出离婚。”

  “我的面子?”

  “是啊,你陆雨驰是多骄傲的一个人?你为了离婚,这损招儿都能想出来,不惜让自己成了笑话,我妹妹要是不说离婚,赶明儿你指不定做出什么更夸张的事儿呢。你要是有天想不开,真去裸奔谁受得了?呵呵。

  放心吧,我妹妹那儿没事儿,只要你愿意接她回去,以后别再做这种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事儿就行,要说反过来,这事儿咱都不能干。

  这事儿我也会和她说,毕竟你想离婚是因为我。可我希望你别这么快接她回去,她好不容易才能在北京住几天,让她多陪陪我妈吧。

  行了,这回咱们就可以踏踏实实地喝酒了。对了,跟你一起做节目的那俩哥们儿都挺有才啊,有机会给我也介绍、介绍……”

  ……

  陆雨驰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不过表姐梁依欣让他回来之后一定先去自己家、不然不放心。

  陆雨驰再次敲开梁依欣家的门后,梁依欣先是打量了一番他的脸、又看了看他的衣服。

  “干吗啊?这么一会儿不认识了?”

  “我看看你们有没有动手。”

  “……”

  姐弟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陆雨驰也明白,表姐一定会问个明白,索性主动把跟戚武见面的情况都说了。

  “所以你跟七七本来就没事儿,你跟他有事儿?然后你俩就是吃饭、喝酒、闲聊?还互相诉苦?”梁依欣明显不太相信。

  “是啊,他说我是豪门,不理解他那种生活。我说他是不知道我的痛苦,我从小儿背着这么多‘标签儿’活得多累。

  要是在自家公司打工,有成绩人家也说是靠家里。要是不打工吧,那就更是个无能之辈、纨绔子弟。我自己做生意成功了,人家也觉得是家里帮了忙,要是不成,那就是个败家货。

  可你猜他说什么?他说我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出来做生意确实成功了,可就算不成功我这辈子也衣食无忧了。他接手他家的公司时,公司规模很小,他要是不成功,他家就没饭吃了。”

  梁依欣见陆雨驰发着牢骚,轻哼带笑,说:“人家说得没错儿啊,你就是‘不知福’、你就是……”

  “你就饶了我吧,我下楼睡觉去了。”

  其实类似的话,韩士奇此前也对陆雨驰说过,而且陆雨驰回想起来,发现好像有不少人都对自己说过这类话。

  他自幼出身豪门,身为“新津门八大家”陆家的长孙,长辈的期许、外界的关注,都让他倍感压力、透不过气。

  而且他觉得自己这一家人也是够“奇葩”的。

  他爷爷陆耀庭的巨大成功就不用多说了,所以爷爷很自然成了他的偶像、却也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奶奶刘淑倩则是传承几百年的官宦世家、书香门第——出身的大家闺秀,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给他们姐弟几人立着各种规矩、礼数。

  而他的二叔是北京公安局副局长,没事喝多了就自称自己可以提正。三叔是自家公司现在的最高决策人,把公司管理得也算相当不错。

  他的爸爸算是他家最不成器的,也是他爷爷在自己三个儿子中骂得最多的,但就是这个爸爸,也是个大古董商,只是因为不肯到自家的公司帮忙,才挨骂。

  陆雨驰总在想,那些电视剧里的豪门,总会有一两败家子,可自己家里怎么就找不出来呢?找不出来,自己得活成什么样,才能不辜负他们的期望、不让外界看笑话?

  这简直是苍天无眼啊!

  所以陆雨驰一直觉得自己很不幸,可偏偏这么多人跟自己说着类似的话,都说自己其实很幸福,他渐渐觉得也有些道理。可虽然觉得有道理,他听着还是烦、还是不能完全认同。

  他此时就感觉很累,站起身就要去楼下自己的家里睡觉。

  “诶!我还没说完呢,你什么时候接七七回去?”

  “戚武的意思是让七七多陪陪她妈,我自己先回天津了。不过回去之前,怎么也得见见七七,也跟她妈好好赔个礼、道个歉。跟他妈,他妈!”

  “行了,这俩字儿就不用反复强调了。对了,你那综艺节目的主持人——是你朋友?”

  “你们怎么都对他们俩感兴趣?”

  “俩?”

  ……

  确实,戚武和梁依欣都提出想见王小猫和韩士奇,那么这俩人此时在干什么呢?在演“宫廷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