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改编《跳崖》(日一更)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393 2019.10.10 13:45

  改编别人的故事,比改编自己的作品简单得多,因为根本不心疼。

  …………………………

  一番“审问”过后,从测谎椅上下来,作为文人的王小猫难免有些书生意气,他决定再反过来再为难一下这些人。

  说是难为,毕竟是对嘉宾,王小猫也不会太不礼貌,他主要是为了为了丰富节目素材,想让几位明星评委一起表演个节目。

  演什么呢?

  王小猫决定现场写剧本。

  剧本和小说、诗歌、散文一样,本就是一种文体,王小猫此前也曾尝试练笔,而且现在只需要表演个小片段,并不复杂。

  他本想用自己小说中的一个片段,加以改编,可写了一会,又觉得这样不行。观众有多少看过他小说的?一个片段拿出来,观众肯定不买账。而且几位嘉宾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不过是临时决定的演出而已,得写个让他们能迅速入戏的小段。

  这一耽误,将近十五分钟就过去了。不过王小猫马上想到一个经典片段,跟现场的两位明星评委有关,其他人大多也都看过,那就是黄大今和杨米演过的一部电视剧《神鸟两口子》中——郭襄跟杨过一起跳崖的片段。

  又过了五分钟,王小猫已经把剧本写好了。

  这么快?对,改别人的故事,比改自己的作品简单得多,因为不心疼。而改编的形式又是恶搞,本就没什么技术含量。

  奇怪就在这了,作者呕心沥血写出的文学作品,现在没人喜欢看,偏偏胡说八道、攥改抄袭的垃圾文字,反倒大受欢迎。

  王小猫平时并不愿意写这些东西,但此时是录制节目、时间又仓促,也只能如此了。他一边写着,还一边跟道具老师和化妆老师说着,让他们赶紧准备。

  剧本写好后,王小猫就交给赵导和编剧老师修改并分拆,然后让三位明星准备。

  为了让四位明星都能参与,王小猫把跳崖这一段,改成了郭襄和杨过一起见到了崖下的小龙女。反正是恶搞,逻辑无所谓了。

  临时决定的演出,道具服装不可能那么完善。大家简单地化了妆,仓促地制作了一些道具,便开始表演。

  黄大今当然扮演杨过,他来到“断肠崖”边,望着石碑,满面委屈地说:“龙儿,十六年了你也没有出现,你骗了我!我本以为你是一条善良的小龙,想不到你居然长出了‘泡椒凤爪’!你觉得你死了,我会独活吗?你觉得你死了……不!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我这就来见你!”

  “大哥哥!不要!”杨米扮演的郭襄出场,深情地望着黄大今扮演的杨过,说,“大哥哥,你不能跳!You jump,i jump!”

  “你说的什么玩意儿?我听不懂。坐你的船去,别跟我在这儿捣乱!”言罢,杨过(黄大今)纵身一跃,而郭襄(杨米)也随之跳下,这一幕结束。

  第二幕开始,杨过(黄大今)和郭襄(杨米)已经跳到了断肠崖底、从湖水中爬了上来。

  杨过(黄大今)边帮郭襄(杨米)运功疗伤,边说:“你真的跟我跳下来,你不害怕吗?”

  “不怕,我看剧本儿了,下面是水。”说着,郭襄(杨米)从怀里掏出一根筷子(实在找不着道具针),又说,“大哥哥,当初你送我这三根筷子(台词写的明明是针)的时候,跟我说会答应我三个心愿,我第三个心愿就是……”

  “过儿!你怎么来了?”曾小宝扮演的小龙女出场了。

  实在没有小龙女的衣服,后台的服装师随便给他找了一件女人穿的古装长袍,而郭小铁还很周到的帮他头上裹了一条说相声用的手绢,整得跟古装版的“狼外婆”似的。

  “这是……我姑姑的声音?你是……噗!”杨过(黄大今)和郭襄(杨米)转过头,看到这样的小龙女,直接笑喷了。他俩缓了好一会,才能继续演出。

  杨过(黄大今)看着小龙女(曾小宝),脸上既有悲伤、又有惊喜,终归化为了难以置信。没人知道他是难以置信还能见到小龙女,还是难以置信小龙女也能这么丑……

  郭襄(杨米)问杨过(黄大今):“大哥哥,这是谁呀?”

  “这——就是我姑姑。”

  “你姑姑?我还以为是你姥姥呢。”

  杨过(黄大今)又对小龙女(曾小宝)说:“龙儿,我们终于又见面了,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小龙女(曾小宝)说:“当年我情花毒发,遇到一位高人,他给我吃了一种药,我就变成这样了,他说这样我不容易动情。”

  “这倒是,你变成了这样,想动情也没什么用了。”杨过(黄大今)又说,“不过不要紧,不管怎样我还是爱你!走,我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大哥哥!”郭襄(杨米)突然高喊一声,忙说,“我还没有跟你说我最后的愿望呢。”

  “襄儿,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是想让我好好活着。我现在又见到龙儿了,自然会好好活下去。”

  “不!大哥哥,我本来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现在突然改了主意。我最后的愿望,就是让你离开她!她——太难看了!大哥哥你这样会掉‘粉’的!”

  “不!不能!不管龙儿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离开她的,这个问题不需要讨论,都听我的!现在咱们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从这上去。如果上不去,这里地方又不大,我就是想离开也不行啊。”

  “我带你们上去。”郭小铁拎着两条手绢,呼扇着双臂出场了。

  “你是?”

  “我就是——快递小雕……”

  ……

  这第一期终于录制完了,其实在刚才大家一起吃饺子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此时已是晚上九点多。

  这是这个综艺节目第一次录制,曾小宝又是第一天从香港赶到天津,按理说怎么也应该好好地招待一下。但是陆雨驰此时只感觉身心俱疲,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就是很累,所以他让韩士奇去应酬这些人。

  韩士奇也明白这种应酬如果陆雨驰不去,也拉不动王小猫一起去,即便拉过去也没什么用。他跟陆雨驰交代了一下转天要录制的内容,并让陆雨驰提前看看选手们的资料,有问题及时沟通。

  王小猫果然也不愿意去应酬,他找陆雨驰还有事,正好陆雨驰也想找个人清清静静地喝顿酒。

  就这样,大家“各奔东西”。

  陆雨驰和王小猫在路上买了些熟食、小菜,便一起回到陆雨驰婚后住的别墅,喝起酒来。

  陆雨驰笑说:“老韩就总说我,明明是条穷命,却生在了一个富贵人家。可我就是觉得,这穷喝啊——更有味儿。”

  “穷喝?倒也是,对你来说这就是穷喝了。可我在家里,一把果仁儿(花生米)就是一顿酒。”

  “所以啊,我这不特意慰劳你一下儿嘛,今天辛苦你了。”

  “别说这没用的,台前幕后都挺累,你也没闲着。”王小猫跟陆雨驰喝了一杯酒,又说,“我今儿特意找你,有两件事。”

  “说。”

  “我跟杨米——怎么就传出绯闻了?”

  认识了快三十年的哥们,陆雨驰又岂能不了解王小猫?王小猫特意来跟他喝酒——讲明了两件事,而这就是其中一件,肯定已经有了把握。

  “嘿嘿嘿,那个……咳咳,是我找人故意跟拍你。不过我也得说一句啊,我就是不找人,你那几天跟杨米到处转,也肯定有记者会拍到,早晚的事儿、话语权在谁手里的事儿。”

  “这个我懂,你先拍了、你先发了,以你的财力想要引领舆论就很简单了。我是想问问,你是不是为了宣传节目?”

  “猫儿,咱哥们……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我早就跟你急了。其实咱们仨为了这个节目,都没少付出。你今天也看见了,我坐在测谎椅上,虽然并不出丑,但是以我的脾气……”

  “我明白、明白。”陆雨驰赶忙说。

  “所以我做事,愿意自我牺牲,你为了宣传节目可以,但这种事儿,以后是不是跟我提前说一声?”

  “猫儿,我是觉得你一贯心高气傲,觉得你肯定不愿意跟那些明星扯在一起,所以我就……不过你今天够意思!无论是主持节目时的口才、反应能力,还是为了节目牺牲。我才明白,这事儿要是早告诉你,你也未必不同意。放心,以后我有什么部署,只要涉及到你,肯定提前跟你说。”陆雨驰说完,举起酒杯,跟王小猫一起喝了一口。

  王小猫放下酒杯,又说:“但这样我就有个问题了。你是为了节目做宣传,可你也知道这事儿是假的,咱们是想做个真实的综艺节目,你用这种方法,还叫真实吗?”

  “其实这事儿我今天也纠结了半天,我跟老韩还聊呢。咱就说黄大今那段儿吧,就算他能做到跟昨天一样的过程、表情,可毕竟还是重拍的。再说你被‘审’那段儿,明明是吃完了饺子拍的,可赵导说放在他们仨被‘审’之后。不过老韩跟我说……”

  陆雨驰把下午自己跟韩士奇的对话转述给王小猫,王小猫听完点了点头,过了几秒,才说:“老韩说得对。其实这事儿我倒不是怪你,我自己也纠结。今天临时写的那段儿小品,就是攥改人家的小说儿,我心里不痛快,所以才问问你。”

  陆雨驰笑说:“看来咱们把事儿都想简单了。一开始我就是看老韩想做这个,而我又想咱哥仨一起做件事儿,就决定了。我心想那就做吧,玩儿嘛。不过真做起来,我又想把事儿做好了,这可能就是商人的本性吧。

  咱哥仨都是外行,现在也不敢说能做好,可是咱们都尽最大的力。心是真的,过程用一些手段,也是无奈。我觉得到最后对得起良心就行了,尽心尽力——玩儿得才痛快。”

  王小猫点了点头,说:“行,这头一件事儿,就这样了。第二件事儿,我想只主持‘平凡人不平凡’赛区,我不想再当‘演艺圈不演绎’的主持人了。”

  “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