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人过三十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139 2019.08.28 21:38

  金庸先生三十出头已经出了《书剑恩仇录》了,可王小猫也三十多了,“犯贱恩仇录”都没写出来,这哪行?

  …………………………

  昨天吃过晚饭,本就喝得有些高了的陆雨驰、王小猫、韩士奇三人,依然意犹未尽,想去唱歌。

  想唱歌就一定得去KTV吗?

  对于王小猫来说,是,而且还得选个时段、找个团购,再偷偷带进去些酒水。

  对于韩士奇来说,也是,不过他去的KTV通常见不得光,而且自己去显然浪费,一定得请着他生意上的伙伴一起去。

  对于陆雨驰来说,不是。可能在普通人的眼里,他这样的豪门阔少想唱歌,一定是找个高端的私人会所、或者在自己的别墅里面开个酒会。

  其实不然,对于陆雨驰来说,想唱歌——遍地都是舞台。比如他在自己的车里就装了一套“车载KTV”,那里面不但有麦克、有均衡、有混响,还有各种灯光呢,音响效果不亚于高端KTV。

  而在昨晚,陆雨驰挑的那个包间,里面就有个小型舞台,他们三人就在包间里像疯子一样唱了起来。

  这倒也方便,唱累了,还能再吃上几口,毕竟——疯——也是需要体力的。其间偶尔进来几个服务员,他们还得让人家“会唱的一起唱”……

  也可以理解,兄弟三人消除了误会、把话都说开了,还商量好一起做个有劲的、他们喜欢的、他们自己的综艺节目。而且这三人此前都未做过综艺节目,这对于他们来说又是个挑战。

  我们通常觉得年轻人才会喜欢挑战,其实对于男人来说,人过三十,越往后,越希望能有挑战的机会,从而证明自己。

  有了这么多理由,于是乎——他们就“疯”了整整一晚。

  韩士奇到了今天上午十点多才睡醒,朦胧地看着自己家卧室的天花板、感觉自己安然无恙地躺在床上,他开始努力地回想。

  昨晚好像大家都喝醉了、那两人已经躺在地上打滚了,自己是怎么回的家呢?

  太神奇了!

  不过这不重要了,对他来说综艺节目才是重点。

  韩士奇立马拿起了手机,开始联系所有能联系到的明星。那些不能直接联系到的,甭管绕多少个圈、拉多少关系,也得间接联系到。游走在这个圈子的边缘,求爷爷、告奶奶是他最擅长的。就是求着,也得请人家赏个脸、见个面、吃个饭。

  除了明星,还得跟做过综艺节目的同行取经。当然,虽然他的人缘还算不错,但是人家也未必就愿意分享经验,这又少不了一番吃吃喝喝。

  吃吃喝喝也是需要时间的,那些人都很忙,没法全都约在一个时间、一个饭局上。所以打完一圈电话,韩士奇就开始制定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安排。

  韩士奇不放心把这些事交给他公司里的职员去做,除了能力的问题,请人吃饭也是需要面子的。他自己的面子都未必够、那些人出面更没戏了。

  真的自己做了,虽然好话说得口干舌燥、隔着手机都不忘陪着笑脸,但他却觉得很充实、很有意义。

  韩士奇心说,还真像陆雨驰说的,男人要是过了三十岁,就得做点“有劲”的事,才算没白活一场。呵,那俩“货”指定是还没睡醒呢……

  当然,他并不知道,王小猫醒得比他还早。

  王小猫不但是个有才学的人,还是个很有理想的人。也许正是因为有理想,才有那个毅力去积累才学。

  虽然学过乐器、高中的时候组过乐队,但他觉得那不是能真正展示他才学的方式,他的理想——就是写作、出书。

  倒不是说指望能靠这个赚多少钱,王小猫这人对钱一向不怎么在意,所以他也没几个钱可以去“在意”,他关键是希望有天能在书店里看到自己的书、摆在那里出售,这是一种成就感,也是对他才学的肯定。

  当然,现实生活比女朋友还要“任性”,它未必会按照我们的理想去进行。

  现实是什么?现实就是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的王小猫,开着一家烟酒店,而他每天听的最多的——就是什么“来盒紫云”、“拿瓶冰红茶”,他说的最多的——就是“十块”、“慢走”……

  王小猫不善于经商,不过他人缘也很不错,所以烟酒店的生意虽然赚不了大钱,可还算是衣食无忧。但是他要的不是这些,不是什么“十块”、“慢走”,即便非得是这些话,也应该是写在书里的。

  可这年头出书本来就不易,有的人有名气、找人替他写,那书都能大卖,而有的人虽然呕心沥血,出版社编辑不当面把你的稿子扔了,那就算是给面子了。

  其实说不易啊,倒也“易”——自费呗。以王小猫跟陆雨驰的关系,借点钱、出个书,还能是难事吗?

  可王小猫还有些文人的傲骨,借钱可以,但是写书要凭自己的本事。你出版社不给出,那就先在网上写。

  然而,像他这样——抱着能写出“文学著作”的心态,整日在烟酒店里“十块”、“慢走”地煎熬着,却又写着娱乐大众的网络小说,且还是本就小众化的灵异小说。这要是能写“火了”,那才真叫“灵异”呢。

  所以后来,他也就慢慢写一些自己都看不上的东西,成绩反而比之前好了很多,可依然算是不温不火吧。

  人过三十,王小猫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人家金庸先生三十出头已经出了《书剑恩仇录》了,而他也三十多了,可“犯贱恩仇录”都没写出来,这哪行?

  于是王小猫也不管烟酒店了,每个月出五千块钱,让他的表弟帮他看店,自己闭门写书。这次必须成,不但在网上得火,现实中也得有人给他出实体书!

  昨天陆雨驰和韩士奇拉着他要做综艺节目,王小猫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出名、不出名的,在节目里录个脸、宣传一下自己的作品也好。

  既然是个好机会,岂能贪睡?所以王小猫一早就起床了。

  跟韩士奇一样,王小猫起床之后也是先找手机。不同的是,他不是要打一圈电话,而是先把手机关了、免得被打扰,然后就认认真真地写起了策划案……

  此时真正没睡醒的,就是陆雨驰了。他这个人一向看起来玩世不恭,用他自己的话说:生活是什么?生活就是扯蛋!

  所以他做事的风格,在旁人看来,也是挺扯蛋的。

  但陆雨驰还真不是不愿做事、不能做事,恰恰相反,他做事的能力非常强,不然他又怎么能建立——天津规模最大的房地产中介公司呢?

  可他这个人努力做事的时候,一来是不喜欢被别人看到,二来就算是必须让别人看到,也得追求让人家摸不着头脑。

  长此以往,哪怕没有别人的时候,他也习惯这样了。但是昨晚他身边——真有别人,这“别人”还不是指王小猫和韩士奇。

  陆雨驰之所以选择昨天那家饭店,是因为那家饭店就是他妹夫开的。而他妹夫的父亲,就是“新津门八大家”中——排在第一的津门首富——龙腾。当然,即便是抛开这层关系,龙家跟陆家也是三代人的世交了。前文中陆雨驰跟韩士奇说到自己借钱时,提到了一个“龙叔”,那便是龙腾。

  本来陆雨驰想得很简单,好不容易约出了王小猫,兄弟俩怎么也得不醉不归啊。要是真醉了,在自己妹夫的饭店里,起码会有人送他们回家。

  所以陆雨驰其实早就到了饭店,提前把王小猫家的地址,给了饭店里的人。后来韩士奇又来了,陆雨驰中途又出去交代韩士奇的地址。

  而这一切安排,本来只是为了喝得没有后顾之忧而已。这就是陆雨驰,安排妥当、又不露声色,井井有条、却理由扯蛋。

  不过后来三人商量好一起搞个综艺节目,陆雨驰又想到了可能需要借钱,他就更得好好利用这事先的安排了。

  所以三个人都喝醉之后,陆雨驰强撑着自己的意识——在地上打起滚来……

  可能有人不理解了,撑着意识,就是为了打滚啊?

  打滚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这样的身份、又是在这样的地方,他喝醉了,他妹夫必然知道。他妹夫知道了,他妹夫的父亲——他们陆家的世交——津门首富龙家的龙腾,不也就知道了。

  王小猫和韩士奇被人抬走了、送回了家,陆雨驰就跟他的妹夫玩起了“伤感”。说来也巧,昨晚龙腾正好来了,这下陆雨驰更是说得感人肺腑、肛肠寸断……啊,不是,是肝肠寸断啊!

  他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处呢?当然有,方便借钱啊。

  虽然两家是世交、又联了姻,可借钱——终究还是需要点技巧和由头的。为了突发奇想、搞个综艺节目而借钱,这个理由是不是不太严肃、也让人家不太放心?

  可是陆雨驰都“伤感”得醉成那样了,为了他“人过三十”的悲情、为了他“毕生”的理想,这样就容易让别人答应了。不但得答应,他这话既然是“酒醉”后说的,那就“不是”他主动的。

  合算人家钱给他钱,还得人家主动?

  对,这就是陆雨驰,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这就不难理解,三个人的事,那两人都起床办事了,而陆雨驰为何此时还安然的呼呼大睡,因为他昨晚已经开始办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