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求个真相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379 2019.09.29 19:12

  大家未必知道某件事的真相,但往往在真相大白天下之前,天下人却早已有了自己希望的、甚至相信的真相。

  …………………………

  听黄大今让大家在给他个机会、求大家再问他个问题,陆雨驰看了看大伙,又对黄大今说:“既然你这么诚恳,我们也是心软的人,那我代表大家问问你——你到底离没离婚?”

  听了陆雨驰的问题,黄大今没有推诿、也没有表示为难,却也没有马上回答。其实这个问题上次他已经回答过陆雨驰了,回答得很干脆,可是这一次他却愣在了那里、又用手擦着额头,不知是在擦汗、还是擦头上流下的鸡蛋液。

  其实大家刚吃完饭、喝完酒,都有些亢奋。可是见黄大今突然安静下来,脸上还带着些委屈和无奈,大家也都安静了下来,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那个……”陆雨驰想说什么,又有些犹豫。这个问题在这段时间“炒”得很热,观众们都很期待,所以他才会问第二次,希望得到真实答案。而且即便现在不问,正式录制时也肯定要问,他们这个节目又主张说实话,所以他也不想黄大今说谎。

  “我——没离婚。”

  卿卿我我难长久/何不平平淡淡活到老/真真假假怨人生/不如轻轻松松过一生……

  这段音乐再次响起、又一套煎饼果子送上,说明黄大今说的是实话,可舞台上的其他人,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虽然大家未必知道真相,但往往在真相大白天下之前,天下人早已有了自己希望的、甚至相信的真相。

  不过如果这就是真相,那黄大今为何这种反应?喝了酒,也没必要非得深沉一下吧?刚才明明还很兴奋的样子。

  黄大今接过了煎饼果子,手明显在抖,神情呆滞地说:“我到今天确实还没离婚,不过也快……”

  “导演!”王小猫赶忙说,“这段儿能不能剪掉?”

  王小猫是个高傲的人,高傲的人往往对人傲慢,但内心中其实更容易包容别人。正因为高傲,所以才更同情自认为的“弱小”。

  韩士奇有点失望,他伺候惯了娱乐圈里这些大爷、大奶奶,跟他们陪着笑脸、装着孙子,好不容易有个让他们出丑的机会,可是王小猫却喊停了?

  赵导听王小猫这么说、稍稍一楞,虽然都是演艺圈里的人,可作为导演,就得对投资方负责。

  他很清楚刚才黄大今没说完的半句如果播出去,这个节目会有怎样的轰动效果。而且他虽然是第一次指导综艺节目,但平时没少参加综艺节目的录制,他知道艺人即便没说什么,节目方都会通过剪接来混淆视听,所以他不太明白此时艺人主动爆料,王小猫为何阻拦。但是他明白,王小猫和陆雨驰的关系不一般。

  “这——得听制片人的。”赵导看着陆雨驰说。

  “制片人?我?”

  杨米用手戳了戳陆雨驰、皱了皱眉,说:“当然了,你花的钱嘛,不听你的、听谁的?”

  其实王小猫因为高傲,而有些同情黄大今,陆雨驰又何尝不是如此。虽然陆雨驰和王小猫高傲的资本不同,但并不影响结果。他跟王小猫交换了眼神,才说:“我们这个节目需要真话……”

  “陆总,这几天我也看出来了,你们都是实在人,我也愿意在你们的节目里说真话,其实一直憋着,我也……”

  陆雨驰瞟了黄大今一眼,用哼笑打断了黄大今的话,他又接着自己刚才的话说:“我只是问他是不是离了,他说没离,而这椅子也显示他没离。至于后面他想补充什么,不重要,我得先调查一下他是不是真没离。

  所以狗啊……啊不是,那个老韩啊,今晚你就替我招待赵导跟各位吧。我得跟咱们大今哥单独聊聊,去印证一下他‘没离’这个事儿。你们也别太晚了,又不是正式拍摄,就是玩儿嘛。”

  这就是陆雨驰,他跟王小猫同样高傲,却也有很大的不同。他是个商人,他得关注合作团队中每一个人的情绪,保证每个人都能以最好的状态完成他主导的商业活动。他不能像王小猫一样洒脱地同情一下,没有后续安慰和奖惩就完了。

  听了陆雨驰的话,赵导首先说:“不用招待我,我今晚还得回北京,有个活动得出席,也正好儿收拾一下,明天再过来正式进组入住。”

  “你们住得地方我都安排好了,随时入住。”韩士奇说到。

  “我今天也得回去一趟,好几天没回去了,有个事儿——实在推不了。”杨米说着,干咳了几声,看了看王小猫,又说,“猫哥有空吗?有空跟我一起去北京吧,你这几天一直招待我,到了北京我请你吃……”

  “没空。我也不让女人请我吃饭。”

  陆雨驰心说,亲爱的猫啊,你真是直男癌晚期啊!重点是她想让你陪她,你管谁请客呢?你就是真没空、拒绝,也婉转点啊。

  他知道王小猫的性格要是想开玩笑,也就直接开了,此时直接拒绝,多半不会再做什么解释。于是他想替王小猫解释一下,缓和杨米的尴尬,岂料王小猫又开口了。

  “而且我那小说儿能火了,我知道是你发微博帮的忙,这又是天津,怎么说我请你都是应该的,你不用回请我。以前我那小说儿一天不更新、就会掉‘收藏’,现在几天不更新、也会涨。就因为这样,我更得对得起读者。而且我今天才拿到台本儿,还得去熟悉一下,不好意思。”

  陆雨驰听着王小猫的话,差点脱口而出,他又实在不能在此时破坏气氛,只得在心里“呐喊”着,不好意思?你跟我怎么就没有不好意思的时候?真相只有一个——小猫变了。

  杨米则眼睛放着光,嘴上语无伦次地说:“没事儿,挺好。哎呀呀,猫哥你真有责任感啊!帅——不是,率领着大家做事,就是要这样,台本儿是要背的、要背的……”

  陆雨驰无奈地望了望“天”,心想这件事到底是谁率领的?

  不过听王小猫说起“台本”,陆雨驰又问赵导:“赵导,刚才开会时我就有些不明白。我们这个节目是要真实,那您开会时分给大家的分镜头剧本儿是什么玩意儿?那台本儿也是你们写的,这样会不会不真实了?”

  赵导笑说:“我接你们这个节目,主要也是因为你们做节目的出发点——真实,所以我不会刻意造假。”

  “那……”

  “呵呵,陆总,别急、听我说。剧本儿是我写的,就是以那个详细的策划案为基础,但是小王最初写的那个初步构思,我也仔细看了。这三者之间,是个加工、补充、润色、转换的功能。说白了我不过是把策划案点缀了一下,又转换成了银幕语言,肯定会尊重你们力求真实的本意。

  咱再说分镜头剧本儿。我刚才说我把策划案转换成了银幕语言剧本儿,但这个整体的剧本儿是我写的,可拍摄时候,总不能各种工作都由我一个人做吧?我就是想做,也分身无术啊。

  所以分镜头剧本儿,就是要让各个机位、各个部门、知道拍到哪一段、那一条儿时,他们具体该干什么。像什么时候进入下一个拍摄单元、什么时候进什么音乐和特效,它是干这个的,这不影响节目的真实性。”赵导耐心地跟陆雨驰讲解着。

  陆雨驰则点了点头,说:“哦,大概明白了。这就像我们公司会有很多部门,得有个章程、让各部门知道他们该干什么,但这个章程,并不影响我们公司是否诚信经营。”

  “对,就是这个意思。”赵导又说,“再追求真实,录制十几期的节目,也不可能一刀不剪吧?就算环节上、表演上,不出任何问题,这人——他总得有个休息吧?而且总会有突发状况,这就像刚才大今那一段儿,你就让我剪了,呵呵。所以都分工好了、又有编号,到后期我们剪接时才方便。

  至于台本儿,更好解释了,台本儿就是舞台的剧本儿。主持人手里的台本儿,除了他的串场词,还有广告商、演员、选手,包括评委的姓名,以及各个流程的顺序和不同时段的特效、音乐、灯光舞美等,这也不影响真实。”

  “谢谢、谢谢,受益匪浅。”陆雨驰又问,“诶,赵导,总听别人说您脾气特别不好,想不到您能这么耐心给我讲解。”

  “哈哈,所谓脾气不好,是拍戏的时候要求严格。咱今天不是正式拍摄,再说你也不是演员、你是老板啊,我也有义务给你讲解你不明白的地方。而且我对你们这种力求真实的态度很认同,所以也愿意给你讲这些。再说了,我刚才也喝酒了,哈哈……”

  跟赵导请教完,陆雨驰跟众人又说了几句,便拉着黄大今离开了。他得安抚一下这位合作者的情绪,当然也是为了求个真相。

  陆雨驰先带着黄大今泡了个澡,然后两人一起来到一家面馆。

  说是“面馆”,却开在一栋别墅里。这里是会员制的,不接待外客,而且晚餐时段只同时接待三桌客人。

  这里当然没有散座,所谓的“三桌”就是三个包间。每个包间由两间卧室组成,中间打通、却又被玻璃隔断,其中一间作为明厨来展示食物的制作过程、却又完全隔音,也有窗帘可以遮挡,保证客人的隐私。

  陆雨驰和黄大今所在的是别墅的最高层,从房间望出去,可以直接看到别墅前面的湖水。

  “陆总,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你让导演把我后半句话剪了。我以茶代酒……”

  “别别,别以茶代酒啊,一会儿就上酒了,别着急。你也不用总是谢我,我这顿也算‘鸿门宴’,我是真想求证一个真相,当然也可能是两个真相。”

  “嗨,你说真相——也就是我的婚姻状况吧?我下午对着镜头都差点儿说出来,你好心帮我‘剪掉’了。现在就咱们俩,没什么不能说的,我憋着也难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