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聊起来了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286 2019.09.05 20:59

  聊个苏东坡你就饿了,这要是聊个杨贵妃,你出门不定干什么去呢……

  …………………………

  陆雨驰去看王小猫写的策划案了,而王小猫站在露台,却觉得走也不合适、坐也不方便。

  “猫大哥,听说你写小说儿啊?”杨米问王小猫。

  “叫我小猫儿就行。”

  “猫小哥哥,书名是什么,回来我也看看。”

  “叫《陪穿》。”

  “在网上发的吗?哪个网站?”

  “起点。”

  “嗯,我记下了。诶?你别总站着啊,坐下呗。”

  王小猫看了看躺椅,似乎有些为难。因为陆雨驰家的露台上是两张躺椅,就像在泳池边那样摆放在一起,离得近不说,关键还是躺着的。

  杨米此时就躺着,即便王小猫规规矩矩坐在躺椅上,这么近的距离、一个陌生的女人,他也觉得不自在。

  不过人家杨米都这么说了,他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太扭捏,还是坐了下来。

  “怎么?你——紧张啊?”杨米用气声笑说。

  “没有。”

  “呵呵,其实你紧张我倒是挺高兴的,说明我——还是有点儿吸引力的,我看你吃饭时,都不怎么正眼看我们的。”

  “漂亮的女人,谁都愿意多看几眼。我倒不是故作清高、假装正经,当然,我有时——可能会有那么点儿……我也不是腼腆,更谈不上害羞、不敢看。因为他提前跟我说了,今晚可能会用到策划案,所以吃饭的时候,我还在脑子里整理着那些,顾不上。”

  “也是哦,说得那么好,总要提前做些准备……”

  王小猫和杨米在那边聊着,陆雨驰则专心看着策划案。

  陆雨驰真正看着这些文字,才觉得王小猫说得很有道理,五千字也好、一万字也罢,关键要精彩、不能敷衍。

  作为哥们,陆雨驰平时没少看王小猫的小说,也熟悉王小猫的行文风格,不说华丽、也算典雅。可是王小猫的这篇策划案,却是用最朴实、也最清晰的文字来描述的。

  文人不是矫揉造作、卖弄词藻,文人就该知道什么时候、去用什么样的文字来表达。作为策划案,清楚——是首要的。

  而王小猫写出的这些,比他刚才在吃饭时说的,内容上又做了很多修改,更加完善了。

  比如说由普通人给明星当评委,这样真的能验证明星说的是否属实吗?王小猫居然给这个环节加了三重保险。再比如对于节目中可能用到的一些道具,王小猫也做了很多的设想和规划。

  其中有一些就是陆雨驰刚才打电话、拉赞助时提到的,很显然那是王小猫听见之后,加进策划案的。两人之间没有沟通,王小猫却加入了更为详尽、合理的用途和说明。

  不过道具中的测谎椅是什么玩意?确定不是错别字吗?准确率能达到百分之九十五?

  据陆雨驰所知,世界上最先进的测谎仪也只能达到百分之八十五的准确率,所以这个玩意至今还不被司法机构作为证据使用,只作为一种辅助审问手段而已。

  陆雨驰想问问王小猫,可回过头,却见王小猫居然和杨米有说有笑、还真聊起来了,这让陆雨驰觉得挺难得,也就没去打扰。

  当然了,这个“有说有笑”,主要是王小猫在说、杨米在笑。

  其实王小猫不但有才学,还是个谈吐颇为幽默的人,这也并不奇怪,同为相声窝子里长大的天津人——说话都是自带包袱的。

  他昨天是跟陆雨驰有点怄气,才显得相对的严肃,而今天则是脑子里一直在想着策划案,对谁都爱答不理的。

  而王小猫刚才也是这么跟杨米说的,杨米也是确实体会到了。

  本来杨米只是觉得王小猫是个有才华的男人、且相貌出众,那大家既然又在一套房子里,总应该聊上几句、交个朋友。

  可是真的聊起了王小猫的小说,杨米才发现对作品侃侃而谈的王小猫,不但有才华,而且很幽默,并不是表面那么冰冷。

  或者说这种想开玩笑,就能让你情不自禁地笑出来,又时而会透着些高冷和强势的男人,更吸引女人。

  最主要的,还是才学。王小猫的才学是那种自然体现的、并不让人反感的,看不出他在刻意卖弄,但不知不觉中,你会发现,他其实也没少引经据典。但是他起码不会像陆雨驰那样,高兴了故意吟上两句——“并不太应景”的诗词。王小猫要是引用诗词,他会让人感觉这段话里,就必须有这些诗词。

  “对,所以你要是说高傲,我可以承认,但我算不上高冷,我跟哥们儿平时聊天儿也嗨着呢。”王小猫点了支烟,又故意提高了声音,对杨米说,“你肯定是听他说我高冷,污蔑。他这个人,我一眼就看出他不是什么好鸟儿。”

  “诶!诶!”陆雨驰突然插了一句,“我这客厅和露台是通着的,你不用说那么大声,我也能听得见。”

  “就是让你听见。文人,不能背后说人坏话,可你在那儿看着电脑儿、非要背对着我,我也只能大点儿声了。”

  “你不用大点儿声,我不听也知道你嘴里说不出我好话,你们聊你们的。”陆雨驰也点了支烟,继续看策划案。

  王小猫又接着对杨米说:“其实这就是一种误解,古代的文人也没几个真正高冷的。”

  “是吗?可我印象中古时文人,应该——挺‘内样儿’的。”

  “内样儿?那是因为你看不到他们这些人,你看到他们留下的文字也都是相对严肃的。比如你一听——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震撼吧?气势恢宏啊。

  那你根据这几句,联想苏东坡这个人,那他得是多高高在上的形象。然后要让你来演他,你肯定演得特有范儿的那种,走到哪儿都挺胸昂头、目不斜视的那种,是满脸的斯文、满肚子才学。”

  “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杨米问王小猫。

  “还‘难道’?那你要这么问,我只能再给你念一首诗。无竹令人俗,无肉使人瘦。不俗又不瘦,竹笋焖猪肉。”

  “你这叫诗啊?这是菜谱儿吧。”陆雨驰实在忍不住,又插了一句。

  “苏东坡的诗,你守着电脑儿呢,不信自己百度,应该有。”

  “我的草,还他妈真有。”

  王小猫了解陆雨驰,知道陆雨驰肯定马上就会百度,所以故意等陆雨驰回应之后,才接着对杨米说:“那你看,你要是单听这几句,苏东坡还是那个形象吗?更别说什么‘一树梨花压海棠’了。

  所以后人单纯根据文字,尤其是大多数人都知道的文字,就会觉得古时的文人应该是‘内样儿’的。看了那么多电影,我就觉得人家许绍雄在《河东狮吼》里演的那个‘逗比型’的苏东坡,才是苏东坡应有的样子呢。对了,许绍雄你知道吧?”

  “知道、知道,香港演员。”杨米赶忙说。

  “嗯。他为什么能演得那么好呢?人家有那个底子。他的太公叫许应骙,是慈禧太后的干儿子,官至礼部尚书、闽浙总督,那是前朝一品啊。”

  “前朝一品?”杨米问到。

  “你演的清宫戏里,都说‘当朝一品’,可我没在戏里啊,我活在现代了。他的姑婆——许广平,这可厉害了,那是鲁迅先生的学生——兼老婆。他那俩叔公,一个是黄埔军校粤军司令、一个是广州的教育局局长。你看,他这就是家学渊源嘛,他肯定没少看书啊,所以他才能演出那么真实、全面的苏东坡。”

  “你对他很熟悉啊?”杨米又问王小猫。

  “呵,文人嘛——就爱看书,杂志也是书嘛,咳咳。”王小猫尴尬地笑了笑,又说,“诶,聊到苏东坡——我饿了。那个谁,你看完了吗?我就先走了啊。再见。”

  杨米刚要说话,陆雨驰抢先说:“你再见个蛋啊。聊个苏东坡你就饿了,这要是聊个杨贵妃,你出门儿不定干什么去呢。我还没看完呢,你急什么?我一会儿还有好多细节得问你呢,今晚就住在我这儿呗。”

  “细节?杨贵妃的细节,我哪儿知道?安禄山比较清楚,塞上酥嘛。”

  “你说你还是个人吗?还文人呢?真低俗。我说的是策划案的细节,谁问你杨贵妃了?可你还是知道。”

  “你刚提完了杨贵妃,立马儿跟我说‘细节’。再说这也不是低俗啊,这也是历史上真实流传下来的文字。这里边儿还有个修辞手法呢,叫‘比喻’,你懂不……”

  他俩又没聊在一个频道上,不过这可把杨米逗得笑个不停。

  王小猫又和杨米聊了一会,杨米依然是笑声不断。

  有这么一种人,可以少言寡语,可要是真聊起来了,又能妙语连珠、风趣幽默,很显然王小猫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作为文人,就像他自己说的,高傲还是有一些的,说白了还有点大男子主义。

  大男子主义表现得好,就像是绅士、又透着些霸气,如果表现得不好,就很招人烦了。所幸,王小猫是前者。

  没过多久,王小猫看了看表,对杨米说:“有机会再聊吧,挺晚的了,我回家了,你也早点儿休息。”

  “你不住在这儿吗?”

  “我还是回家住自在,而且我今天的小说儿还没写完呢。你也别太晚睡,你不是说当放假了吗,放假就早点儿休息,不然这个假也就白放了。”

  “再聊会儿呗,干我们这行,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我睡不了这么早的。”

  “你实在睡不着,是你的事儿,但我不能允许一个女人,因为跟我聊天儿而晚睡。还是劝你早点儿休息,你是女人,熬夜对皮肤不好。我先走了,再见。”

  这次说完“再见”,王小猫直接起身走出露台。杨米则愣在了露台上,不知所措,却满脸陶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