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独手电贝司(日三更)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296 2019.10.15 22:57

  乐器演奏和做事一样,什么事都可以凭关系、凭背景,取得捷径,但是想要长远地走下去,只能凭勤学苦练。

  …………………………

  如果真的会“读心”,让导师直接选择纸上写的物品、别说出来,你倒是通过“读心”猜出来啊,何必非要间接地用骰子呢?

  问题就在这,因为骰子做了机关,表演者可以接到提示哪一面朝上。表演者又提前准备了六张卡片,每一张上的六种物品是一样的,但顺序不同。

  接下来就简单了,比如他要表演蛋挞,六张卡片上的蛋挞两个字对应着六个不同的编号,只要知道骰子最上面的数字、抽出相应卡片就行了。

  表演者若是不用骰子,而是让导师在心里记住某一种物品,他一辈子也“读”不出来。

  至于城市就更简单,80后小时候都玩过——长短两面本,当时大概两毛钱一本。本子是两面印刷,每一页的长短略有不同,利用人类视觉惯性的原理,在不同方的向随意翻开,显示的文字或图画当然不同。

  林斌又对杨米说:“至于您和蔡老师那个抽纸条儿,就更简单了。盒子是有夹层的,随机的纸条儿永远在下面,上面都是表演者自己准备好的,你们只能抽到他要的结果。所以我确定你们真不是托儿,只是被利用了。

  我反对魔术揭秘,但我更反对魔术从业者侮辱这个行业。魔术就是魔术,为什么要搞一些故弄玄虚的说法?既侮辱了读心术,又愧对我们魔术本身。

  我表演的是魔术,我明着告诉大家是假的,但我不会揭秘,让观众自己去猜,这多好玩儿。你表演的明明是魔术,还是很低级的道具魔术——道具也分高级、低级,却又非得装得很高端,硬说是读心术。既然是读心术,也不怕别人揭秘了吧?

  只是你这种低级的魔术表演揭秘之后,不会有人感叹你设计的精妙,而是打了你自己的脸……”

  在一阵掌声过后,林斌鞠躬下台。王小猫走上台,请出第二位表演者。坐在导演组监控室的陆雨驰,看到这第二位表演者,很是吃惊。

  这位表演者身上背着一把电贝司,他正是陆雨驰的妹夫——龙仲游。

  “哦,这是你妹夫儿啊。”韩士奇对陆雨驰说。

  “你认识?”陆雨驰反问。

  “你忘了?上次在小猫儿家的茶馆儿,你‘捉奸’……”

  “哦,对。他怎么来了?他这身份抛头露面,不合适吧。”

  “不就是你妹夫儿嘛,你都抛头露面了,他怎么就不行?他能比你还有钱?”

  “你不知道?呵,在他龙仲游的众多身份里,最低的一个就是我妹夫儿。他是津门首富的儿子,又是给咱们赞助一亿的杨光照的外甥,他当然比我有钱。”

  “啊?!”

  王小猫站在台上,让龙仲游先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小仲,都三十好几了,具体就不提了,我就是咱们天津人。”

  “看您这架势,是要弹BASS?”

  龙仲游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王小猫又让他先写出最想说的一句大实话,写好之后,龙仲游开始了表演。

  这一开始不要紧,一向高傲的王小猫,嘴都合不上了。

  前文有述,王小猫和陆雨驰、韩士奇高中时组过乐队,王小猫会弹吉他。他弹琴的水平虽然谈不上高超,却也知道,电贝司这种乐器的特点。

  电贝司是一种结合了节奏、和声、旋律的乐器,在乐队里起到灵魂的作用。这么说有些空泛,具体来说就是通过走“根音”、配和声、演奏连复段(riff)或者偶尔演奏独立于主律之外的另一条副旋(bassline),从而起到把乐队中的鼓、吉他、键盘等乐器的声音,连接、融合,帮助各种乐器形成一个整体的伴奏。

  电贝司在电声乐队中的作用虽然很重要,但低音声部却不容易被非专业听众查觉。也正是因为它连接着各种乐器,所以本身较少演奏独奏的东西。

  我们熟悉的BEYOND有一首经典歌曲《冷雨夜》,其中就有一段电贝司独奏,非常有意境。但这个所谓独奏,是在乐队中——有鼓打底,有吉他和键盘做背景的。

  贝斯手如果不和其他乐器配合,真正一个人独奏,那必然需要很强的演奏水平,才可能征服听众。所以龙仲游一个人上台,不跟其他乐手合作,已经让王小猫佩服了,偏偏龙仲游到目前为止,只用了一只左手在演奏。

  电贝司属于弹拨乐器。什么是弹拨乐器?具体到电贝司,就是左手按住高音,右手拨动琴弦、发出声响(左撇子另说,这里只说绝大多数贝斯手)。

  尤其独奏的时候,贝斯手通常会用到一种电贝司特有技巧——击勾弦(slap),来充分体现电贝司的律动美感。这种技巧,无论拇指的“击”、还是食指的“勾”,都是用右手操作的。

  可想而知,右手——对于电贝司演奏的重要。而龙仲游只用了左手,那就只能凭借左手惊人的指力,将琴弦打在“品格”上,来发出声响。即便偶尔用左手食指定住音高、再用左手中指或无名指拨动琴弦,但由于力臂太短,对指力和灵活性的要求实在苛刻。

  所以王小猫见此,才震惊得合不上嘴。他不明白,龙仲游明明双手完好,为什么要这样?难道只是为了炫技吗?

  龙仲游一曲弹罢,全程只用左手,却演奏出很好的效果。不但在结束之后观众掌声雷动,过程中也引得叫好声不断。

  王小猫边鼓掌、边走上了台,对龙仲游说:“按说我作为主持人,不该多说话,可作为一个会乐器演奏的人,我必须要对您说句佩服!您有什么要对我们评委和观众说的吗?只要不卖惨就行。”

  “其实说实话,我不惨。我来参加这个节目,应该坦诚地告诉大家,我是有‘背景’的。这事儿我不瞒着、也瞒不住,相信会有不少人认识我。”

  龙仲游这话一出,三位评委交头接耳,议论着龙仲游到底有何背景、为何会有不少人认识他。

  龙仲游又说:“这些事大家有兴趣的话,按照咱们这个节目的规矩,可以待会儿再聊。我现在只想说,刚才的演奏,可以看成是炫技而已,但真不是,我只是想要一些朋友看到,我还在练琴。”

  王小猫接过龙仲游的话,说:“好,下面我们请三位评委先来猜猜,通过刚才龙仲游的表演,你们觉得他今天要说的大实话会是什么。”

  “这怎么猜啊?他说得也太少了。”杨米说到。

  黄大今和郭小铁也是对杨米点着头,对王小猫摆出一脸无奈。

  王小猫又问龙仲游:“您真的不想补充什么吗?”

  要是其他选手,王小猫不会多问,但他真的钦佩龙仲游刚才的演奏,所以心里不免有些偏向龙仲游。

  龙仲游却笑说:“谢谢主持人的好意,评判之前我真没什么好说的。说实话,我也不太在意结果,我刚才说了,我今天只是希望一些朋友能通过这个节目看到我、知道我还在练琴。”

  王小猫点了点头,对评委们说:“请你们给出评判结果吧。”

  三位评委给出的结果——都是实在,因为龙仲游坦然承认自己有背景,又主动说了自己的演奏可以被视为一种炫技。

  结果出来了,黄大今赶忙问龙仲游:“您刚才说您有背景,我很有兴趣知道是什么。”

  “我不是要炫耀什么,但我也知道自己这张脸经常出现在财经杂志、新闻上。我自己的家世我不想提,但是我是这个节目制片人陆雨驰的妹夫。这事儿肯定会被挖出来,所以也肯定会有人说我是凭关系、靠背景。我倒无所谓,只是可怜了陆雨驰,我来参加这个节目的事儿,他根本不知道。”

  郭小铁则问:“您的那句‘大实话’到底是什么?”

  龙仲游举起了演出前写好的牌子,上面写着:乐器演奏和做事一样,什么事都可以凭关系、凭背景,取得捷径,但是想要长远地走下去,只能凭勤学苦练。

  一阵掌声过后,黄大今又说:“刚才您不愿意多说,那现在您可以说说您来我们这个节目的真实目的了吧?”

  龙仲游笑着、眼中却似有伤感地说:“选择这样一种演奏方式作为今天的演出,是因为很多年前我看过一个视频,一位失去右臂的bass手,弹奏bass的视频。当时我就跟我乐队的成员说,人家一只手能弹成那样儿,我们有什么权利不好好练琴。

  然而,几年之后,我们却都各奔东西,有的人打工、有的人做生意,大家甚至断了联系。惭愧!我知道他们当中肯定有人,还在练着琴、玩儿着音乐,他们肯定也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但他们没有联系我,我想他们觉得我已经是个满身铜臭的商人了吧。

  我来参加这个节目,确实没有告诉陆雨驰。一来是因为我根本不需要通过他得到什么,二来我根本对什么名次没有兴趣。我只是想通过这个节目,如果我的队友们能看到的话,告诉他们,来联系我。我是个商人,但我还在练琴,咱们还能一起玩儿。”

  又是一阵雷鸣掌声过后,王小猫对龙仲游、也是对在场所有人说:“确实,有些朋友,没有矛盾,却渐行渐远了,相信这种感觉观众朋友们或多或少经历过。我们需要一个渠道、一个机会,再次取得联系,因为友情——是无价的。”

  杨米又问龙仲游:“我不懂乐器,但也看得出您刚才那高超的演奏水平。我想问问,您除了乐器演奏,是不是也会唱歌儿?”

  龙仲游点了点头,说:“还行,其实今天这个场合、联系我想说的话,有一首歌儿倒是挺应景的,如果导演允许,我可以唱。”

  刚才陆雨驰跟韩士奇介绍龙仲游的家世,赵导也在一旁听着。别说有陆雨驰的关系,就是没有——单凭家世,赵导也当然会允许多给龙仲游一些表演的时间。

  得到了导演的允许,龙仲游却说:“可我是个乐手,我不喜欢跟着伴奏唱,喜欢自己演奏。但我是个bass手,没带吉他来,你们现场有没有吉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