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哥们不好当(日二更)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315 2019.10.01 13:46

  哥们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连诚恳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哥们”?

  …………………………

  “你不公开,看着网友儿那些话,你心里舒服吗?”陆雨驰问黄大今。

  黄大今叹了口气,说:“所以啊,我们这个圈子勾心斗角,而舆论的压力又太大,很多时候不但身不由己,谣言还会影响你。”

  “想听实话吗?”

  “你说。”

  “该——你活该!当然其实我也活该。每个人、只要路是自己选的,是好、是坏,都活该。我不喜欢‘圣母’,这就是实话,你爱听、不爱听,都是实话。

  我以前也不明白这道理,所以我活着其实比你们累。你说你那圈儿里勾心斗角,你到我这圈儿里试试?搞不好就得倾家荡产跳楼去。

  你们都是削尖了脑袋往娱乐圈儿里钻、千方百计地往上爬,你选择了抛头露面赚着公众的钱、享受着他们的追捧和赞美,有些人说你们不好,你不愿意了?抛头露面就肯定会有各种评价。

  你今天面对虚假新闻、诋毁谩骂,你觉得舆论压力大了?那你昨天利用新闻、换取掌声的时候呢?你不出名时,哭着、喊着、求着、编着——恨不得别人报道自己一下,你出了名、赚了钱,你说新闻多、舆论压力大?

  就像我一样,我老老实实当个豪门阔少、活得比谁都潇洒,我自己选择了创业、证明自己,然后我却抱怨自己创业难?我选择了做二手房中介,我赚了钱了,我抱怨这行苦、累?

  其实咱们这都是自己选的。再说了,谁他妈不累?我在我奶奶爷爷家里,再苦、再累,连句脏话都不许说。我在外面,明明自己做着生意,别人也说我靠家里。我不想管家里的生意,可家里真有事儿,我能不管吗?我的出身我自己选不了、你的职业你自己可以选,你跟我说你压力大?

  是,你离婚、不离婚,都是私事儿,可结婚时你怎么不说这是私事儿呢?搞得轰轰烈烈吧?靠着轰轰烈烈也没少博得版面、获得掌声吧?也没少赚钱吧?那你还说什么呢?

  我今天喊你来喝酒、跟你说这些,不是希望劝你、在我这节目上爆料,不然我下午也没必要了。可是你得明白,自己选的、自己就得扛着。谁难受、谁知道,可难受也得忍着。”

  陆雨驰说了很多,过程中黄大今脸上阴晴不定,时有尴尬、也时有不悦,可最终还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可我还是得跟她好好谈谈。我希望能挽回,实在不能的话,我想宣布、这也是两个人的事。”

  “对,是你们两个人的事儿,但是如果不公开、就别埋怨大众口下无情。呵呵,其实大众怎么样,反正这事儿跟我没关系。不过我这个人,你说‘哥们儿’,我就跟你说哥们儿的话,哥们儿就得说真话、说为你好的话。”

  “我明白,谢谢。”

  “是哥们儿还谢什么?来吧,喝酒。”陆雨驰又跟黄大今喝了一杯,话锋一转,又说,“可既然‘是’哥们儿——有事儿就不该瞒着,我想问问你,你到底为什么来参加我们这个综艺节目?别跟我说没用的!”

  陆雨驰的“哥们”,可不是那么好当的。连诚恳都做不到,还谈什么“哥们”?

  黄大今一时无语,眼神不像先前那么呆滞,却有些慌张。他找陆雨驰要了支烟,抽了两口、呛了半天。

  陆雨驰正想说“你怎么连烟都不带”,却见黄大今被呛得眼泪都出来了。

  “其实我不会抽烟。”黄大今在咳嗽中尽力地说着。

  陆雨驰没说什么,他知道有些从不抽烟的人,在紧张或伤心的时候也会尝试抽烟的感觉,这很正常。他期待答案,却也不想难为一个紧张或伤心的人。

  黄大今突然掐灭了香烟,说:“都忘了,我不让她抽烟,她也不让我抽烟。”

  陆雨驰刚刚没急着催问只是因为理解,但黄大今的这一句却让他听着有些心酸。

  过了几秒,黄大今又说:“池子。陆总。我说这些时,还是先叫你陆总吧。你说得没错儿,路是自己选的——我活该,可我毕竟已经走进这条路了。

  走进来,就得一边享受着掌声、一边听着谩骂。走进来,就得一边接受着崇拜,一边看着你们这些大老板的脸色。没辙啊,我们赚钱的前提是观众的喜爱,可光有观众喜爱、没人投钱,我们也就没戏可拍了。

  我一直想交你这个朋友,是因为你有钱、你们陆家更有钱。可现在我觉得,不光是有钱,你值得交。无论是办事的魄力、处事的态度,还是你对人的理解和包容。当然,王老师也是一样,也包括韩总。

  我可以告诉你,我确实是受人指使、拿了钱,但是希望你不要问我那人是谁,我实在不能说,但我能保证他不是要破坏你们这个节目。希望你能再理解我一次,我就是个演员,我真得罪不起你们这些豪门。”

  陆雨驰看了看黄大今,举起了酒杯,说:“行了,不提这事儿了,接着喝。得恭喜你啊,一个事儿、赚两份儿钱,虽然我这边儿不多吧。”

  “不是,池子,你听我说完了。”

  “怎么着?给自己加戏啊?”陆雨驰笑问。

  “呵呵,不是,听我说。我开始是受人指使,但也是因为我想逼自己一下,最近压力太大了,有话说、又不能说,太难受了。我就想上你们这个节目,逼着自己勇敢点儿、说点儿实在的,这真是我在最初就有这个想法。

  当然了,这几天跟韩总接触,你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就把这事搞成了、明天就可以开拍了,所以我现在更希望跟你们合作。再说你和王老师今天下午……我真的觉得你们都……所以我希望不只是这一次,以后咱们能多合作。”

  “合作的事儿说得挺清楚,到夸我们的地方全省了?”陆雨驰笑了笑,说,“喝吧……”

  ……

  次日下午,人员到位、准备就绪。但今天没有参赛选手,只是拍一个开场。因为昨天拍的那段花絮,给了赵导一个启发。

  本来剧本上只准备在拍摄开场时,先由主持人王小猫介绍一下几位评委和鉴定官,再让他们各自表演才艺。不过昨天拍了黄大今那一段,赵导突然想拍每个评委都接受“审问”的画面。

  当时陆雨驰和黄大今已经走了,于是赵导就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王小猫。从王小猫要求减掉黄大今昨天说的后半句话开始,赵导就逐渐意识到一点,只要王小猫希望的事,陆雨驰都不会反对。

  王小猫觉得赵导的提议非常好。评委中有三位是明星,且都是各种新闻很多的明星,他们本身就受到不同程度的质疑。所以他们先得证明自己能说实话,才有资格给别人当评委。

  正式拍摄开始,王小猫走上舞台,先介绍了节目、广告商。

  陆雨驰作为制片人、韩士奇作为自封的艺术总监,都坐在赵导身边。

  陆雨驰低声对韩士奇说:“小猫儿行啊。”

  “嗨,说相声的嘴皮子都利索。”

  “他不光是利索,我记得他说台本儿是昨天才给他的,可你看这小子在台上,虽然拿着、但基本上不看。”

  赵导插了一句:“台本儿写得比较正统,看昨天那意思,他的临场发挥应该也不错……”

  台上的王小猫开始介绍明星评委。

  “好,第一位出场的评委,就是著名演员黄大今先生。黄先生于98年出演《爱情就是游戏》进入演艺圈儿,之后又出演了《大宋天子》、《神鸟两口子》、《波涛英雄》等——多部深受广大观众喜爱的影视作品。黄大今先生,请上台来。”王小猫这一段的介绍很规矩。

  黄大今从评委席走上台,跟王小猫握了握手、又向观众挥了挥手,然后站在王小猫身旁,却有些尴尬,因为王小猫长得实在太高了。王小猫看出了黄大今的尴尬,于是开启了“不规矩”模式。

  “黄老师。”

  “您别客气。”

  “今子。”

  “呵呵。”黄大今无奈地笑了笑。

  “今子啊,我们‘老美华大实话’节目,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说实话的节目。”

  “那是、那是。”

  “说实话……”王小猫突然看向台边,又说,“道具老师,能不能给今子找个垫脚?说实话,站在我身边儿,显不出他高大。”

  黄大今苦笑着摇了摇头。

  王小猫又说:“好了,我们第二位出场的评委就是著名影视歌三栖明星——杨米小姐。杨米小姐是童星出身……”

  王小猫介绍完杨米,杨米今天不但是盛装出席,还罕见的烫了一个“蛋卷头”。她走上台来,先跟观众打完了招呼,又说:“我跟猫哥其实很熟悉了,知道猫哥口才很厉害,希望猫哥能对我嘴下留情。”

  “是,我们很熟悉,认识了好几天了,可没想到这几天就传出绯闻了。”

  “也不见得——就是绯闻啊。”杨米笑说。

  “那真是太闪电了,就像你这发型一样。”王小猫笑了笑,又说,“看着你这个发型啊,我就想起了一位歌手。”

  “谁啊?”

  “迪克牛仔。”

  “啊?”

  “你今天扮演的是迪克牛嫂吗?”

  听王小猫这么说,杨米笑了半天,才调整好情绪,说:“因为你们这个节目需要穿得自然、简单嘛,所以趁着开场,我就先穿得稍微隆重一点儿,吸引眼球儿嘛。”

  “不用吸引,你这脑门儿在这儿呢,我们这灯光也挺亮……”

  王小猫介绍完杨米,又介绍了郭小铁。

  郭小铁走上台来,跟观众打完招呼,对王小猫说:“猫儿啊,咱哥们儿关系可不错,你不能像损他们那样损我吧?”

  王小猫笑说:“哥们儿?关系不错?呵呵,我跟你说,哥们儿不是那么好当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