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能实在点吗?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124 2019.08.26 22:11

  一肚子草包、两坨的硅胶、满脸的玻尿、浑身的风骚……

  …………………………

  听陆雨驰说想搞个“有劲”的综艺节目,韩士奇点了点头,想了想,问陆雨驰:“那要不咱搞个重金属乐队选秀节目?”

  “……”陆雨驰叹了口气,又说,“不行,那叫做个不一样的综艺节目吗?不过你还别说,我这几天在家,看了两期那个《一起乐队吧》,我觉得还算不错,起码儿有些个乐手是真有玩意儿。可人家都做了,咱再做、那还叫咱的嘛。”

  “可是你说只要是选秀节目,无非就是唱歌的、跳舞的,有这一、两个以乐手为主角的,就算不错啦。你又要有劲、还不能看着假了,那真人儿秀就更别提了。‘人’倒是真的,可哪个不是带着剧本儿拍的?”韩士奇吃了两口菜,突然又说,“诶?你这回打算投多少钱啊?”

  “你看你这个人啊,我跟你说策划吧,你跟我说钱。你觉得我陆雨驰想做的事儿,钱是个事儿吗?”

  “池子,不是我算计钱,可你也得让我这心里有底啊。我知道你家有钱,全国有几个比你家有钱的?问题我也知道,你历来不用家里的钱。你是不知道,投资综艺节目——而且你又想搞大了、搞好了,这可不是个小数儿。”

  “我知道,我大……前大舅子就是干这个的。新闻上也有,说哪个、哪个综艺节目斥资过亿。只要我想做的,管它多少钱呢。

  当年江家跟我们陆家来劲,打得我山穷水尽了,我不照样拉来投资了嘛。后来我们陆家反收购他们江家的公司,我个人扫了不少他们的股儿。这几年我弟弟风翔,把原来江家的公司经营得是有声有色,我可是大股东啊!

  钱是什么?钱是你的蛋!我估计他们这‘斥资过亿’里,得有百分之七、八十是给明星吧?所以后期才这么粗制滥造。他们斥资过亿啊,我拍给你两亿,玩儿嘛。

  再说了我钱不够,我可以找别人借啊,龙叔、我前大……当然我前大舅子是够呛了。反正我想借钱,是个难事儿吗?”

  听了陆雨驰的话,韩士奇坏笑着对王小猫说:“小猫儿啊,你听明白了吗?豪门为什么是豪门,就因为他们不动自己家的钱,找别人借钱去赚钱,要不人家富呢。”

  “哼,腐败啊。”王小猫摇着头说到。

  “这跟腐败有什么关系?我们那钱也是自己赚来的。”陆雨驰白了王小猫一眼,又说,“按说你挺聪明一个人,思想怎么就这么固执呢?当年买房、开你那个烟酒店都不贷款,是,你倒是不腐败了,可你不是找我这个腐败的人——借的钱嘛。”

  “嗬!你跟我算这个?好!我穷有穷志气,我砸锅卖铁、卖血卖肾——我还给你。”

  “去你大爷的,谁催着你还钱了?再说了,你还砸锅?你们家那锅是金的?也就你那个三十多年老处男的肾,还值点儿钱。”

  韩士奇举起酒杯,示意大家喝一杯,又说:“咱们还是说综艺节目的事儿吧。”

  “就是,这说着一起策划节目、干点儿有劲的事儿呢,你别总提别的。你看看人家老韩,一听这事儿多上心、多专注!”陆雨驰对王小猫说完,又问韩士奇,“你有什么想法儿了吗?”

  “你——刚才说拍给我两亿,资金什么时候到位?”

  “你他妈……”

  “呵呵呵!”王小猫笑说:“是,上心、专注,你给我两个亿我也专注。”

  陆雨驰运着气,对韩士奇说:“你那个脑子里就剩下钱了?我给你变出两亿啊?甭说这钱我得去筹措、得借,我就是给你印,它也得印会儿吧?你总急着谈钱的事儿,那你出多少?”

  “我——运作下儿、四处凑凑,我公司还能拿出个两、三百万吧。”

  “啊?你说什么?你再咳嗽、咳嗽,跟我谈上亿的生意、说好咱哥仨一起搞,你出两、三百万,找我先要两亿?狗啊,你说你还是个人吗?你可真是个狗啊!”

  “咳咳,我这小公司……诶!它现在搞综艺没那么费钱了,这广电下来条文儿了,以后综艺节目明星出场费限额了。”

  “嗯?”

  “你们不知道?看看、看看,我这也是一份贡献吧?娱乐圈儿的事儿咱都熟啊。去年九月份就规定了,综艺节目——每期艺人的总片酬不能超过80万、一季节目所有明星的总片酬不能超过1000万。当然,私下怎么也得偷着给点儿,可也没那么贵了。再说咱们也不用全都自己出,可以跟网站、电视台合作,广告收入……”

  “收入的事儿你不用跟我说,我懂。这东西只要做好了,花得多、赚得也多。咱也不找网站、电视台拉投资,他们参与了,就会限制咱们的创意,那还叫咱们自己的吗?同样的道理,只要这东西做得好,他们会争着找咱们。”陆雨驰点了支烟,又说,

  “你就重点跟我说说,为什么去年九月就实行的政策,你到了刚才都不跟我说,还先找我要两亿?你嘴里除了瞎话,光剩下标点符号儿了吧?你能实在点儿吗?”

  “我——嘿嘿、嘿嘿嘿,我这不为了咱们共同的节目,我刚才一激动啊——忘了。诶,可是咱们找顶级的策划团队,也是不小的开销。”韩士奇讪笑着说。

  “我找他们干吗?还顶级的?就策划出现在电视里、网上这些破烂玩意儿?除了抄别人的、就是抄别人的。我还是那句话,就算他们做得好,那也不是咱们自己的。

  具体的细节策划,咱们可以去找人做,可是原始的创意、大的方向,必须是咱们拿。小猫儿啊,你别总不说话啊,你可是咱们的军师,别装高冷了行吗?”

  王小猫刚要开口,韩士奇却说:“你让他策划?他准给你策划一个网络小说儿作者的选秀节目。”

  王小猫瞟了韩士奇一眼,哼笑着说:“你啊,就不是什么好鸟儿,你还当别人也不是好鸟儿,小人之心。”

  “哎呀,猫儿,你今天打进门,可算会好好说话了。”

  陆雨驰很欣慰,不过韩士奇不太欣慰,毕竟王小猫骂的是他。

  王小猫又说:“我给你策划个女主播选秀,你就开心了?你们聊着、我这儿一直想着呢,这是脑子一热、就能想出来的吗?我得找灵感啊,你们聊你们的。”

  “小猫儿这句话说得倒是,这不是脑子一热的事儿,咱仨都得好好准备、准备。猫儿你别着急啊,慢慢想,不见得就得今天,咱今天主要还是喝好了是真的。”说着,陆雨驰举起酒杯,三人一起喝了一杯,陆雨驰又说,

  “不过说真的啊,我结婚之后咱哥仨见的是少了,好久没这么喝了吧?诶,我说你们俩,怎么也不急着结婚呢?哥们我可都离了一回了。

  小猫是烟酒店不管了,过了三十,想写出点儿文学巨著,天天闷在家里,没这便利条件。老韩你怎么回事儿?你公司里那可都是年轻、漂亮的女主播啊,近水楼台——你比谁都方便啊。”

  韩士奇正吃着菜呢,听陆雨驰这么一说,差点没噎着,他缓了缓,才说:“就因为公司里都是女主播,我天天看她们化了妆、再卸妆,我还找个女主播?别逗了。

  你就别说我公司的那些女主播了,我看现在这女人啊,但凡是乍一看漂亮点儿的——都一样,是一肚子草包、两坨的硅胶、满脸的玻尿、浑身的风骚。我啊,还是单着吧。”

  听了韩士奇的话,陆雨驰和王小猫俩人愣是笑出了一集《动物世界》的声音来。

  陆雨驰摇了摇头,说:“你这话有点儿偏激了,可倒也是肺腑之言啊。”

  王小猫却突然说:“我有想法儿了。你们发现了吗?人说心里话、实在话的时候,也甭管这话是不是完全对,可是听着自然就有劲。老韩刚才这话就是这种感觉,你刚才说现在的综艺节目、网络小说时,也是侃侃而谈啊……”

  王小猫给陆雨驰和韩士奇讲起了他的构思,他提议就做一个说实在话、心里话的选秀节目,来的人可以是各行各业的,用各自的才艺、本领表达出真实的想法。

  比如说,歌手、乐手可以用音乐说话,画家、作者可以用作品说话,普通人什么都不会也不要紧,只要说的话能引起大家的共鸣就可以。

  这样一来,虽然也是选秀,但不限定某一特定人群,而是限定大家表达的东西,比的就是实在、有劲、能引起共鸣。

  什么叫共鸣?

  共鸣就像韩士奇刚才说“现在的女人”,诚然——他说得有些偏激、指责面过大,而且语言也不太高雅。可是站在他的角度,那确实是他的心里话,但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的确有这个现象,且还不是少数。

  又像是陆雨驰说的,在综艺节目里写好剧本、编好身世,选手拼的是凄惨、嘉宾拼的是演技,就不能实在点吗?这样或许能博取观众同情、让观众跟着紧张,但不会有共鸣。而且久而久之,人们就会反感。

  说白了,共鸣就是质朴的、甚至是有些粗鄙的,但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是真实的。

  如果他们能做出这样的综艺节目来,选手和嘉宾都不用夸张的演技、便秘的表情,自然就带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