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友情岁月(日一更)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400 2019.10.20 11:40

  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凝望夜空/往日是谁/领会心中疲累……(词出:《友情岁月》——刘卓辉)

  …………………………

  得到了导演的允许,龙仲游却说:“可我是个乐手,我不喜欢跟着伴奏唱,喜欢自己演奏。但我是个bass手,没带吉他来,你们现场有没有吉他?”

  龙仲游想要一把吉他,是因为电贝司这种乐器不适合作为独立伴奏乐器。电贝司演奏的内容通常是些律动和根音,这单独听起来就像一条独立于主旋之外的副旋。一个人很难跟着一条旋律,同时演唱出另一条旋律,何况其中一条还是自己弹出来的、就在心里。

  而我们一般看到的自弹自唱,大多都是吉他和钢琴,它们可以演奏和弦进行。当然电贝司通常有四根弦,理论上也能像吉他一样弹奏和弦进行,但是电贝司的声音振幅太大、太过低沉,所以它在和声时是将和弦分解开来,不宜同时弹响几个音、形成和弦。

  很多乐器都是想通的,龙仲游精通一种乐器的同时,能简单地演奏其他乐器很正常。他是贝斯手,正如前文所述,电贝司在乐队中,需要连接、融合伴奏中的——旋律、和声、节奏,所以贝斯手同时去研究吉他、鼓,是正常的、甚至是必要的。

  王小猫会点吉他,当然明白这些,他赶忙对龙仲游说:“我们节目有伴奏乐队,只是前两个选手不需要,他们都在休息室呢。”

  “那最好,其实也不用麻烦他们,借给我一把吉他就行……”

  坐在监控室的陆雨驰听到这里,对韩士奇笑说:“老韩啊,我觉得借给我妹夫儿一把吉他,就不如‘和’一段儿。怎么样,你露一手儿吧?玩儿嘛。”

  韩士奇瞥了陆雨驰一眼,说:“我用别人的设备不习惯,不过嘛——能跟好乐手合作,倒也可以考虑。”

  “不装能死啊?”陆雨驰笑看着已经起身、正要走出监控室的韩士奇。

  韩士奇让工作人员,帮他拎着两把吉他、两套效果器箱,一起走上了台来。

  王小猫作为主持人,先冲韩士奇笑了笑,又对现场的观众简单介绍了韩士奇,台下反应热烈、呼声很高。这是自然,因为韩士奇公司来了不少员工充当观众。

  龙仲游则对韩士奇说着:“怎么是你啊?”

  “您认识小弟?”知道了龙仲游的身份,韩士奇倒是客气。

  “我以前看过你的演出,技术不错。那天在茶馆儿,是陆雨驰捣乱,就没顾上跟你打招呼。”

  “他就那样儿,总是捣乱,不着调的玩意儿。”

  陆雨驰在监控室里心说,我是让你过去合作,你们俩就合作着损我啊?就说这节目追求真实,也得顾及一下制片人的形象吧?

  龙仲游看了看那两把电吉他,又对韩士奇说:“你上来了,就弹个‘节奏’?屈才了。”

  “没事儿。咱们毕竟没排练过,现场来的话,就简单来个和弦进行得了,我加点儿即兴华彩(吉他术语)就行了,要不然乱。”

  “别啊,我本想自己弹唱就完了,没想遇见高手了,那就玩儿痛快了,我还是弹bass吧。”龙仲游又问王小猫,“诶,你刚才说你会乐器,节奏吉他行吗?”

  “他就是节奏吉他。”韩士奇抢先说。

  “那就缺个鼓手了,叫个鼓手上来吧……”

  陆雨驰在监控室,看着自己的“发小”王小猫、韩士奇和自己的妹夫龙仲游,商量着怎么合作演出的事,他欣慰地笑了笑、心里一种莫名的激动。

  其实这种欣慰和激动并不突兀,早先王小猫和龙仲游在舞台上聊着友情、聊着朋友之间的疏远,他就想到自己和王小猫、韩士奇三人——不久前的状态。

  他对赵导说:“能不能多给他们点儿时间排练下?我觉得他们临时组队演一首歌儿,播出去效果不错。”

  “那样播出去,真的也成了假的了。你想啊,如果不剪,他们需要排练几遍、多久?整期节目时长就不好控制了。如果把排练的部分剪掉,观众会相信他们真的之前都没见过、临时组队演出?”

  陆雨驰点了点头,觉得赵导说得确实有道理,他们做这个节目要的就是“真实”。

  可赵导却对着指挥麦克风说:“你们需要拍几遍、多久?”

  见陆雨驰不解地看着自己,赵导笑了笑,依然没关麦克风。他接下来的话,是说给陆雨驰、也是故意说给现场的所有人听的。

  “陆总,我刚才说的是为了节目效果,可我也知道你希望多给他们时间,不是为了这位龙仲游——你的妹夫。因为龙先生根本就不需要,你是希望给你这两个朋友多一些展示的时间。

  节目效果是重要,但是友情更重要,没有血缘、法律的牵连和约束,这才是最真实的感情。我欣赏你对友情的重视,我愿意多给他们些时间,至于播出效果——我来想办法。你们需要多久?”

  王小猫回赵导的话说:“不用多久,应该一遍就行,先试一遍吧。”

  王小猫这么说,自然是心里有数。

  因为龙仲游是个出色的贝斯手,过去组乐队时也是队长,有着充分的安排、调度经验。他知道这种临时的即兴演出,该如何尽快让乐手们进入合作状态。他刚才已经跟王小猫、韩士奇和鼓手说了要表演的歌曲,并且交代了用什么方式来互相提示合奏整体或某一声部——何时开始、何时结束。

  高手之间的合作通常只有两种情况,格格不入、很难完成,或一拍即合、轻松愉快。

  在乐器演奏这个方面,起码龙仲游和韩士奇都堪称高手。至于那个鼓手也不弱,而且他此前就知道龙仲游,刚才看了演出,更是钦佩,所以大家沟通得很开心、也很顺利。

  一般不是同一乐队的几个乐手临时想排练或演出一首歌,都会选择一些乐手们基本上都熟悉的歌曲。像是国内beyond的歌,乐手通常都能弹,又像国外著名乐队的经典曲目,如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之类。

  但是龙仲游想要把这首歌唱给他曾经乐队的队友们,所以需要特定的曲目。不过这也不要紧,他想唱给队友的这首歌——80后的男人基本上都很熟悉、也很喜欢,就是《古惑仔——人在江湖》的主题曲《友情岁月》。

  那是96年,80后都已入学,有了同学的概念、也有了集体的感念。那一年大多数的80后都是十几岁的年纪,正是血气方刚却又懵懂天真的阶段。江湖片难免有些血腥、暴力,但这部电影里却也有着对规矩的遵守、对义气的重视。

  那电影影响了很多人,那歌词写得真好。那是一首粤语歌,但我们不看歌词也能感受那种兄弟间的情感,看过歌词——联想电影情节、联想我们自己——很多人都哭过。或许我们已经很多年没再听过那首歌,却不会忘记它。

  韩士奇的主音吉他响起,没有其他乐器陪衬,他又把音色调得很凄厉。就像是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的感觉,但那闪电没有落地,它击在了现场很多人的心里。

  这很多人,也包括刚刚赶过来、走进监控室的曾小宝。他就是香港人、又是圈内人,这首歌他想来是听过——起码能听得懂。他没有跟大家多说、甚至没有坐下,就站在那里,看着监控屏。

  四个小节的吉他独奏(solo)过后,吉他未停、贝斯潜入,又过了两个小节,鼓和节奏吉他突然猛烈响起,气氛一下被带得火热起来。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仿佛想不起再面对/流浪日子/你在伴随/有缘再聚/

  天真的声音已在减退/彼此为着目标相距/凝望夜空/往日是谁/领会心中疲累……

  哪怕很久没再听过的经典老歌,也有这样的魔力,突然有一天再次听到,就像偶然见到了一位久违的老朋友。

  这位老朋友见证过你的纯洁与善良,也陪你走过心酸并快乐的时光,但现实中的种种,却让你们渐行渐远、最终不再联系。当你再次面对这位久违朋友,你的心灵被洗刷了,却惭愧无地,虽惭愧无地,却并不陌生。

  那熟悉的旋律正如同熟悉的情感,再次听到的时候,心灵受着撞击,疼——却也舒服,酸——却也回味。很多刻意都未必能想起的过往,瞬间飞速闪现在脑海中。

  尤其这首《友情岁月》,本就是讲述友情。陆雨驰此时已紧闭双目、极力控制着泪腺,嘴角却在笑着,并认真地听着。

  来忘掉错对/来怀念过去/曾共渡患难日子总有乐趣/

  不相信会绝望/不感觉到踌躇/在美梦里竞争/每日拼命进取/

  奔波的风雨里/不羁的醒与醉/所有故事像已发生/飘泊岁月里/

  风吹过已静下/将心意再还谁/让眼泪已带走夜憔悴……

  三十多岁的男人大多都已娶妻生子,感受到了为人父母的压力和责任,工作不忙、自己都会拼。而自己的父母却逐渐老去,他们有更多的事需要孩子们来帮助,作为三十多岁——已过而立的男人们,更是责无旁贷。

  所以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庭,越来越多的事,让我们的时间越来越少。工作不能抛开、家庭不能割舍,我们那些曾经一起哭、一起笑的哥们,他们在哪?在忙什么?即便没有断了联系,恐怕也只是偶尔相聚,偶尔而已……

  龙仲游一曲唱罢,掌声自不用多说,在场的很多人都哭了。

  杨米本来一直看着王小猫,虽然台上的四个乐手中——王小猫水平最低,但这对杨米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第一次看到王小猫弹琴,可听着、听着,她也逐渐被歌曲感动。

  是啊,谁又没经历过几段友情岁月呢?

  掌声久久未停,其实他们的演出并没有达到最好的效果。他们不是神仙、这也不是拍戏,水平再高——这终究是在合奏。像他们这样临时决定、随即开演,鼓和节奏吉他只能中规中矩,才能保证合奏的顺畅,所以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但是,此时,这些重要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