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杨米要入股(日一更)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300 2019.10.15 20:07

  当一个女人真的在乎一个男人的时候,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止她——为这个男人做出一些她自认为应该做的事,可这样往往苦了其他男人……

  …………………………

  陆雨驰把王小猫不愿意当“演艺圈不演绎”主持人的事及理由告诉了郭小铁,又提出希望郭小铁能担任主持人。

  郭小铁当然想推辞,因为时间实在仓促,虽说导演和编剧此时就在这里,说戏、聊台本都方便,但是毕竟转天就要开拍了。

  不过郭小铁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明白自己如果拒绝,不但少了一笔丰厚的报酬、也会得罪陆雨驰,再说王小猫要是请出老爷子来张口,最终还是得答应,所以他也就同意了。

  同意归同意,郭小铁同时也提出,希望王小猫能跟自己来配合一下,权当“捧哏”了。

  这一来是因为这么短的时间内,背台本确实有难度。二来这个节目的总策划毕竟是王小猫,他最明白这节目要追求的效果,一旦郭小铁有什么说得不合适的地方,王小猫能托一下、往回圆。

  再者因为郭小铁知道,王小猫相声功底不错、但是他却不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可是很多不会说相声的,却打着曲艺圈的名号招摇撞骗,郭小铁希望能给更多真正懂相声的人一些露脸的机会。

  陆雨驰觉得郭小铁说得合情合理,甚至有些感人,他立马抄起电话,跟王小猫商量。王小猫则很痛快地答应了,当然,他也没法不痛快。

  一来因为陆雨驰觉得这事电话里不好开口,没有提前跟郭小铁说,到了度假村又跟林辉友耽误了很多时间,到这么晚才给王小猫回信。王小猫明白现在已经没时间可以浪费了,只能答应。

  二来则是因为此时王小猫家里有位不速之客——杨米,王小猫也顾不上再跟陆雨驰多说什么。

  他也不知道杨米如何得知自己家的地址,但是“硕大”的杨米就这么出现了。

  他是个“读书人”,这么晚了,孤男寡女、又是在家里,这让他很不自在。不过杨米今晚难得没有发嗲,从进门到现在,聊得也确实是正事。

  经过几天的相处,杨米不但越来越觉得王小猫有才华,也越来越了解王小猫。她知道这么晚贸然来访,会引起王小猫反感,而她自己也可能情难自控。所以进门之后,她就刻意控制着自己的腔调和谈话的内容,希望王小猫给她写个剧本。

  “猫哥你就别推辞了,也许你真的没写过剧本儿,但今天下午你即兴写的那个小段儿就很好啊。”

  “啊?那胡编乱造、逻辑不通,攥改别人作品的玩意儿,也能叫‘很好’?”

  “那是因为时间仓促嘛,猫哥你可以的。写剧本儿嘛,就是把你们小说儿里的大段心理活动,转化成肢体动作和表情来表达,再多一些场景描写。”

  “不同文学形式的特点、规矩和格式,我倒是知道,我以前也练过笔。可我即便写剧本儿,也不会写你们那些青春偶像剧。”

  “唉,猫哥,我哪还有青春啊。我也知道自己什么年纪、也想转型,可公司的约束太多、粉丝又不理解。我也想多做尝试,拍些正剧,你就帮帮我吧。我昨天还跟陆大哥说呢,想拿点儿钱在你们公司入股。”

  “我们公司?”杨米说的就是陆雨驰新开的文化娱乐公司,而王小猫和韩士奇都是股东。可不善经商的王小猫,一直对这个公司没有什么具体概念,也没觉得这公司真有自己的股份。

  “对啊,你不是跟我说过苏东坡的嘛,那你就给我写个历史上真正的苏东坡,我反串儿正剧,看谁还说我是流量明星。”

  听杨米先是感概着自己的青春不再、又想摆脱“流量明星”的称号,王小猫突然有些莫名的心疼,他故意开着玩笑,说:“我要真写出个历史上真正的苏东坡,按照大家的印象来看,那正剧也被当成是狗血、恶搞了。

  不过你要真跟池子说好入股,咱们合作也是应该的,可我也得构思一下,咱先把综艺节目搞好了再说……”

  ……

  次日,第一场有选手参加的拍摄定在晚上,而且是先录制平凡人不平凡赛区,再录制由郭小铁主持的演艺圈不演绎赛区,这都是为了多给郭小铁一些准备时间。

  杨米下午就找到陆雨驰,因为王小猫说是如果她跟陆雨驰谈好入股事宜,就会帮她写剧本。至于她昨晚跟王小猫说已经跟陆雨驰谈过了,纯粹是胡说八道。她这段时间都整天跟王小猫在一起,而陆雨驰这几天也很忙,他们哪有时间谈这些?便是今天杨米找到了陆雨驰,陆雨驰也是赶着要去公司开会。

  其实陆雨驰的公司运转很良性,但他得开会布置员工参加综艺节目的事,倒不是当选手、而是当观众。

  他们希望做个真实的节目,不想特意花钱买些表情异常丰富且夸张的观众,制造虚假的效果。但这种节目,还真不能随便找一些人就来开拍,这是为了安全起见。

  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来看的话,先不说可能会发生袭击明星的事,就说一些观众因为太过激动,而冲向舞台、扑向明星的事也是时常发生。再说了,即便这些都没有,来几个现场脱衣服的,大家也受不了。所以上一场拍摄时的观众,绝大多数是陆雨驰和韩士奇公司的员工。

  上一场是白天录制,韩士奇的公司还好说,陆雨驰的公司主要就是白天营业,他只能临时抽调一些人出来。可这样一来,陆雨驰叫谁来、不叫谁来,就是个问题,可能引起员工心理不平衡。

  但陆雨驰商业上的成功不是平白无故的,他就是能把这种不利的事,变成有利。他觉得可以制定奖励制度,让当天业绩达到一定标准的员工来参加,这样可以激励员工的积极性、也公平。

  他的临时想法,当然要跟公司的高层管理员布置一下,并一起商量奖励的标准、统计可以参加的员工名单,偏偏此时,杨米却来捣乱。

  可杨米是要谈入股的事,陆雨驰又没办法推,是否谈得成——这么久的朋友,总得给人家一个面谈的机会。没办法,他只能带着杨米一起去开会,利用往返路上的时间跟杨米谈。

  当一个女人真的在乎一个男人的时候,没有什么人或什么事情可以阻止这个女人——为那男人做出一些事,别说入股、辟谷减肥都是常有的,可这样往往苦了其他男人。

  当然了,让男受苦的未必是女人。陆雨驰被杨米缠上了,下午也有个男人联系了韩士奇,让他帮个“小忙”……

  ……

  人员到位、准备就绪,准备开始拍摄。坐在导演组监控室里的陆雨驰,看着现场的情况,只感觉血压急升、头晕目眩。

  观众席第一排赫然坐着林辉友及十几个穿着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明显是林辉友的手下。他们神情严肃、却不忘给林辉友端茶递水,要不是这种场合,恐怕他们会站在林辉友的身后。他们身后坐着一片穿着印有“尚有家居”标志工作服的人,显然都是林辉友的员工。

  “那——林辉友——是你安排来的?”陆雨驰问韩士奇。

  “啊?啊——那个什么,他非要来、我也没辙,不过人家不是好好地坐着呢,也没怎么样。”

  “还没拍呢,他能怎么样?就算他们到最后都老老实实的,可看着也别扭。在室内还戴着墨镜的只有两种人,一种——瞎子,一种——傻……算了,猫儿说得对,文人不说脏话。”陆雨驰也不想过多埋怨,林辉友要来、谁又拦得住?但愿林辉友没什么不良企图吧。

  韩士奇及时转移了话题,问:“诶,今天你的人,穿得很整齐啊?”

  “昨天看人家杨光照公司来的人都穿着工作装,你再看我公司那些人,明明昨天是上班儿时间来的,一听说要来看明星,一个个也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衣服,穿得都跟在夜店里似的。所以我今天也特意交代他们,都给我穿着工作装来,你看林辉友身后那些员工不也一样嘛,这是宣传。”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也宣传一下我公司。”

  “你让林辉友进来,告诉我了?再说了,你们那儿一群女主播也有这种工作装吗?”

  “我们公会的女主播也都是有制服的。”

  “空姐儿的,还是护士的?”

  ……

  早已站在台上的王小猫听到导演组的提示,开始主持节目。在一大段串词、广告之后,王小猫请第一位参赛选手上台,并让他先自我介绍一下。

  “大家好,我叫林斌,今年25岁,我是个……”林斌突然停了下来,问身旁的王小猫,“连职业都不能说是吧?”

  “呵,是的。”王小猫笑说,“不过您可以介绍一下自己来自哪里。”

  “我来自北京。”

  “您是要表演什么才艺,还是有实在话要直接说?”

  “我先表演个魔术吧。”

  “以魔术的方式,来表达我们“大实话”的主题?您是想先给我们这些导师一个当托儿的机会是吧?”王小猫笑问。

  林斌也笑说:“对,一会儿我要是演砸了,才能证明你们这个节目真实在。”

  “呵,好,那我们等着您‘砸’啊。”王小猫说着,又指了指旁边桌子上放着的一个牌子和一支笔,说,“在您表演之前,请先在这个板子上写出一句——您最想通过您的这个节目——要表达的一句大实话,也可以是您表演这个节目的目的或愿望……”

  林斌写好之后,工作人员推上来一辆小车,车上的物品显然是林斌表演节目所需的道具。其中一个很大的像骰子、又不是骰子的亮闪闪的——骰子,格外引人注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