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大实话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2775 2019.10.28 22:58

  人什么时候才真实在、愿意说实话,能彻底洒脱?就是在一穷二白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

  …………………………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大实话》的拍摄工作越来越顺畅,大家可以预见拍摄进度能有保障,所以杨光照作为网络独播,已经开始在网上播出了。

  杨光照这个人说话略显嚣张、浮夸,但说出的话,确实都尽力去办,节目在电视台播出的事,也安排得很顺利。

  这段时间,杨米没再跟王小猫聊那天拍摄时失态的事。有些事就是这样,当时很想说,可过了那个时间点,反而不好意思再提。

  她不再提,王小猫当然也不会再提,毕竟是感情的事,聊起来难免尴尬。王小猫每天照常写小说、改台本、主持节目,倒是全不耽误。

  而韩士奇和陆雨驰就比较忙了,不但要参加节目录制、剪好的成片都要经过他俩审看。这可不是应景的事,事关节目效果,他们必须提出意见。成片做好,他俩还要充分利用自己的渠道去宣传。

  这一天,录制结束得比较早,陆雨驰拉着王小猫和韩士奇——只有他们兄弟三人,一起喝了顿酒。自从这个综艺节目开始,酒局常有,难得三人……

  “今天跟你们是谈正事儿。”陆雨驰说到。

  “怎么了?”韩士奇问。

  王小猫则低头喝酒、吃菜,倒也给了个耳朵听着。

  “照现在的情况、反响、赞助广告的收益,我大概可以估算出咱们做完这个节目的盈利。亲兄弟明算账,咱哥仨这关系——我就不用那么多铺垫了……”

  “你这铺垫就不少了。”王小猫接了一句。

  “咳咳,那个什么,先说说咱们公司。我当初是在酒桌儿上跟他们赌气开了这间公司,股份比例也未必多科学。我说说,你们俩听听。这公司基本上都是我出资,老韩那点儿……”

  “嘿嘿。”韩士奇笑了笑,没说什么。他心里也明白,几百万不是小数,可跟几亿比起来,那就是利息了。

  “小猫儿更是一分没出。”

  “诶?我不是穷嘛。”

  “听我说完。股份比例我本来是这么想的,我出资——赚了钱我拿走一半儿。”

  “应该的。”

  “谁在乎?”

  “然后你们俩各占剩下的一半儿。虽然老韩出了三百万、小猫儿一分钱没出,但老韩你应该明白,咱哥仨要干点儿什么,小猫儿那脑子就值钱。”

  韩士奇连连点头,说:“那是、那是,再说了,小猫儿那主持水平也真是提气,我都没想到。”

  “行了,那就这么定了,喝酒。”王小猫先前都没觉得这公司跟自己有什么关系,现在有四分之一的股份在手——还是干股,他当然没什么意见。

  “哪儿跟哪儿啊就这么定了?”陆雨驰伸手压下了王小猫举着酒杯的手臂。

  “你说了半天有什么用啊?从小到大,咱们什么事儿不是我出主意、你拍板儿?你定了就完了嘛。”

  “我定了有个蛋用?我是说我‘本来’是这么想的。”

  “那你现在想多拿?”王小猫问。

  “我他妈……我就草了!我现在想少拿!我本来是这么想,可现在杨米不是入股了嘛。”

  “啊——还得分给她是吧?”

  王小猫自己不开公司,他自家的小烟酒店,也没有“股份”的概念,所以他对这些没什么具体概念。

  陆雨驰挠了挠头,说:“多新鲜啊!人家出钱了。而且也亏了她及时入股了,不然这么多员工的工资我都头疼。

  她是明星,在咱这儿入股,不能光考虑她出了多少资金。她有明星效应,咱们将来再做节目,她也得参加、出力,对不对?所以我准备给她两成、你们俩各两成,我拿四成。”

  “你定了不就完了嘛。”王小猫又举起了酒杯。

  “我定了……那我也得跟你们交代一下儿啊。”陆雨驰觉得跟王小猫聊钱的事——实在头疼,全不在乎有时比斤斤计较更可怕。

  “你说了半天,咱这个节目到底能赚多少钱?”王小猫对股份没概念,韩士奇可有啊。他明白“几成”也得看基数是多少,赔钱了——给他九成,又有什么用?

  陆雨驰干咳了几声,说:“这个——我说实话啊,咱这个节目啊,照我现在看来、我也请教了一些行里人,估计是不赚钱。”

  “啊?!”韩士奇也挠了挠头,心说这孙子嘚啵了半天,听这口气,估计自己那三百万估计都回不来了,可至于这么惨吗?

  “你‘啊’什么?开心就完了。”王小猫说到。

  “问题是我也不怎么开心。”陆雨驰叹了口气,又说,“咱们是想做个实在的节目,可请来的明星也好、普通人也好,他们对着镜头就不可能完全实在。而且赵导跟老韩说得也对,只要是做电视节目,你就不可能完全实在的呈现出来。”

  “所以你这个思路就不对,让不实在的人、做实在的节目,能做得出来嘛。”王小猫摇着头、高傲地说。

  “你再咳嗽、咳嗽,这思路可是你出的,你是总策划。”

  “我总策划,那不是听你们俩聊天儿想出来的思路嘛。”

  “得了、得了。”韩士奇打断了他俩的话,又说,“我那句话说的没错儿吧?你们俩啊,一个皱巴、一个拧巴。”

  “嗯?”

  “嗯?”

  “做了——就完了,你管它呈现的实在、不实在呢?池子当初怎么说的?不赚钱就当玩儿了。咱们是用实在的态度去做,做出来怎么样——爱谁谁!虽然不赚钱,咱终究是三个外行人把这件事儿做成了,还有什么不开心的?钱都赔了,还不买个痛快?”

  韩士奇是心想,反正也注定不赚钱了,那就不如洒脱地去享受过程。这人什么时候才真实在、愿意说实话,能彻底洒脱?就是在一穷二白的时候,什么都没有了,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而且他在酒桌上这么多年装孙子、赔笑脸,都习惯了,就算有委屈,他也能笑呵呵地应对。

  “嗯?”

  “嗯?”

  “你们俩什么毛病?”

  陆雨驰看着王小猫,惊讶地说:“苍天啊,咱狗还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呢?”

  “狗——也是能进化的。”王小猫笑说。

  “其实我当初虽说是玩儿,不过我心里还是觉得咱这节目能够大火呢。”

  “现实中哪有那样的事儿——三个外行、脑子一热,做个综艺节目就能大火了?我压根儿没往那儿想,反正我一分钱没出。”王小猫这句是真实在,就是实在得有点扎心。

  “猫儿啊?你不能这样儿吧?你没出、我可出了三百万啊!”

  “人家几个亿都出了,你心疼什么?我跟你说,我压根儿就没想要什么股份……”

  陆雨驰没理会他俩的话,自斟自饮了一倍,又说:“说实话我真没想到,扣除我的本金、最后咱们只赚了五千万。我跟你们交代啊——都有愧!你们每人只赚了一千万。唉!算了,玩儿嘛!”

  “啊?!”

  “……”

  这些钱对于陆雨驰来说,可能就算是没赚钱。但是对于王小猫和韩士奇来说,这就是大赚了。这回他们三个终于痛痛快快、开开心心地喝了一杯。喝着、喝着,更实在的话就来了……

  “池子,你刚才说是跟我们有个交代,那你跟自己是不是也得有个交代啊?”韩士奇问陆雨驰。

  “什么交代?”

  “装什么孙子呢?你跟你老婆离不离的,总得有个说法吧?”

  “就是。”王小猫接过韩士奇的话,又说,“你们两口子处得怎么样,我们具体也不知道,谁对谁错也说不清。可人家毕竟是个女人啊,离不离的——这么抻着,你无所谓,对人家不公平。”

  “是啊,我也觉得对不起她,是得有个结果。”陆雨驰不自觉地点着,可又猛然看向王小猫,说,“诶?你说我——你呢?”

  “我……怎么了?我没结婚啊。”

  “你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杨米喜欢你?你还跟人家传着绯闻,用你的话说——人家是个女人,你怎么着也得有个说法儿吧?”

  见王小猫这么能言善辩的人,竟也有一时无语的时候,韩士奇笑说:“嗯!你们俩这时说的才应了咱节目的名字——大实话。”

  “呵,狗啊,那我们再说句大实话,多大岁数了?你这狗准备单身到死啊?你自己呢?”陆雨驰笑问。

  “嗨,一个要离了,一个勾搭上个女星、却没下文儿的,我这根本不找的倒挺好。结婚怎么着?单身怎么了?都有不幸福的,谁难受、谁知道……”

  ……

  (本卷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