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那才叫心动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2417 2019.12.12 11:53

  “你就一点儿都没动心?”

  “她长得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庸俗!肤浅!女人——不能光看长相!”

  “说得倒是,可……”

  “关键得有钱!”

  …………………………

  陆雨驰今晚来到北京只见了两个人,一个是表姐梁依欣、一个是大舅子戚武。而梁依欣和戚武都提出想见王小猫和韩士奇,那么这俩人此时在干什么呢?

  在演“宫廷戏”。

  此时两人早已吃完了涮羊肉,回到了王小猫家里。王小猫坐在电脑前,抽着烟、看着屏幕,若有所思。韩士奇则屈身站在王小猫身后,并为王小猫扇着扇子。

  “猫儿啊,这都冬天了,你有那么热吗?”

  “就是因为冬天了,已经供暖了,暖气太热。咱刚才吃的又是涮羊肉——温补,还喝了那么多酒,我现在是热血沸腾。诶?怎么你好像有怨言?是谁求着我今晚收留他,说怎么伺候我都行的?”

  “诶、诶,是奴才,那主子您倒是赶紧写啊。”

  韩士奇也是没辙,他是真急着希望王小猫可以尽快动笔开始写新综艺节目的策划案。

  虽然只用一晚上不可能写完,但是起码王小猫可以确定大致的方向。刚才吃完饭后,王小猫说觉得那个方案还有很多需要调整的地方,韩士奇希望能够掌握第一手的资料,回到公司里也好跟那些女主播们交代。

  “这得有灵感才能写,再说了剧本儿还没动笔呢,我写策划案有什么用?”

  “你不是说,你都写了好几天了吗?”

  “是啊,是好几天了,可一个字儿没憋出来。而且我觉得这个事儿应该找陆雨驰和杨米开个会,公司是大家的嘛,也让他们一起出点儿主意。去,给我沏茶去。我那抽屉里有铁观音,看清楚得是铁观音啊,别沏绿茶——伤胃。”

  “喳……”

  等韩士奇沏好了茶回来,王小猫不但还是一个字没写,反倒跟杨米视频聊天呢。

  “猫哥,我在湖南录节目呢,你找我有事儿吧?真好。”

  “什么真……啊,是有点儿事儿,你既然录节目呢,要不改天再说吧。”

  “别……别啊,你说、你说。”

  “你不是让我给你写剧本儿嘛,我今天跟老韩琢磨了一下,想做个新的综艺节目,这个节目可以和拍那个剧本儿同时进行。”

  “同时?”

  “对,具体的这也说不清楚,你什么时候能来天津,咱们开个会,一起商量一下。”

  “嗯——我——可能还得拍几天,要不我请个假?”

  “别别,不急,池子在北京呢,也是说得过几天回天津,所以你来了也没用,咱们等他回来一起开会……”

  跟杨米通完电话,王小猫再看韩士奇,那一脸的坏笑都扭曲成花卷了。

  “猫儿啊,你们俩——啊?嗯?哼哼哼哼。嘿嘿。”

  “什么毛病?”

  “别装了,我知道她喜欢你,你俩到哪步了?”

  “陆雨驰那个王八……文人不说脏话,那个甲鱼后代,准是他跟你胡说八道了吧?”

  “这事儿还真不怪他,他是跟我提过一句,可你们俩录节目时眉来眼去的,谁看不出来啊?诶,咳咳,你——上了吗?”

  “上哪儿啊?”

  “装什么,就咱哥俩,哥们儿跟你说点儿掏心窝子的话。你也老大不小了,人家条件这么好,对你有意思,你——是不是?该上就得上啊,你又不吃亏。”

  “你这‘心窝子’里装的都是泥啊?你说你还是个人吗?你就不指望你这张嘴将来给你生个一儿半女的?说话别那么缺德。”

  “诶?这怎么叫缺德呢?我是为你好啊。你说你,都多大岁数了?一直单身。当然,你眼光是高,才子嘛,可人家那长相、就那身材……诶、诶。”韩士奇边说,边双手成爪、不停扭动着。

  “你说就说——比划什么?”王小猫瞟了韩士奇一眼,可要说韩士奇用手这么一比划,王小猫心里又有些异样的感觉。

  “你管我比划、不比划呢,今天可就咱哥俩,你能不能也跟我说句实话,你就一点儿都没动心?”

  “这个——首先吧,她长得——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庸俗!肤浅!”

  “嗯?”王小猫是多么清高的人,这俩词从韩士奇这么粗糙的人口中说出、还是说自己,他怎么听、怎么别扭。

  “说你庸俗、肤浅,你还别不服,她长得是不是你喜欢的类型重要吗?女人——咱们不能光看人家的长相对不对?”

  “说得倒是,可……”

  “关键得有钱!”

  “你该死——你知道吗?”王小猫斜着眼看着韩士奇、暗运着气,结果愣是无奈地笑了出来,他又说,“而且她——好像在学识这一块儿,不是太……”

  “得了、得了,你在这儿说了半天啊,其实就是纠结你心里的那张‘单子’,那没用。”

  “单子?”

  “对啊,别装,每个男人——在小时候都在纸上、或者在心里列过一张‘单子’,那上面一条条都是自己梦中情人的标准,我也列过。可那都是理想化的状态,哪有那么多理想的女人?你要一直纠结那张‘单子’,你就只能一直单着。

  再说了,什么叫爱情?爱情不是那么理智的,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为了爱情做着各种的傻事儿?爱情它是冲动的、是原始的、是欲望的、是硬盘里……咳咳,反正不是一条条列出来的。

  什么叫真正的爱情?就是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女人,她跟你那单子上面的条件完全不相符,你还就是看见她就不行了、就浑身的躁动,那就是真爱、那才叫心动。”

  尽管韩士奇说话比较粗俗,但是王小猫也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还挺有道理。什么是“单子”?那是用理智、用理想罗列出的,可用理智的条件,去找寻爱情这种不理智的东西,能找得着吗?就算找到了,也不过是“合适”,那真的叫“爱情”吗?

  可王小猫刚觉得韩士奇说得有点道理,韩士奇又开启了“胡说八道”模式。

  韩士奇见王小猫没反驳,又说:“再说了,你说人家杨米,要模样儿有模样儿、要身材有身材、要钱有钱、要名儿有名儿,人家喜欢你,你还这么皱巴?你就得上。”

  “可你们说的前提都是‘人家喜欢我’,她要是不喜欢呢?”

  “不喜欢?她凭什么不喜欢你?她有什么?长得也就一般,那脑门儿还那么大、据说还整过容。她有什么才华、有什么作品?她还是个二婚的、还带着孩子,也不年轻了。她要不喜欢你,你更得上了,你得让她明白、明白自己的斤两。”

  “不是,你刚才说的——这是同一个人吗?”

  “你别扯没用的,反正按照你那‘单子’找,别说找不着,你就是找着了,也未必就真心动。”

  “其实按照我的条件还真有,她只有一点不符合我的要求。”

  “谁啊?上啊!”

  “我他妈是泰迪啊?逮谁上谁?我倒不是说喜欢那人,她就是过去总在我烟酒店买烟的一个顾客。”

  “还是啊,有那样的,你也不会心动。你自己琢磨去吧,琢磨明白了就得上。”

  “嗯,我是得……你——明儿一早儿——给我滚蛋,少在这儿烦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