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都挺累的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115 2019.09.03 22:55

  表面洒脱的背后,是需要真真切切地去做事的。

  …………………………

  “做生意别急着提条件,得慢慢耗着,放长线……”

  “就能把你勾过来了?”杨米说着,还用手指勾起了陆雨驰的下巴。

  陆雨驰扫开了杨米的手,又说:“这可是在包间儿外面,你就不怕被哪个路过的拍到?你可没戴帽子、口罩儿。”

  “要是能传我跟你,我也能上个财经新闻了。我现在单身,怕什么?”

  “你单身,我不单身啊。”

  “嗯?你老婆不是跟你闹离婚呢吗?”

  陆雨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闹离婚——跟离婚,那是两回事儿,谁知道她什么时候跟我办手续。行了,赶紧进去吧。”

  “嗯,好吧。”杨米边走边说,“对了,我晚上睡哪儿啊?”

  “啊?”

  从包间门口走进包间能用多久?杨米问出这句话时,他们已经推开了包间的门。

  陆雨驰起码还能“啊”出一声来,再看包间里的人,说来也是奇怪,他们本来聊得挺嗨,却都听见了杨米这一句,然后全都整齐划一的安静了下来。嘴上是安静了,可脸上的表情却很丰富,有的张大了嘴,有的眼睛睁得比嘴都大,还有的满脸坏笑。

  陆雨驰心说,你们耳朵好无所谓、安静也不要紧,关键这都是什么表情?

  “那个……咳咳,怎么突然……楼上就是酒店啊。是吧,大今哥?”陆雨驰随口问着黄大今。

  “啊——啊,对对对,我就住在上面嘛。中午听说这一楼有家日料,就遇见了韩总,韩总又跟我说这家火锅也很好吃,这不晚上就来了。”黄大今说得挺多,也是想帮陆雨驰和杨米化解尴尬。

  果然大家都心领神会地聊起了美食,不过这“心领神会”也许正是一种更深的误解。

  陆雨驰白了杨米一眼,才坐了下来、擦着汗,天知道他是不是吃火锅热的。

  他心说,杨米多亏不是在外面不过脑子地来上这么一句,不然这就是“实锤”啊。不过这么说来,记者拍到的所谓“实锤”,也未必就那么“实”。

  又闲聊了一会,黄大今又让大家都“听他的”——去唱歌,可王小猫首先就提出去不了、得尽快弄出策划案来,陆雨驰也说实在太累了、去不了。

  其实他倒不是多累,关键是接下来有很多事要做。先前打电话遥控拨款、开公司,倒是很洒脱,可这毕竟不是拍戏,表面洒脱的背后,是需要真真切切地去做事的,而且他也想一起参与王小猫的策划案。

  不过韩士奇表示晚上正好约了几个开文化娱乐公司的朋友一起唱歌,还问黄大今和杨米有没有兴趣、方不方便同往。

  黄大今多半是背后有人出钱请他过来的,所以对韩士奇的邀请欣然接受了,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今晚确实很想唱歌。

  但是杨米却拒绝了,说自己飞了几个小时,刚落地又被陆雨驰拉到天津,太累了,想早点休息。

  饭局结束了,但并不代表可以马上离场。黄大今、杨米、还有那个“十八线”的小明星、甚至两个小网红,都训练有素地戴起了口罩、伪装着自己。

  陆雨驰见此,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心说,这些人出门、上街累不累?其实本来卸了妆、未必有人认识,这大晚上的,打扮得跟刺客似的,这不反而引人注目了?再说了,人家装扮一下,你们俩小网红起什么哄?走在大街上,谁认识你们?

  他想着这些,无意看了眼王小猫,王小猫正骄傲地昂着头、剔着牙。他又觉得自己活得也挺累,很多事看不惯就不禁多想,人家王小猫那才叫洒脱,根本视而不见。

  其实虽然王小猫对此“视而不见”、甚至不屑,但他毕竟不是瞎子,时刻保持文人的气节和傲骨,也是个体力活。

  再看韩士奇,显得更累,点头哈腰地围着黄大今、杨米,帮着各种忙。戴个口罩,也用帮忙吗?不但用,韩士奇还得奉承着。

  其实都挺累,还是那句话——谁难受、谁知道。

  好不容易,唱歌的去唱歌、休息的去休息了,陆雨驰和王小猫站在酒店门口,抽着烟、吹着九月初夜里清凉舒适的晚风,难得的轻松和自在。

  “行了,你在这接着当模特儿吧,我先回去写策划案了。”

  “别——别啊,你陪我去商场转转,我得买身儿衣服去。”

  “我——跟你?两个大男人,去商场买衣服?”

  “不去商场怎么着?现做,肯定来不及了……”

  虽然他们俩是二、三十年的哥们,可是聊起天来,有时也不在一个“频道”上。

  王小猫的意思,重点不是在“商场”上,是什么身份、性别的人,一起逛商场。当然了,王小猫也确实很少去商场买衣服,对于他来说,买衣服——淘宝一下——你就拥有。

  其实陆雨驰也很少去商场逛,在他的概念里,衣服——首先是知名设计师设计、然后量身定做的。

  “不是,你不是说累了嘛?你直接开车回家,穿什么谁能看见啊?”

  “我主要是想去老美华买双圆口布鞋,顺便再逛逛商场。”陆雨驰吃饭时就想到拉老美华的赞助,此时就想先去看看。

  “逛商场?呜呜——找我啊。”一个不清不楚的声音,在他俩身后说到。

  他俩赶忙回身,只见一个戴着黑口罩、黑帽子的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们的身后。要不是陆雨驰已经看惯了杨米这种打扮,根本认不出来。他无奈地说:“米米,你在这儿干吗呢?”

  杨米左顾右盼了一番,低声说:“赶紧上你的车再说话。”

  “又赶紧上我的车,你不是要睡觉吗?睡我车里啊?”

  ……

  杨米拉着陆雨驰、陆雨驰拉着王小猫,三人匆匆忙忙地跑进了陆雨驰的车里。

  陆雨驰无奈地对杨米说:“你厉害,你记我车停哪儿,比我都清楚。”

  王小猫则更无奈地说:“她清不清楚——你拉着我干吗?我得赶紧回去写策划案,你们俩——愿意干吗、干吗去呗。”

  “你们刚才不是说去商场吗?我知道你们天津的大友谊、海信都是奢侈品商场,我跟你们一起去呗。”

  “别‘们’,是他要去,当然你也可以跟他一起去,我反正是不去。”王小猫边说、边点着烟。

  “我跟她?”陆雨驰看了看杨米,又说,“我要是跟她这‘打扮儿’的去商场,绯闻就不说了,我怕让人当贼给抓进去。”

  “我这也是没办法啊。”杨米叹了口气,又说,“当明星就是挺累的,你们都不知道我有多苦。”

  陆雨驰笑说:“表面风光,私下就得有付出,这才叫公平。你既然累,赶紧上去休息啊,明天回北京,还那么多‘通告’呢。”

  “我本来今天晚上就有通告,为了你——我都推了,既然已经推了,我就当给自己放个假吧。我想了想啊,我还是不能住在这间酒店里。”

  “嗯?”陆雨驰朝车外看了一眼那壮观的酒店,说,“这酒店你都嫌不够档次吗?”

  “不是。黄大今住在这儿啊,他刚才也说了,这一整天他都在酒店里吃这个、吃那个的,肯定早就被人拍到了。他住这儿,我也住这儿——这不好,我前几年跟他拍那个《为啥笛子响》的时候就传出绯闻了。”

  “你们拍的戏,都是什么破名字啊?你们活得也是挺累的。那行吧,我带你去别的酒店。”

  “那不行啊,我刚才都在这儿出现了。他来了天津,我也来了天津,我又跑去别的酒店,这不是故意躲着他嘛——这不好,回头传我和他闹不和了,所以我不能住酒店了。”

  “真拧巴。那他在地球上,你也在地球上——这也不好……”

  没办法,陆雨驰本来今晚想去王小猫家的,现在只能带着杨米回家了,当然还有王小猫,而商场也没法逛了。

  当然,陆雨驰没带着他们到他婚后住的别墅里,那里——不太欢迎其他女人,起码在他老婆不在家的时候、杨米又是这样特殊的身份,尽管他老婆在跟他闹离婚、也未必会知道这件事……

  陆雨驰在婚前就有两套房子,一套是三居室、还有一套仅仅是一居室,他偏偏更喜欢住在小一点的空间里。不过今晚,他也只能带着王小猫和杨米来到那套三居室里。

  他一路绕来绕去,一个多小时之后才开到了家,这是因为怕有记者拍到。

  “我在你这儿,没灵感啊。”王小猫对陆雨驰说。

  “大文豪啊,您就凑合一下吧。时间紧啊,你在我这儿写,有什么事儿咱们也能及时商量。”

  “别跟我商量,你可以看着,但不要打扰我。”说着,王小猫坐到了电脑前,开始写策划案。

  电脑就在客厅里,不过陆雨驰并没有急着去看,他得打先电话安排一下新公司的事,然后再跟他想拉的赞助商做初步的沟通。

  杨米从陆雨驰家客厅的酒柜上开了瓶红酒、自斟自饮,并远远看着正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的王小猫。作为嘉宾,她关心策划案也是应该的,但是这样的距离,能看得清吗?不知道。也许表面的举动,只是在内心中想着自己的什么事而已,也许真的是想看,谁知道呢?

  不过看了一会,杨米就走到了露台上,继续喝着红酒。陆雨驰忙完了,也来到了露台,毕竟杨米是客人。

  “哎呀,还是在家里舒服啊。”

  “这是我家。”

  “呵,全国到处跑,都是住酒店,只要出门不看到一排门,就觉得比酒店好了。再好的酒店,住着也累,毕竟不是家里。”

  “这倒是。不过你也真大胆,就这么跑到别人家里来住。”

  “难道还会发生什么吗?那你还叫着你朋友一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