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录制开场(二)(日一更)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548 2019.10.04 12:20

  生活往往是这样,有些人不知怎么就出彩了,有些人想出彩却怎么都出不了。

  …………………………

  王小猫和郭小铁只是简单对了一遍词,就走上了台,开始表演这段《揭瓦》。

  这段前半段都是叙事,说到后面第一次“翻转”——房东无故骂了王小猫时,郭小铁也气愤地说:“这得问问他!”

  王小猫自己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喝道:“老头儿!把话说明白了,还则罢了;说不清楚,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我是窝了娼了、聚了赌了,我还是在你屋里跳了‘广场舞’了?”

  “就是!啊?广场舞?”

  王小猫模仿着房东的语气,又说:“窝娼聚赌?把你剐了我都不心疼!我就问你一句,我屋里的家具家电都去哪儿了?!”

  如果按照传统的说法,这里“老头”说的应该是“瓦”,所以这段才叫《揭瓦》。可现如今的平房太少了、甚至一些年轻的观众都不知道什么叫瓦,王小猫就把“瓦”改成了“家具家电”。

  王小猫还在说着:“郭先生,您是明白人啊……”

  “不是!我没明白!您先等会儿吧。”郭小铁打断了王小猫的话,又问,“那老头儿家的家具家电都去哪儿了?”

  王小猫佯装没听见,接着说:“这黄酒啊,养胃……”

  “不是、不是!现在不是养胃的事儿,人家家里那家具家电都哪儿去了?”

  “什么?”

  “家具家电!”

  “呃——坏了、坏了。”王小猫敷衍地低声说着。

  “坏了那东西也还得在啊?”郭小铁问。

  “坏了——时间长了,就……没了。”

  “恐龙坏了多少年了,还能找着化石呢?您这租了才几天,就没了?”

  郭小铁这句虽然是“捧”,可也是个包袱,这就是优秀的相声演员。之前也说过,文哏的段子固然是对逗哏演员要求很高,但是捧哏演员更是必须接得上。

  尤其这一段,前面都是叙事,捧哏的一点不能分心,稍一分心词就过去了。而后面突然翻转,更是要求捧哏演员来抖包袱,不然观众就听不明白了。所谓三分逗、七分捧,这不是胡说的。

  王小猫咧嘴、皱眉,又说:“你……你……你糊涂啊!”

  “我怎么糊涂了?”

  “我今天遇见老头儿,给他交房钱了吗?”

  “交了啊。”

  “钱哪儿来的?”

  “您不是说,跟街对面儿卖二手家电的老板要的。”

  “他为什么给我钱呢?”

  “因为你们有交情、过买卖啊。”

  “还是啊,老头儿的家电不给他,我们过什么买卖啊?”

  郭小铁故意装作想了两秒,才惊讶地说:“合着您把人家家具家电都给卖了,然后给人家交房钱?”

  这就是文哏,不怕反复交代剧情,但这绝不是啰嗦。这是为了加深观众的记忆、让观众迅速回顾剧情,抖出来的“包袱”,才能响亮。

  正如网络小说一样,有的作者标榜“不水”剧情,可读者读完几章,前面全忘了、后面又不明白,所以说故意的“水”和必要的交代,是两回事。

  再说回文哏,因为后面有接连两次翻转,所以得把已经交代了两遍的剧情,再迅速回顾一遍,才跟后面的包袱连贯。这样的重复听起来简单,却很考功力。王小猫和郭小铁连续的短句对话,语速快、情绪激烈,不但得带着神情、肢体表演,而且谁错一点,后面根本没法说了。

  王小猫还是假装没听见郭小铁的话,自顾自地说:“这老头儿多可气,张口儿就骂人啊!”

  “可气啊?怎么没气死你呢?!你这什么人性?”

  “老头儿还跟我喋喋不休呢。”

  “那是没法儿‘休’。”

  “我能吃这亏吗?”

  “这也不是谁吃亏了?”

  “我扬手——啪!一巴掌把他扇地上了。”

  “你还敢打人?”

  王小猫挺了挺胸,摇头晃脑地说:“打人?我从来不打人,我打的都不是人!”

  陆雨驰在导演组一直看着,看到这里,不禁对笑得前仰后合的赵导和工作人员们说:“这小子这是本色出演,现实中他说话也是这么噎人,对文字的运用真他妈到位,可他写的小说就是不如网上那些小白文受欢迎……”

  王小猫又说:“我就像网络小说的男主角一样,踩着老头儿的脑袋、指着他的鼻子,跟他说——老头!给你三天,这三天里每天都来跟我赔礼道歉!道歉的方式还不能重样!”

  “你死不死啊?”郭小铁低声接了一句。

  “第一天!先帮我把淘宝‘购物车’清了!”

  “你说这话时外面就不打雷吗?”

  “第二天!帮我把花呗、信用卡还了!”

  “好嘛。”

  “第三天!赔给我五千万……”

  “啊?”

  “的欢乐豆儿!”王小猫昂着头说。

  “瞧你这点儿出息。”郭小铁憋着嘴说。

  “实指望啊,这件事儿到这儿就算完了。”

  “那完的了吗?”

  “万万没想到啊,这老头儿没羞没臊啊!”

  “这是谁没羞没臊啊?”

  “回家还跟家里人说呢,转天带了六十多个人来找我了……”

  ……

  本来录制这个开场,重头戏应该是三位明星评委的演出,结果彩头全落在王小猫和郭小铁身上了。生活往往是这样,有些人不知怎么就出彩了,有些人想出彩却怎么都出不了。

  当然,在杨米的眼里,最出彩的还是王小猫。郭小铁那边可能自带了马赛克,杨米的目光一直锁定着王小猫。

  录完这段演出,他们又获得了短暂的休息时间。因为赵导希望在录制后面的“审问”环节时,让还未到场的曾小宝参加。鉴定官嘛,先鉴定一下这三位明星评委。

  刚才王小猫的相声快说完时,陆雨驰已经拉着韩士奇走出演播厅大楼。这既是为了抽烟,也是为了迎一迎曾小宝,当然主要还是为了抽烟。

  “人家从香港飞过来,我迎迎也是应该的,再说一会儿杨光照也就来了,他的‘谱儿’可大。”陆雨驰抽了两口烟,又对韩士奇说,“诶,对了,猫儿可以啊。”

  “那是,家里有这底子、生活的氛围也好。昨天他让我帮着他背台本儿、我住他家,他跟我说了说。他爷爷家原来住建设路,一拐弯儿就是营口道——三德里,就差一个路口儿。少马爷过去就住三德里,那一片儿还都是老房子——没厕所,就三德里一出营口道那儿有个公厕,他们那一片的人都去那儿。”

  “你那意思,咱小猫儿跟少马爷一起蹲过坑?‘熏’陶出来的功力?”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有个演小品的叫刘亚津的,跟小猫儿他爸是同学,他们小时住一个胡同儿。小猫儿他爸后来搬到了河东常州里,王派快板创始人、晚年给马老捧哏的王凤山老先生,就住常州里。”

  “我的草啊!合着小猫儿打小儿,邻居都是这级别的?快板书三大流派之一的创始人?当今传统相声第一人少马爷?可以啊!”

  他俩正说着,曾小宝来了,他们又一起回到演播厅,继续录制节目。

  王小猫对观众介绍完了曾小宝,又对同样在台上的黄大今、杨米和郭小铁说:“你们三位是我们‘老美华大实话’节目‘平凡人不平凡’赛区的评委,需要先接受我们节目组的考验,我们得看看你们说不说实话。

  而曾小宝先生就是‘演艺圈不演绎’赛区的鉴定官,由他来帮我们一起判断你们说的是否是实话。三位,请先到后台,换一下儿衣服吧。”

  曾小宝笑说:“那多麻烦啊,鉴定完了再换呗。”

  王小猫也笑了笑,看着那三位,说:“我是为他们好,等鉴定完了,他们这衣服可能也就废了……”

  黄大今、杨米、郭小铁都换好了衣服,回到了台上。

  正如先前约定好的,黄大今和郭小铁都是一身跨栏背心、大裤衩子,最值钱的就是脚下那双圆口布鞋了。

  杨米待遇好一点,节目组竟真的给她准备了一件超大号的篮球背心,可是背心再大——也还是背心,所以杨米穿上依然是“波涛汹涌”。

  就连一向高傲的王小猫看了,都感觉心里仿佛有虫在爬。所以他在接下来尽量不看杨米,实在不得不看,视线也是保持着礼貌的角度。

  接下来就是录制由王小猫“审问”评委、曾小宝和现场的观众一起帮助判断的环节。黄大今昨天那个花絮还是用不了,因为当时陆雨驰和韩士奇也在“画”中,而且曾小宝没到。不过此时的台上都是演员,再演一遍很容易。

  王小猫先向观众和评委们介绍了节目组提供的“刑具”,然后先问黄大今的依然是身高问题,黄大今也依然显得扭扭捏捏。

  他昨天差点就对着镜头承认自己快离婚了,但是对于身高还是难以开口。说白了,离婚只牵扯利益,身高可就影响偶像包袱了。

  王小猫自然不会放过黄大今,在测谎椅和刑具的帮助下,又找道具老师要来了尺,174cm很清楚的显示出来,而这还包括黄大今头上那些被测谎椅扔下的鸡蛋……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这些明星干吗这么喜欢隐瞒身高,你们光在电视里、不出来见人啊?你们就为了让别人喜欢自己,可你们这样欺骗别人、对得起那些喜欢你们的人吗?”王小猫摇了摇头,又说,“你们看我——身高188,我到哪儿都说188。”

  黄大今尴尬地说:“王老师,我要是有您这身高,我也到哪儿都说。”

  曾小宝作为鉴定官,也是认真负责、绝不偏私,他说:“那我呢?我到哪儿都说自己矮,怎么了?你们这就不对。”

  “就是,我也从来没说过自己高。”郭小铁也补充道。

  “感谢二位老师的仗义执言。”然而王小猫看了看郭小铁和曾小宝,又说,“不过二位老师,你们就是不说自己矮,我们也看得出来……”

  接着按照昨天一样,王小猫问了黄大今是否离婚了,而黄大今依然回答没离,只是没有后面的部分了。

  接着便是杨米,王小猫问的是整容的问题。这个问题当时去看测谎椅时,他已经问过杨米了,答案和判断结果他心里有数。

  至于郭小铁——说相声的,这点事自然难不倒他。王小猫简单问了几个问题,郭小铁却开启了演讲模式,愣是不愿意下来。最后王小猫担心测谎椅太“累”,硬把他拉了下来。

  审问环节刚开始,陆雨驰就再次拉着韩士奇到外面抽烟,他们得尽快联系还未到场的杨光照和老美华派来的评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