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交友不慎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2217 2019.12.10 10:08

  什么样的环境中,都会有好人和坏人……

  …………………………

  戚武问陆雨驰:“为什么我就这么没有安全感?你知道我爸妈为什么离婚吗?”

  “不知道,七七没说过,感情不和吧?第三者?”

  “不是。七七没告诉你是因为我和我妈根本没告诉她,我希望她是个无忧无虑的‘公主’。当然,可能在你这种豪门的眼里,像我们家这样的,就叫暴发户,可我就是希望我妹妹能像个公主一样活着。”戚武抽了口烟,对陆雨驰讲起了他父母离婚的事。

  戚武和戚琪的父母确实很早就离婚了,但不是因为第三者,也不是什么感情不和。他们的父亲叫戚正鹏,而他们的公司至今还叫鹏飞集团。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正是下海经商的热潮。可是那时候下海,多半是迫不得已,没有稳定的编制工作、停薪留职,不下海吃什么?戚正鹏也是如此,后来有了自己的公司,算是成功了。

  商业上的成功,也伴随着社交的圈子越来越复杂、围在身边的人也越来越多。戚正鹏是个很要面子、很有志气,同时也很实在的人,对于身边的“朋友”,尽心尽力、能帮则帮,也没有戒心。

  说这个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人实在,可能有人不太理解。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那时和现在有很大不同。

  当时做生意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很多人摆摊都在夜里,看见熟人还不敢打招呼。可那时做生意的人,大多是“货真价实”,到涮馆里买一盘羊肉片,多半就是一斤、最少也有个八两,现在哪家火锅店一盘羊肉能超过半斤?所以当时经商讲究的就是“实在”。

  可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中,都会有好人和坏人,戚正鹏就遇到了坏人。那是一个他很信任的人,经常帮那个人,但那人却嫉妒他的财富,最终绑架了他。

  戚正鹏没有死,却落得双腿残废。刚才说了,他是个要面子的人,总想着靠自己给家人幸福,但交友不慎、落得残疾,他就觉得自己这辈子是废了,所以跟妻子提出了离婚。

  “你妈就同意离了?”陆雨驰问戚武。

  “我爸实在,可也骄傲、倔强,不同意他就自杀。这么多年来我都不能给他钱、也不去见他,因为那样会伤害他的自尊,我只能暗中派人帮帮他。

  所以你看我请这么多保镖,可能以为我这种暴发户就为了这种排场,真不是,算是——有心理阴影吧。所以我想找人合作,也会很慎重,起码儿你不会绑架我吧。”说着,戚武举起了酒杯,等着陆雨驰的回应。

  陆雨驰点了点头,也将酒杯高高举起,说:“看来今天得好好喝一顿。”

  两人喝完了一杯,戚武又说:“我们没有告诉我妹妹这些,也希望你不要告诉她。她其实总是怪我对她干涉太多,但我爸的交友不慎,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所以我确实经常会不自觉地干涉我妹妹的交友、工作,等等问题。

  你当年刚跟她接触的时候,我就留意到了。说实话,我对你的最初印象不是太好。你一个豪门阔少,以前到处留情,却突然装作一个穷小子追我妹妹。你倒是想找到一个单纯的女人了,可你自己却用欺骗的手段。”

  陆雨驰干咳了几声,挠了挠头,自己也笑了出来,说:“那你怎么没掏出一张几千万的支票,让我离开你妹妹?我当时真就等着钱用呢。”

  “我最初的想法儿说来有私心,因为我知道你确实有能力,你出身豪门、却白手起家,而且我妹妹希望过简单的生活。她理解的简单生活就是两个人做着很普通的工作,然后还很恩爱。这种事儿肯定会有,但是少。

  她毕竟是小女孩儿,做简单的工作、赚微薄的工资不要紧,但面对的难题肯定很多。我也希望她能过简单的生活,但是我理解的那种简单生活,是让她去当个豪门少奶奶,你正合适啊,所以我就没过多干涉你们。

  我倒不是追求什么商业联姻,你家的资产比我家多,但也不会多得太夸张吧?就算你比我多几百个亿,可你能过的生活,我基本也能过上。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你毕竟是豪门,我希望我妹妹跟你在一起,是因为我觉得你们豪门里,不会让她去面对什么难题。”

  “我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你别张口儿‘豪门’、闭口儿‘豪门’的行吗?我又不是啤酒(过去的一种啤酒品牌)。你刚才也说了,我家能过的生活,你家也能过,然后我是豪门,你不是啊?”

  “我不是。”戚武说得很肯定,“什么是豪门?有传承的才能称为‘门’。咱先不说你奶奶家几百年的官宦大族,就说从你爷爷到你这儿,已经富了三代了,而你又是个商业奇才,从你这儿家道中落的概率几乎没有。

  而且我的想法虽说起初比较自私,但是想的也没错儿,你确实不会让我妹妹面对什么难题。说了半天,你想离婚,不就是不希望她在你我有商业冲突的时候难做吗?

  当然,这是我最初的想法。我也不是捧你,后来我跟你接触得多了,确实觉得你这个人——也不是那么‘渣’。”

  “你这还真不是‘捧我’。”陆雨驰无奈地笑说。

  戚武也笑了笑,又接着说:“所以我觉得我妹妹嫁给你,哪怕你不是出身豪门,也无所谓了。但我能这么想的同时,我对你已经非常认同了,那么这种前提下,我想跟你一起做点儿生意,不也是很正常的吗?

  什么赔了、赚了,冲突、矛盾?不存在的。起码儿我相信我跟你合作,不会是像我爸当年那样‘交友不慎’,更不会威胁到我和我家人的人身安全。

  你的身价、财富低,是因为你不动陆家的钱、陆家的股份,但陆家的东西早晚会有你一份儿,而且比例不会小。别误会,我不是贪图这些,我用不着。我是想跟你说,咱们两人合作,就算是赔上几亿,咱们就活不了了吗?

  我妈说我跟我爸性格很像,就是希望靠自己给家人一个很好的生活条件。是,希望我有这个能力,而且我自信我也已经做到一些了。但我终究也是个人,也需要朋友、哥们儿,也想像你们哥儿仨做综艺节目一样,跟哥们儿一起做点儿什么。”

  这次陆雨驰主动举起了酒杯,没急着喝酒,而是先说:“听了你父亲的事儿,我觉得我之前对你——可能是有点儿误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