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谁难受谁知道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像话吗?

谁难受谁知道 小帅猫王仲 3175 2019.09.16 19:06

  你请我来你的公司谈事,我被一群人堵在了你公司楼下,你在那冒充“路人”看热闹?你看就看吧,还吃着煎饼果子?像话吗?

  …………………………

  耀庭集团中国总公司总部,市场总监(CMO)办公室中,陆风翔满脸无奈地看着坐在对面抽烟的陆雨驰。

  “哥,我还有十分钟。”陆风翔谨慎地说。

  “你再咳嗽、咳嗽,再跟我对话。”陆雨驰望着天花板说。

  “哥,你到这儿来找我,应该知道我现在基本上都在玉鼎集团那边,我是一会儿有个例会得过来开,不然我也不在这儿了。”

  陆风翔说的是实话,他虽然没有正式辞去耀庭集团市场总监的职务,但确实很少来耀庭集团办公了。因为陆家收购了江家的玉鼎集团之后,他出任了玉鼎集团的首席执行官(CEO)。而且他前几年结了婚,还要兼顾他妻子在山东那边的家具公司的生意。

  “哦,你有个例会?那我给你个‘例假’,你今天所有的行程安排,全都取消了。”

  “哥,这都定好了。”

  “别来这套,你一贯霸道总裁的作风,我还不知道吗?你有我这么民主吗?跟他们说一声,他们敢说什么?”

  陆风翔心说,这也不谁是“霸道总裁”。

  其实陆雨驰说得也不算错,他的弟弟陆风翔过去在下属的面前确实很强势,不过婚后已经改善了很多。而陆雨驰自己从来就不是个霸道总裁,但绝对谈不上“民主”,他也不需要霸道,用自己的无赖就够了。

  已经习惯了哥哥的无赖,陆风翔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助理帮他取消行程安排。

  “行了,哥,你到底什么事儿啊?”

  “你陪我去谈生意,就这么简单。多开心。”

  “哥,我有事儿还得请教你呢,你谈生意、我跟着干吗?”

  “有用……”

  ……

  陆风翔陪着陆雨驰走访了两家公司,终于知道陆雨驰说的“有用”指的是什么了,原来自己就是张“名片”而已。

  陆雨驰今天是要拉赞助的,然而他根本没有和人家预约,甚至都没打过招呼。所以硬生生地跑到人家公司,总得有个说辞。

  他是“新津门八大家”陆家的长孙,但他一向不参与自己家的生意,他自己的公司虽然也颇具规模,可还不足以让对方为他改变行程安排。他总不能递上名片,写明自己是陆耀庭的孙子吧?

  而陆风翔就不同了,此前多年一直出任耀庭集团市场总监,他和陆家是紧紧捆绑在一起的,不用写、别人也都知道。这两年他又出任了玉鼎集团的首席执行官,而他的岳父是山东德州最大的家具制造商。

  陆风翔这些身份组成的“名片”,足以让任何国内公司的老总为他临时改变行程安排,还得热情接待。

  陆雨驰正是明白这点,所以才起了个大早,就为了拉着陆风翔跟他转上这一圈。他就是有这样的本事,把每个人的作用都发挥到最大,只是往往不太考虑“每个人”的感受。

  果然,这两家公司的老总正巧都在,也都对他们远接高迎。

  果然,陆风翔不需要做什么,只需要坐着听陆雨驰谈生意。

  当然,陆风翔觉得自己倒也没白来。他一直很崇拜自己的哥哥陆雨驰,能现场听陆雨驰谈生意,也是一种收获。

  事情谈完了,陆雨驰最终也没跟对方敲定合作,倒不是对方的问题,是他要拿捏。

  “行了,谈得挺顺利,我还有事儿,你就先回去吧,不用请我吃饭了。”陆雨驰对陆风翔说到。

  “哥,你让我坐你的车来,你都不把我送回去啊?”

  “不是不想送你,这不刚接的电话儿嘛,我得赶紧去一趟文辉科技。”

  “文辉科技——杨家?”

  “对啊,小仲(龙仲游)的舅舅——杨光照,他非要找我。他那个人你也知道……就没法儿说了,你愿意、就跟我一起去。”

  “我不愿意。”说完,陆风翔扭头就走了。

  陆雨驰苦笑着摇了摇头,坐进了自己的车里,开往了杨光照的公司——文辉科技集团。

  车开到了文辉科技集团所在的写字楼的对面,陆雨驰刚刚准备掉头过去,却被三辆突然窜出来的车强行截住。那三辆车里走下了一群黑衣人,围住了他的车。

  他狠狠地闭上了眼睛,又随即睁开,叹了口气,走下了车。他不得不下车,因为那群人中的其中一个他认识。那人他不想见,可现在不想见也不行了,那人便是“新津门八大家”中——尚友家居集团的董事长——林辉友。

  林辉友五十多岁了,个子不高,身体却很强壮。只见他冷笑着缓步走上前来,其他黑衣人都自觉而整齐地站到了他身后。

  陆雨驰曾经问过林辉友的儿子林立,为什么林辉友就那么喜欢让别人站在自己身后。林立说这是因为他的太爷爷当过县令,书香门第留下的规矩就大,而他父亲林辉友过去又当过兵,首长的身后也都站着警卫员。当然,林辉友不是首长,他是警卫员……

  “小子,你跑不了了。”林辉友说到。

  “跑不了了!”林辉友身后的那群黑衣人高声附和着。

  “林总,您这是干什么?”

  “先把车停到路边儿,我可是书香门第,站在大马路中央说话不雅。一会儿警察来了,你这不是给人家添麻烦嘛。”

  陆雨驰心说,你这土匪作风的也就罢了,你总张口、闭口书香门第,你这“梁山大学”毕业的书香门第,谁受得了?

  “怎么是我给人家添麻烦?是您把我的车截在这儿的。您想到路边儿说话,您等我停了车、再找我,不行吗?”

  “废话,我跟了你二十多分钟,我知道你什么时候停车?”

  陆雨驰无奈地指着对面的写字楼,说:“我就去这楼上……”

  陆雨驰和林辉友一起来到了路边,也就是杨光照的公司所在的写字楼楼下,连陆雨驰的车都是林辉友手下那群人“帮忙”开过来的。

  “好了,你小子躲了我这么多天,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林辉友说到。

  “谈谈!”林辉友手下的那群人依然站在他的身后,并整齐地附和着。

  陆雨驰扫了一眼围观的路人,心说,这举着手机的不少,怎么就没有个好心人帮忙报个警呢?

  他讪笑着对林辉友说:“林总。”

  “你叫我什么?”

  “叫什么?”

  陆雨驰心中苦笑,人家萧大侠自带音响,你这倒好,说话自带和声的……

  “林伯伯,我今天太忙,咱们改天再聊行不行?我得赶紧上去找文辉科技的杨总谈生意。”

  “龙、岳、江、陆、杨、戚、林、胡。怎么着?随口编个比我家产多的,吓唬我是吧?告诉你,我不怕这个!”

  “不怕这个!”

  听林辉友和手下人这一唱一和的,陆雨驰努力寻找着地缝,他实在陪林辉友丢不起这个人。

  不过他终究没找到地缝,只得又说:“我知道您不怕这个,你要是怕这个,就不会总跟我过不去了。”

  “你小子知道就好。还‘杨总’?不就杨光照嘛。他就是一个富二代,没什么本事。哪像我——退伍之后,白手起家。”

  “白手起家!”

  “诶!诶!诶!说你了,那个矮子!”一个捧着煎饼果子、看热闹的路人,走上前来,对林辉友说,“你介(天津话,这)像话吗?在我公司楼下——扒呲(天津话,贬低)我?”

  陆雨驰看了那“路人”一眼,心说,你像话吗?你请我来你的公司谈事,我被一群人堵在了你公司楼下,你在那冒充“路人”看热闹?你看就看吧,还吃着煎饼果子?几点啊你吃煎饼?看得我都饿了……

  林辉友看了看杨光照,轻蔑地笑了笑,却又对陆雨驰说:“我知道你离婚了,既然离婚了就该当我女婿,我找你这么多天,就是这事儿。怎么着?你是看上他女儿了?你就看他这样儿,他女儿就好看不了。”

  “好看不了!”林辉友手下的人附和着。

  陆雨驰心说,这他妈哪跟哪啊?可他刚要开口解释,杨光照却一扔煎饼,狠狠地说:“你瞅瞅你那个揍性(天津话,这个不太好解释,比‘德行’难听点吧),我介是——隔代遗传,你懂吗?

  嘛(天津话,什么)情况都没整明白呢,你就在这儿闹腾,按现在年轻人的话说,你就是个喷子!正好儿我是卖电脑的,我送你几个键盘,你要吗?合着你——跟我抢女婿来了?可问题我找他是谈生意!”

  听了杨光照的话,林辉友甚是尴尬,一阵干咳。他手下的那些人显得挺迷茫,交头接耳——像是在商量林辉友的这阵咳嗽,他们还重复吗。

  “那你谈生意也得有个先来后到,我先跟他谈谈私事儿。”林辉友对杨光照说。

  “你到我公司楼下——跟我论先来后到?你介个人……”

  “诶,诶,杨舅舅,您别激动,我跟林伯伯说说。”说完,陆雨驰又对林辉友说,“林伯伯,我跟林娜(林辉友的女儿)是很好的朋友,可我还没离婚呢。”

  “嗯?我看网上说你婚变了。”

  “反正这事儿吧,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要不您跟我们一起上楼谈?”陆雨驰颇为尴尬地看了看围观的那些人,又说,“您说您二位这身份——新津门八大家的两位代表人物,在大街上……”

  林辉友没有上楼,带着他的那些人走了。陆雨驰“终于”来到杨光照的办公室,不过杨光照也是一位让陆雨驰很头疼的长辈。他看着杨光照,笑问:“杨舅舅,您今天找我来——什么事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